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华采衣》华采衣兮若英什么意思 YD 华采衣下克上
《华采衣》华采衣兮若英什么意思 YD 华采衣下克上

华采衣 蟒首 著

老夫,司九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2-09 18:01:00
主要角色是老夫,司九的作品《华采衣》此文是蟒首执笔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无与伦比故事精彩,绝对是实力推荐的优质小说,小说剧情回顾 他抬掌释放内力,呼啸一声,将一个欲偷袭他的家丁生生震退,那家丁直接撞上了墙面,两耳一时又麻又痛,嗡嗡作响。此时一声怒吼,一个家丁面目狰狞地挥着棍棒朝他冲来,他身形如闪电,迅速移到了人的身后,那家丁定睛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他抬掌释放内力,呼啸一声,将一个欲偷袭他的家丁生生震退,那家丁直接撞上了墙面,两耳一时又麻又痛,嗡嗡作响。

此时一声怒吼,一个家丁面目狰狞地挥着棍棒朝他冲来,他身形如闪电,迅速移到了人的身后,那家丁定睛一看眼前无人,正要转身,手中一空,握在手中的棍棒不知何时被他给抽走,一抬头便眼前一黑,跌倒在了地上。

几番下来,数个家丁东倒西歪地委顿在地,还有几个心生胆怯,纷纷后退不敢上前。

老夫人唰地站起,面部愤怒而颤抖:“你是想造反么你!”

屋子一片狼藉,各种器皿盘碟碎了一地,家丁哀痛不止,唯有他毫发未伤。

看来武功已经恢复如初,如今又真相大白,秦思柔也已死去,心中自然了无牵挂,毫不顾忌了。

但老夫人自然不知此时的司九内心之想,怒道:“不得了了,来人,我要将这个逆子……逐出司家族谱!”

他气势自若地独立于屋中央,一身的墨色缎子衣袍更衬得人淡漠无情,却面带笑意道:“好啊,求之不得。”

这场宴席,相当于一场闹剧。

这司府果真“热闹”如先前。

老夫人一怒之下,不带踌躇,居然真的命人将其逐出了司家族谱,这一举动,已然表明了从今往后,他与司府再无关系。

临走前,老夫人带一众家眷仆人将华图三人送至门口,方才丢了一次大脸,现在仍是有些难堪。

“大人慢走,”她讪笑,“还是让您见笑了,我府糗事众多,还请您切勿对外声张,拜谢。”

告辞过后,三人坐上马车,往华府而去。

“吁!”

马车骤停,华图挑起帘子往外一望,见一道人影挡在车前。

马夫还未发问,华图认出来人,愣道:“九公子?”

他束起一头墨黑长发,身形颀长,眉眼清冷倨傲,神态欲言又止。

华图下车问道:“九公子特意等我前来,是有什么事?”

他抱拳冷声道:“多谢大人……司九在此,恭送大人。”

谢?

见华图不明白,半晌,他苦笑:“谢谢……让我得知真相。”

“份内之事,不必挂齿。”

“大人且慢。”

“九公子,还有何事?”华图驻足回头。

“秦思云的家乡,是在离梁州四十里开外的石县。”

华图了然颔首,笑道:“多谢。”

目送他上了马车,他又低声道:“告辞。”

帘子慢慢放下,他挺拔的身影在视线中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没想到这个九公子也算是个性情中人。”

华图嗯了一声,神色却心不在焉。

华采衣见状,不由奇怪:“师傅,眼下我们已经知道三夫人的家乡地址,那么将她追拿归案是迟早的事,你为何还一筹莫展?”

“我愁的正是这个。”

“什么?”

“没有看管好罪犯又任她逃跑,若是皇上怪罪下来,可是杀头的大罪,再说那石县离梁州甚远,如若我前去石县,恐怕……会让一些有心人以为我畏罪潜逃。”

她一愣:“师傅大可以派衙役前去,为何要亲自前往?”

“若这事还有隐情呢?”

她默然。

不过他所说的有心人,自然是指某些心怀鬼胎的官员。

这几年,华图因为清正廉直得罪了不少官员,如若在这关头离开梁州,即便是有光明正大的理由,也不可避免的招来某些别有用心之人给他抹黑,毕竟这事事发突然,让不少人以其为把柄从而压制华图,到时怕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那该如何,难道就眼睁睁任三夫人逃跑?”

“这回我恐怕无法动身前往,按现状,只能静观其变了,”他缓缓说道,“所以这一回去石县,只能你去了,丫头。”

蟒首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古代言情文,但他却是古代言情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古代言情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蟒首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老夫,司九)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