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混迹在新明朝》回乡悠闲小农民 历史类型小说 混迹在新明朝父子文
《混迹在新明朝》回乡悠闲小农民 历史类型小说 混迹在新明朝父子文

混迹在新明朝 萧小山 著

张彦,师爷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1-10 19:01:22
《混迹在新明朝》是萧小山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网络小说,剧情震古烁今,文笔拍案叫绝,可以一阅。“且随我来——”姓吴的老者只淡淡吩咐一句,便当先迈步离去,张彦则顺从的跟在了后头。一老一少,一前一后走了没多远,就来到学宫门前。老者没走正门,而是绕到了边上一条小巷中,张彦心头纳闷,却也只能是安安静静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且随我来——”

姓吴的老者只淡淡吩咐一句,便当先迈步离去,张彦则顺从的跟在了后头。

一老一少,一前一后走了没多远,就来到学宫门前。老者没走正门,而是绕到了边上一条小巷中,张彦心头纳闷,却也只能是安安静静地跟着。

不多时,俩人穿过县学后门,抄近路进到一间小院中。

张彦心中疑惑,忍不住出声问道:“这是……”

老者淡淡的道:“陋室无华,莫要见怪。”

张彦惊了,这……这这这分明就不是县衙!身为师爷,难道不该住在县衙里么?

如果说,吴师爷自个儿在外租了房子住,那倒也没什么。关键是这宅子位于学宫里头,可不就是县学公房么?

堂堂师爷,住在县学公房,这画风好诡异……

老者径直进了堂屋,回过头来,就见张彦一脸惊愕,不由问道:“怎么?老夫住在县学里头,你觉得很奇怪?”

张彦咽了口唾沫,小意问道:“您……您不是师爷么?”

老者皱眉想了想,认真点头道:“是,也不是!”

不待张彦继续询问,他便笑道:“师者,传道授业释惑也!难道你认为,老夫身为县学教谕,还当不得一声‘师爷’的称呼?”

呃……好牵强的解释。

张彦在风中凌乱,心中暗自想着,师爷一词,不是专指幕僚的么?难道在这时代,门馆先生和教官都可以被称为师爷?这里面的误会有点大啊……

迟迟得不到回应,吴教谕心中自是有些不悦,当即把脸一板,肃然喝道:“小子信不过老夫耶?”

张彦连道不敢,却是压根就没明白过来,他说的信不过是指哪一方面。吴教谕面色稍霁,捋须笑道:“区区丁役小事,何须如此担心?老夫自有法子可解!”

张彦心头一松,继而喜道:“多谢先生厚爱!”

“举手之劳罢了,无须客气。”吴教谕摆了摆手,一脸的如沐春风。“说来,我与汝父张贤生也算师徒一场,当年张家遭此劫难,委实令人唏嘘……也罢,往事已矣,多说无益!”目光一闪,转而问道:“如今你已长大成人,心中有何志向?”

张彦连忙肃容正色道:“自是要立志进取,苦心钻研经学义理,力争上游,以图振兴我张家门楣!他朝若能金榜题名,也可上报国恩,下抚黎庶……如此,方不负平生之志也!”

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信誓旦旦,就差没把‘横渠四句’给搬出来表决心了。

似是对他的表现甚为满意,吴教谕连连颌首,“好好好!有志气,不愧为张家儿郎!汝父若是泉下有知,其心必慰也!”语声稍顿,又问:“你既有心功名进取,可曾想过此中困难重重?十年寒窗之苦,你要靠什么来承受?”

张彦闻言不觉一愣,心说这是什么意思捏?

难不成,他还真关心我没钱读书,打算资助一下下?这多不好意思呀……那我待会到底是该接受呢,还是接受呢?

吴教谕请他落座,并亲自动手煮水泡茶,嘴上却是不忘问话。

“小子为何疑虑不答?”

“这个……”

心里斟酌片刻,张彦一脸窘态道:“实不相瞒,晚辈如今正寄人篱下,处境,处境……”只见他一脸难色、吞吞吐吐半天,最终却是长长的一叹。

吴教谕见状,正欲出言宽慰几句,以免打消了他的积极进取之心。

不料此时,他面色徒然一正,紧握双拳,慨然道:“但这眼前的困苦算不得什么!亚圣有言: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吾辈读书之人,只要坚守本心,不为外物所惑,终有修成正果之日!”

“.…..”

吴教谕被震住了,一脸愕然地望着他,回过神后,又是大为感慨的赞道:“你既有此安贫乐道之心,何愁没有出头之日?老夫自愧弗如也!”

张彦当然是在演戏,虽略显浮夸了些,却也不虞被他看破。

试想,若不这般表现出自己坚强不屈的一面,而是选择了当面向吴教谕大吐苦水,诉说自己如今的处境是如何如何的艰难,过得又是何等的贫困落魄……最终结果会怎样?

两相一比较,显然前者的效果要更好一些,而且还不需要放低姿态。

后者终究落了下乘,即便真能引起对方怜悯、资助一二,也等于是放弃自尊为代价换回来的,岂不成了求人施舍?

与其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凄惨模样,平白让人看低,倒不如卖力表现一番,以求能在对方心中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

再有就是,吴教谕今天的种种表现,也让他心中略感不安。

先前在县衙门外,为了能够顺利抱上这根大腿,匆忙间,他还是准备了一套说辞的,只待用来对付眼前之人……孰料中途变化如此之大,还没开始发力呢,大腿就莫名其妙的抱上了。

向来只听说抱人大腿的,哪有大腿主动伸出来给你抱的道理?

实在是今天的遭遇太过离奇诡异,由不得张彦不去多想,这吴教谕为何会对自己如此上心?他的动机何在?

如果说,他真的只因为和自家父亲有一层关系在,所以才愿意帮助自己,那么这几年间,为何不曾见他露过一面?

在没弄清楚这一点之前,对于吴教谕,张彦不可能完全放下心防。

万一被坑怎么办?

“老夫自然明白你的难处……”吴教谕一手轻抚胡须,沉吟道:“原本我是打算将你留在学宫,任个洒扫的差事,也能顺带长些学识……”

张彦见他话音停顿,情知此处必有转折,心中已然跟着默念一声:“但是……”

果然,吴教谕没有让他失望,又接着说道:“但这贩夫走卒之事,吾辈读书人岂可为之?传了出去,也会平白辱了汝父声名。”

好吧,不得不承认,在这个问题上,他和自己达成了共识……张彦心中暗自想道,都是骨子里的优越感在作怪!

如果只是单纯的一份工作,舍弃就舍弃了,张彦倒也不会觉得有多可惜。

凭着他的见识和能力,想在城里找份营生很难么?倒是这种能在学宫里‘偷师’的机会极为难得,毕竟此处教的可都是秀才!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了。

他压根儿就没考虑过要皓首穷经,埋头苦读……于他而言,只需在县试之前,学会写一篇合格的八股文就行了。到时再走走门路,混个案首保送秀才,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吴教谕倒是没让他失望,废掉了第一个方案后,又为他准备好了第二个备用方案,简直比亲爹对他都还热切……

此时水已烧开,他亲手泡好两盏香茗,端了过来。

重新坐回主位上,他慢悠悠地先抿一口茶水,才看向张彦。

“县里王司吏那头,老夫倒是有些交情,不妨将你推荐到他那里做个书办。一来可以长些见识,二来嘛……”话音稍止,他神秘一笑道:“二来也有机会搭上李师爷的关系,那可是位乙科举人。若肯教授时文制艺、助你举业,远的不说,考个秀才功名,还是十拿九稳的。”

张彦听得这话,心中自是亢奋无比,险些当场失态。

眼前好像出现了另一条金光灿灿的大腿,比吴教谕的更粗更大……咳,别想歪了!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够抱上那条大腿,秀才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说实话,这本小说《混迹在新明朝》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历史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混迹在新明朝》,作者(萧小山)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