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贫民窟少女》贫民窟少女相似的词 小顶 贫民窟少女RPS
《贫民窟少女》贫民窟少女相似的词 小顶 贫民窟少女RPS

贫民窟少女 草右言寺 著

陆修远,关小羽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1-13 08:22:33
本回本人带给各位兄弟姐妹们草右言寺原创网文《贫民窟少女》,光环人物是陆修远,关小羽,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酒吧的办公室里,段雅茹又使出了自己一贯撒娇的本领。不管是对自己的父母还是对身边的其他人,这一招总是无往而不利。“修远哥哥,你快点带我去吃夜宵好不好。飞机餐真是难吃的要命,为了早点见到你我到现在还饿着肚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酒吧的办公室里,段雅茹又使出了自己一贯撒娇的本领。不管是对自己的父母还是对身边的其他人,这一招总是无往而不利。

“修远哥哥,你快点带我去吃夜宵好不好。飞机餐真是难吃的要命,为了早点见到你我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那声音里好像拌了十足的蜜糖。

见陆修远有些犹豫又急忙补充道:“在国外时间久了,到国内都不怎么习惯呢。还好你的母亲大人和我的母亲大人都叮嘱我,有什么事情找修远哥哥你就好了。你该不会拒绝吧?”

这要求合乎情理,让陆修远没办法驳回,就算撇开父母一辈的关系,作为幼时的玩伴接风洗尘,尽一下地主之谊也是必要的礼貌,他只有点头应承。原本陆修远因为关小羽的冷漠反应而感到十分沮丧,也想尽快安顿好段雅茹,自己好抽身离去,于是两人一同走出办公室。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好好照顾我的。”段雅茹说着自然地挎上陆修远地臂弯,不容他挣脱:“哎呀,手臂借我靠一下也不会怎么样,不要那么小气好不好。我怕等一下我会饿的晕倒。”

酒吧的内场迟赫立正细心地为关小羽处理伤口,由于光线没有足够的明亮,他执着关小羽地手将眼睛贴近了一些:“伤口有点深唉,要小心会不会有玻璃碎片残留在里面。要是有就麻烦了,伤口里面可能会发炎。这个消毒药水涂上去会有点疼,你忍着点。”说完一边倒药水一边小心翼翼地往伤口上吹气,像对待小孩子那样,仿佛这样做就能够减轻疼痛。

“没有那么夸张啦,我又不是第一次扎到手指,不用这么紧张。”关小羽想缓和一下气氛,抬头的时候刚好和迎面走来的陆修远四目相对。她下意识地将自己的手从迟赫立手中缩回来,却无法将目光从迎面而来的两人紧锁的臂弯中移开,他身旁的段雅茹笑靥如花。

陆修远的眼中有一闪而过的触动,他本可以冲上去问一句,你怎么受伤了。可是想到关小羽之前对自己的态度,加上眼前这亲密的一幕,终是没有开口。

眼神交错,擦身而过。关小羽觉得胸中好像有什么东西闷闷得要撕裂开来。奇怪,明明伤口长在手指上。没有期待,才不会失望,原本这些道理她最清楚不过。别傻了,她常对自己说,得到的时候越美,失去的时候往往就越痛。爱情这个东西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就像是摆在高级柜台里的那些价格不菲的奢侈品,可望却不可及,中看却不中用。一段在心底蠢蠢欲动的小情思,还未来得及面对就要这样无疾而终了吗?

迟赫立帮关小羽处理完伤口劝她说:“这个样子就不要工作了。休息有利于伤口愈合。”

一旁的小梅附和道:“对呀对呀,不如请假一天吧。伤口碰到水就不好了。”

有些木讷的林森也加入劝说:“保重身体最重要。”

关小羽回以微笑,驳回了他们的好意:“你们一个个也太夸张了吧,真是小题大做,我关小羽才没那么娇弱。再说了,请假了我的全勤奖怎么办。你们补给我啊?我可是天上下了冰雹也要出门赚钱的人呐。”

明明心里难过得好像刚刚中了一剑,一打起精神来又能嬉笑如常。是啊,她自我愈合的能力就像一只断尾的壁虎。必要时会舍掉一条尾巴来自我保护,不久之后尾巴又会重新长回来,让一旁的看客都以为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陆修远一出酒吧门口就以去开车为借口,让段雅茹放开了手。

一上车就对着段亚茹说:“你想吃什么,我带你去。时间不早了,吃完就马上送你回家。”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吃东西。就是想跟修远哥哥单独多待一会儿,没有其他人打扰。”说着又朝着陆修远贴过去。

“雅茹,我想你误会了。我一直都把你当妹妹看,而且我现在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们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陆修远看着她,郑重地说。

“怎么可能,你一定是开玩笑的对不对?你怎么可能喜欢别人?”段雅茹不愿相信自己听到的,“而且阿姨说认准了我做儿媳妇的,还要帮我们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感情的事不能勉强。要和谁结婚只能由我自己来决定。”陆修远语气坚定。

“你知道为了你我拒绝了多少很优秀男人吗?那是因为我从心里一直认定我们才是一对的。你现在居然这样对我,为什么会这样?”段雅茹一改刚刚的撒娇作派,流露出几分深埋在骨子里的大小姐的蛮横。

“如果是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所以才被你误会了,对不起。”陆修远并不欲过多解释。

“是那个刚刚你一直盯着看的服务员吗?”见陆修远没有否认,她变得有些激动。你竟然喜欢上一个在酒吧打工讨生活的服务员,她到底哪有哪一点比我好呢?”

“我也说不上来她哪里好。我只知道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了。不管在别人眼里她有多普通,多不起眼,但对于我来说她总是特别的。看不到的时候会想她,见了面又总忍不住斗嘴。为她开心,也为她担心。为了她愿意尝试去做从来没做过的傻事。为了她竟还会争风吃醋……”陆修远娓娓道来。

这一番深情告白显然搞错了对象,段雅茹却早已压不住怒火:“够了,我不想听。”她打开车门下了车:“我不会就这样放弃的,从今天开始我要和她公平竞争。你现在只是一时新鲜罢了,我会让你明白究竟谁才是真正的适合你的。”

她内心长久以来的骄傲燃起了熊熊斗志。

清晨的酒吧门口,一辆旅游巴士停在林荫道上。

陆修远特意起了个大早,找了正对着车门的位置坐下,好让关小羽一眼就可以看到他。有人靠近了,来的人却是段雅茹,并且不由分说地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

“雅茹,你怎么来了?我昨天不是都跟你说清楚了吗?”她的出现再一次让陆修远始料未及。

“愉快的郊游我怎么能错过呢。虽然我不是酒吧的员工,但陆老板应该不介意多一个人吧?”段雅茹露出狡黠的笑,“既然说了要公平竞争,我自然要多花点心思,不能落于人后啊。”

酒吧门口,阿生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笑着说:“这牌子终于派上用场啦。”随后几个人浩浩荡荡地上了车,找到自己满意的位置坐下。阿生站在车门口,大声询问:“人都到齐了没?准备出发吧。”

“等一下。”陆修远脱口而出。

“等等,关小羽还没到。”还好小梅反应比较快,抢先说了出来。

“她该不会是不来了吧。”坐在小梅旁边的林森揣测。

“怎么可能,她才不会冒着旷工被扣工资的风险不来呢。”小梅断言。

“说得也是。”林森笑着说。

两人一唱一和,说话间从大巴车前方的玻璃中看到,关小羽骑车出现在了路口。

陆修远暗暗松了一口气。

关小羽气喘吁吁地跑上车,因为赶时间她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对不起,我来晚了。”一抬头便看到陆修远和段雅茹并排而坐,她挤出礼貌性地笑容,走到车厢最后的位置坐下。

店长阿生又问:“现在可以出发了吧。”

“等一下”。这一次的声音是从巴士外面传来的。接着,迟赫立从进门处一跃而上:“既然是酒吧的集体活动,我不参加也不太好吧。对吧,店长。”说着,径直走到车厢尾部,在关小羽的身旁坐下。

“没错,没错。这次总算可以出发了吧。”店长阿生再一次确认。他没有留意到此刻坐在前排的陆修远,脸色阴沉了下来。

坐在关小羽前排的小梅转过身来,兴奋地说:“这好像小学的时候全班集体去郊游的场景呀。想起来还有点小激动呢,好怀念的感觉。”

“我小学的时候没有郊游过。只有你们城里的小孩才会组织郊游,我们住在乡下的小孩每天都在野游。”关小羽打着哈欠说。

“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兴奋呢?野游又是什么?”小梅十分感兴趣。

“郊游是郊外游玩,那野游就是是乡野游玩咯,笨蛋。像你这样的城里小孩都是圈养的,所以才这么渴望出游吧。好像笼子里面关久了的金丝雀,好不容易被放飞一次当然要抓住机会使劲扑棱一下翅膀。而像我这样乡下的孩子要么是放养的,要么是散养的,要么干脆是野生的,在大自然里面摸爬滚打都习惯了,有什么好兴奋的?”关小羽不急不慢地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野生的,说的你好像人猿泰山?。哈哈哈哈”小梅觉得这个解释很有趣。

“第一次听人把城乡差距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迟赫立笑着说。

后排传来的笑声不时引得前面有人回头,这样的氛围让人感到舒心愉悦。

林森小心地用手碰了一下坐在靠窗位置的小梅,欲言又止。小梅看着他问:“干嘛?”

“那个,我们能不能换个座位?”林森弱弱地说。

“为什么?”小梅问。

“因为我可能会晕车。”林森带着几分羞涩和抱歉。

“你这个人还真是虚弱唉。”说着,小梅还是不情愿地交换了座位。

俨然又是一对欢喜冤家。

巴士穿越城市拥挤的人潮,疾驰在平整的公路上,沿途是快速移动的风景。这一段未知的旅程,在最开始的时候,已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相比作者(草右言寺)更为知名的小说,我却喜欢这本《贫民窟少女》:前半部极有味道的校园生活叙述,各种铺垫和高潮对主角(陆修远,关小羽)性格的全景展示都让本书迥异与其他浪漫青春类小说。同时,本书的角色性格突出而不脸谱化,外貌绝美内心却无比自卑的白桦,痴缠的宅女袁倩妍,现实而虚荣的艾雪,还有红儿和黑驴打破宿命后又无法挣脱宿命的离世,都让人唏嘘不已。延续到后半部,主角(陆修远,关小羽)在步入官场后的一些情节却不知为何安排那么的刻意,销量逐渐下滑后,在计划篇幅还不到四分之一的情况下就被起点强制腰斩。值得一提的是,作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