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大清妖妃》大清睡妃全文阅读免费 同志 大清妖妃总攻
《大清妖妃》大清睡妃全文阅读免费 同志 大清妖妃总攻

大清妖妃 丁小乔 著

小祥子,小姐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2-13 08:36:24
主线人物是小祥子,小姐的网络故事《大清妖妃》此文是丁小乔最新写的历史文,文笔文从字顺设定芬芳复杂,绝对是不容错过的独家创作,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陈公公和小祥子在门口走了一段路之后,小祥子忽而问道,“干爹,灵拂的床铺好像今天早上就准备好了?难道干爹有先见之明?”陈公公没有看他,只是淡淡的道,“要是以你臭小子的那点伎俩如何在宫中生活啊?这宫女进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陈公公和小祥子在门口走了一段路之后,小祥子忽而问道,“干爹,灵拂的床铺好像今天早上就准备好了?难道干爹有先见之明?”

陈公公没有看他,只是淡淡的道,“要是以你臭小子的那点伎俩如何在宫中生活啊?这宫女进来多少都是有数的,哪能随便的安插啊?这样皇子们的生命安全还能保证吗?”

“那?”小祥子疑惑的看着陈公公。

陈公公继续道,“不过万事都不是绝对的,凡是都有个万一,昨天晚上有个女子得罪了三阿哥,我正好趁机赶走了她,这不就闲出来一个位置了吗?”

小祥子点点头,似是疑惑又似是不解,半天之后终于问道,“干爹,那个三阿哥可是和我们一起去狩猎的,昨天晚上刚回来。怎么昨晚上他的三阿哥所里就有事了?”

陈公公没有看他,也没有太注意这句话,只是淡淡的道,“那就不知道了,只是听到小福子说,三阿哥似是进了阿哥所就不开心了,而且还拿着身边的宫女和太监们出气。大概是那个宫女的水不小心洒到他的身上了。继而是拳打脚踢的。”

“哦?”小祥子吃了一惊,道,“三阿哥还这样啊?昨晚上他为什么不开心呢?大家看到四阿哥安然无恙都很开心的,为什么独有他不开心呢?”

“嘿嘿……”陈公公小声的笑了几声,道,“那是你们的事,和我就无关了。你忙着,记得有什么事情快速的来告诉你干爹就可以了,我走了。”

陈公公走了以后,小祥子在这里独自的思考了半天,他怎么也不知道三阿哥本来在路上还挺开心的,为什么回来之后拿着这些奴才们出气。

其实这些只是传说,至于是真是假,小祥子也没有看到。

不过幸好自己的主子是四阿哥。不过这说来也奇怪的,记得当时的时候自己的主子是很在乎女人的,确切的说是在乎漂亮的女人。

可是为什么在见了那个女子灵拂之后多看也没有多看一眼?为什么呢?

富察氏小姐其实只是一个大家闺秀的女儿,平日里总是跟着四阿哥,四阿哥觉着她的容貌上欠了一些,怎么也不黏糊,不过昨天他看到富察小姐的那个眼神,真的让人动心啊?

想到这里,小祥子倒是乐滋滋的朝着毓庆宫跑去。

此时的记伟已经起床了,一身橙色的丝绸的袍子,眉目之间似是有着无限的光华,他在院子里转来转去,今天的四阿哥看上去精神气爽,好似是有什么新鲜的事情一样。

小祥子快速的走了进去,此时的四阿哥忽而发话了,道,“把这些菊花全部的移走,移到别的宫里去,我要玫瑰,各色的玫瑰,娇艳的玫瑰。”

身边的宫女和太监,唯唯诺诺。点头称是。快速的去办了。

小祥子却是快速的躲到了一边的假山的后面,这件事情很是奇怪,难道四阿哥坠落山崖以后,不仅性情变了,连喜好也变了吗?

这可是他最爱的花呀?当初为了种植这些花,动员了多少的宫人和太监啊,大家齐心协力才把这个类似于海洋的花阵摆好,难道说废去就废去吗?

这个院子里,几乎集中了这个皇宫里所有的菊花种,即使是全天下的菊花的类种都在这里,其中包括名贵的紫菊和绿菊。

可是此时的四阿哥一句话,这个花海一下子就没有了,这些花不仅是主子喜欢,就是这些宫女奴才们每日里走到这里,都会欣赏半天的。

此时再也看不到这些花了。

想到这里,小祥子不仅黯然伤神,心里难受起来,正在假山后面落泪呢?

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哭泣啊?”

小祥子快速的抬起头来,发现是自己的主子,背着自己的主子暗自伤神落泪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快速的跪了下去。

边跪下边道,“主子,那些花平日里都是您的最爱,您怎么今日里就忍心的把它们砍了去呢?”

记伟只是看着他点点头,明白了,原来这些花是他的最爱呀?便慢慢的道,“你叫什么名字来?”

小祥子越发的不理解自己的主子了,快速的跪下去,道,“奴才是您的贴身小祥子啊?”

记伟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微笑着道,“你起来吧,也没有什么好落泪的,这片花海没了之后,可以再种上一簇吗?玫瑰如何?”

小祥子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小祥子感觉自己的主子的,平日里只有他和主子是走的最近的,即使是主子的,他也是不能说出去的。

便站在这里战战兢兢的,记伟看到这里,道,“你说那个姑娘要找我?”

小祥子一下子记起来了,昨天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在毓庆宫四阿哥的住处摆着一副字联。

四阿哥当时就对那个对联产生了兴趣。

人人都知道四阿哥的文采姣好,一般的文笔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可是昨晚上确实对那个女子的联子上了兴趣。这又不是第一次给他送了。

看着主子一度吃惊的表情,小祥子知道自己的主子喜欢上了她的字和诗。

其实上面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字句,只是两句极伤感的语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只不过这两句诗而已,主子怎么会产生了兴趣呢?

正在寻思的空隙,记伟忽而道,“跟我来。”

潇洒地合上自己手中的折扇,转身离去。小祥子只得快速的跟着,不知道自己的主子要干嘛。

自山里回来以后,他的性情就完全的变了,哪一步都不是小祥子可以摸透的,小祥子只能紧紧地跟着。

却见四阿哥快速的走进了自己的书房里,自己磨了一会的墨之后,在纸上清晰地写了几个字: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之后,他放下笔,看着小祥子道,“小祥子,你过来。”

小祥子战战兢兢地走过去,他不是害怕,而是吃惊,原来的主子写字的时候都是由他亲自的磨墨的,可是今天为什么自己磨起来了呢?他疑惑。

小祥子此时已经走到了四阿哥的身边,四阿哥看着他道,“你把这几个字送给那位写字的姑娘。”

小祥子吃惊的把这幅画拿在手里,一句话不说了。富察小姐要是知道他亲自为她写了一副联子,一定高兴的乐坏了。

在小祥子走了以后,记伟发现身边没有几个人了,就是身边少了几个人的注视,记伟觉着可得好好的呼吸了,不妨独自一人去院子里溜达溜达。

其实不是点击监视他,而是很多的人看着他自山里来以后就有些和原来不大一样。这些都是做奴才的,即使是觉着不一样,也不能说出来的,只得紧紧地跟着记伟。

此时他们都在整理那些花草,记伟可觉着有自由放松的时间了。

这人人都想当皇帝,可是当皇帝也有当皇帝的烦恼和苦衷啊,这首要的自由就给不了。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记伟不仅想起了现代诗里的这句话来,生命很可贵,若是没有生命一切都是空谈,然而爱情的价格是更高的。

然而自由也是每一个人都不可缺少的。没有了自由,你拥有生命和爱情又有什么用呢?

自由在我们的人生中有多么的重要,即使是皇帝也不例外。

想到这里,记伟可觉着松了一口气,在几个宫女和随从不注意的情况下,偷偷地跑了出来。

他是从一边的小侧门出来的,估计不会有人看到。所以出了侧门之后他的步子很快,想趁着早晨的时光好好的观看一下这个所谓的皇宫。

记伟出了自己的阿哥所里的小侧门在这个院子里就自由了。

两边都是亭台楼阁,假山溪水,每隔一段距离就会点缀着一些不知名的花丛,倒是非常的美丽。

这些花虽然名贵,但是总是感觉在这个华贵里太过普通,也是是这里的花草繁多的缘故。

记伟再往前走,可是这个院子里除了假山也就是流水了,其实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这些在电视上早就看过了。

只是这些花的品种比较的繁多,倒是吸引记伟的地方,若是论花,他并不是很喜欢,可是这里的花总是和家里种植的有所不同,也许是这里的水土肥沃的缘故,总感觉这些花草长得特别的壮硕。

记伟正在长亭上悠闲的走着,忽而一个人影冒冒失失的撞进了自己的怀里。她好像是端着一盆绿色的玫瑰。

记伟的视线一下子吸引了过去,玫瑰还有绿色的啊?这可是他第一次见到。

此时的小太监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记伟,两人的目光相遇了,记伟也用心的打量了他一眼。

他俊美圆润的脸庞,眼睛如水般清澈,眉毛弯弯的,一笑起来两边一个喝酒窝,甚是惹人怜爱。鼻子端庄厚实,嘴唇适中,嘴角自然的上翘着,给人一种力量和镇定。

记伟当时的感觉就是特别的喜欢这个他。这好像是自己一直在渴求见到的人,他若是个女子就好了,若是女子,以他阿哥的身份一定可以得到她的。

“四阿哥,对不起啊!是不是碰坏你了?”她担心的看着记伟,声音宛若天籁,动听极了。

可不就是个女子吗?标准的一个女子啊。在电视上经常的见到大家门的小姐或者是一些公主女扮男装的外出,而后是遇到自己心爱的白马王子。

此时的她看不就是演的那出戏吗?

听到她的话语,记伟忽而笑了,淡淡的会意的微笑袭上眉梢,他不会让她走的,他要得到她。

他本来是画了那土冢的地方和狐狸的画像,想找到这个地方离开的,可是既然她出现了,他觉着他再也不会走了。反正那个世纪里再没有他留恋的了。

想到这里,记伟笑了。

下次见她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这正是她平日里要找的女子,虽不是在梦里见过,但是他喜欢这种长相的女子。

据说体广心宽,说的大概就是这种女子,和这种女子在一起生活事少。不像他的那个女友曼妮总是给他惹事,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开心过。

至于梦里的那个唤他宝公子的她,他总觉得奇怪,他在寻找她,但是相信只是一时的好奇或者是疑惑,如果生活中遇到那个女子他记伟不一定会娶之。

身边的这个女子他倒是会考虑的。

想到这里,记伟道,“你如此的匆忙大意,这样的把这些花撞到了我的身上,不知道你要到哪里去?”

女子如水的眼眸看了记伟一会,似是计上心头,慢慢的道,“听说毓庆宫的阿哥所里有人喜欢玫瑰,小的,不,奴才便给送来了一盆。”

记伟看着他,心里觉着很有意思,撒谎也撒的这么堂而皇之,明明就是送给四阿哥的,可是就是不说。

想到这里,记伟忽而道,“你把这盆花送给小祥子,在我的书桌上留下几个字迹。”

女子忽而跪下了,道,“奴才不敢,只是把花送过去,其他的事情还是别人坐吧。”

记伟看着她笑了,淡淡的道,“你不做也可以,见不到字迹,我就杀了小祥子。”

女子抬起头,一句话不说。眼睛里清澈而充满甜蜜。

记伟从她的身边慢慢的走了过去。心里如同乐开了花一般,原来在皇宫里追女人也是这么的好追啊,这要是在现代的社会里,哪会有如此的权力和威慑力啊。

记伟想到这里,慢慢的朝前走着,过了一个亭子之后,他停住脚步,回头。那个所谓的太监已经不见了。

记伟笑笑,继续前走。

其实昨晚上在自己回到毓庆宫的时候,他就感觉到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担心的看着自己,可是她只是担心而焦急的观望。既不上前打招呼也不过来。

当时身边的人很多,记伟感觉到了她的存在,但是又不能过去,他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当时月色朦胧,人也模糊,只是一个大概的样子,此时倒是真的看清了她,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她?

还有刚才的字迹是不是同一个人?

他让她留下字迹,其实就是为了确定是不是刚才让小祥子送画的那个富察家族的小姐。

至于刚才那首诗,其实他只是礼貌的回应她一下,当时的希望就是她不要当真,可是如果她就是他。他多么的希望她当真啊。

想到这里,记伟拍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开心的在亭子里跳了起来。

就在自己手舞足蹈、陶醉其中的时候,身后忽而一个怯怯的声音传来,道,“四阿哥,四阿哥?”

记伟听到后面有人叫他的名字,慢慢的收起舞姿转身。

说实话,这本小说《大清妖妃》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历史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大清妖妃》,作者(丁小乔)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