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之驸马请入瓮》重生之驸马请入瓮讲什么 Twink 重生之驸马请入瓮娘受
《重生之驸马请入瓮》重生之驸马请入瓮讲什么 Twink 重生之驸马请入瓮娘受

重生之驸马请入瓮 風信子 著

穆臻,穆臻言 互联网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2-12 12:00:55
本次给粉丝们讲下風信子最新力作的架空新篇《重生之驸马请入瓮》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穆臻,穆臻言两位主线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穆臻言并未曾难为她,两人合衣同床而眠,不曾逾距半分,穆臻言曾说:“公主既然未曾做好准备,我等就是。”彼时,她只当是穆臻言调情手段,或者对她毫无兴趣,现在看来,他在那时便是在试探于她。试问:哪有女子不愿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穆臻言并未曾难为她,两人合衣同床而眠,不曾逾距半分,穆臻言曾说:“公主既然未曾做好准备,我等就是。”

彼时,她只当是穆臻言调情手段,或者对她毫无兴趣,现在看来,他在那时便是在试探于她。

试问:哪有女子不愿意和心仪男子灵肉结合的?

穆臻言盯着她泛着冷意的眸子,方才好不容易堆积而来的旖旎氛围瞬间被打破,他低低叹气一声,松开雪朦胧的腰身,“小十一真是不可爱,连为夫的闺怨之气都未曾听出来。”

雪朦胧脸色微微一变,见他转身要走,咬了咬牙,忽地上前一步,主动搂着穆臻言的腰身,紧紧将人抱住,脸颊贴在他后背,让穆臻言看不清她眸底积蓄的恨意和冰冷神色,语气绵软,“穆臻言,我那夜对你说的,虽然不全是真话,可喜欢你这一点……”

她闭了闭眼睛,唇角冷笑,“是真的。”

穆臻言身子一僵,虽然明知道她是在撒谎,她是故意为之,可是却还是忍不住为之心动不已。

他伸手握住雪朦胧的小手,重叠在腰间,一时没有说话。

雪朦胧手心冰冷,冷汗一层层溢出来,她压低了声音,让音色尽量显得轻柔一些,“只是我们到底多年未见,这么多年你……你名声在外,我心底也有不安疑虑,是以还做不到将自己……将自己完全交给你。”

她沉了眸子,暗自咬牙,忽然‘壮士断腕’般,“若是你想要,我也……愿意。”

原本选择了这一条路,她便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只不过洞房那夜穆臻言没有碰她,反倒是让她所有的心理准备都被打碎,再要鼓起勇气让自己献身,就有些困难。

尤其,越和穆臻言相处,越是看不透他这个人,越是看不透,她便越是不安,不安到不敢、也不想将自己的身子交给他。

可若是一副躯壳能让穆臻言打消一些疑虑,能让他相信她一些,雪朦胧也不介意拿自己的身体却换取自己想要的结局。

空气有一瞬间好像安静下来,外面的灯火明亮、人声鼎沸都和他们无关,在这幽静的小巷子里,他们相拥而立,宛若一对沉浸夜色情欲当中的璧人,是一对难舍难分的相爱男女。

好一会儿,雪朦胧的心跳都快要静止了,穆臻言忽然分开她的双手,转身俯视她镇定的眸子,忽地邪魅一笑,“如果,我想在这里要了你,你也不介意吗?”

雪朦胧脸色一僵,看向不远处灯火通明的街道,还有男女交谈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让她心中跳跃异常,“你……你故意的?”

穆臻言看她强装镇定的模样,忽地摇摇头,叹了一声气,“小十一,你真的……一点儿也不了解我。”

他牵起雪朦胧的手,带着她往外走去,“去放花灯吧,那是男女风花雪月的胜地。”

雪朦胧手心薄汗未退,穆臻言发现了,却没有说破,反倒是体贴地用自己的袖子悄然为她擦干净手心的汗,温热干燥的掌心同她紧紧相贴,牵着她一步步往湖边走去。

放花灯是北地七夕佳节的一个习俗,只要相爱的男女在花灯上写上彼此的名字,然后让花灯随波逐流,寓意经历风浪之后,两人便可长长久久。

穆臻言为两人买了一盏‘同心’莲花灯,模样精致特别,虽然小巧,可胜在独一无二,做工精巧。

他提笔,先在花灯上写下了‘小十一’三字,力透纸背,笔走龙蛇,书法极好。

有人说,字如其人,看一个人的字,便可以看清一个人。

穆臻言的字极美,正如他本人给人第一眼的印象,便是:美若天神。

可是他的字细细看去,每一笔每一画都带着凌厉的锐气,隐而不发,藏而不露,也正如其人,让人看不透深浅。

“十一,该你了。”穆臻言将笔递给她,眸中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似是期待,“写在这旁边即可。”

雪朦胧看着那碍眼的‘十一’二字,仿佛想到了前世她辛辛苦苦为穆臻宇挂满十里花灯,灯市如昼明,花灯上写满了她的心意,落款皆为情真意切的‘十一’二字,可是对方送给她的,却是满城鲜血,一世悲仇。

不!

雪朦胧忽然如同被烫了手心一般,猛地将笔扔下,笔落入水中,划出不明显的涟漪,转瞬就顺着水流漂流不见。

“十一!”穆臻言将雪朦胧忽然脸色骤变,如同入了魔一般,将那花灯砸地七零八落,旁人惊愕的眼光看过来,还带着对穆臻言的可惜和同情。

穆臻言顾不得许多,不知道哪里踩到了雪朦胧的痛觉,连忙试图上去安抚她,“你冷静一点,你怎么了?”

雪朦胧忽地一巴掌甩了过去,眸色染了几分血红,“你,别碰我!”

穆臻言脸颊一阵红肿,旁人都安静惊愕地看着这一对宛若仙人一般的男女组合,有女子不甘心道,“她怎么打人呢?这么好看的男子,难不成她还看不上?”

有大胆的女子还招手过来,“公子,你别理那个疯女人了,不如我们一起放花灯啊?”

雪朦胧状若疯狂,一脚脚将那花灯踩了一个粉碎,穆臻言想要制止她伤了自己,却被雪朦胧一次次推开,“别碰我,滚开。”

她转身就跑,隐入茫茫人海当中,穆臻言面色一紧,连忙要上前去追,被几个碍事的美丽女子拦住了去路,“公子,这女人如此不识相,你别理她了,我们……啊!”

那几个女子忽地被一阵凌厉掌风推开,虽然不致命,可还是狼狈跌落街边,摔得骨头都疼了。

几人哭嚎着抬眸,却再也不找不到那恍若仙人般的身影了。

“十一!十一!”穆臻言拨开人群,一遍遍寻找同雪朦胧相似的身影,却恍若不见,他心急如焚,担忧雪朦胧状况,连忙从暗处打了一个手势,暗处便同时有几道身影接近,到了安静的巷子,冷风带人现身,“世子。”

“迅速找到公主,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穆臻言沉声道,“她情绪不对,不要伤人。”

《重生之驸马请入瓮》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架空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架空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風信子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