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王爷送上门》制香小农女王爷送上门 年上攻 王爷送上门清水文
《王爷送上门》制香小农女王爷送上门 年上攻 王爷送上门清水文

王爷送上门 夜夜星 著

夏侯,薛安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2-13 12:22:45
热销小说《王爷送上门》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夜夜星,主线人物夏侯,薛安,是一本玄幻类型的作品,精彩章节节选:三太太林氏走在大太太娄氏身边,低声问:“大嫂,李家姑娘是大伯让人接来的吗?”娄氏道:“前阵子老爷去了信。毕竟老太太也是她的外祖母。这些年老太太也很想她。”林氏目光微一闪,“老太太倒是在意她。”娄氏叹道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三太太林氏走在大太太娄氏身边,低声问:“大嫂,李家姑娘是大伯让人接来的吗?”

娄氏道:“前阵子老爷去了信。毕竟老太太也是她的外祖母。这些年老太太也很想她。”

林氏目光微一闪,“老太太倒是在意她。”

娄氏叹道:“毕竟是四姑***女儿,哪里能舍的下。”

二太太张氏道:“我瞧着倒是长得俊俏。”

林氏不以为意道:“这府里的姑娘哪个不俊?不说我家安儿,就是大嫂的大姐儿也是俊俏的紧。要不然大姑爷怎么含着怕化捧着怕摔了?”

张氏笑道:“是呢。大姐儿不仅长得美心眼也好,老太太病重,她身子重也回来。”

娄氏也笑,温和道:“这不都是做儿孙该做的嘛。”

薛寿随着众人退出内室,待在外室,衣袖被人拉了一下,他回头一看,见是三叔家的三妹妹薛安。

“二哥哥。”薛安的医术在薛氏同辈人中算是佼佼者,此时她咬着朱唇,切切说道:“她真能治得了祖母的病?大伯他们真要让她去给皇帝看病?”她盯着薛寿,“二哥哥,事情真像我爹方才说的那般严重吗?皇上要是不好,咱们府就到大限了吗?”

薛寿心情沉重,不想和她说这样沉重的话题。

薛安了然,点点头,沉默了会又道:“祖母好偏心,不愿她卷入这场危机便要眼睁睁看我们死吗?”

“三妹妹!”

被他严厉的声音一吓,薛安眼圈发红却仍然道:“我说错了吗?祖母就是偏心。天乙神针原本还是我们薛家的绝学,都是因为老祖宗偏心!现在祖母也偏着外人。”

天乙神针原本是薛氏每一代家主继位之时由上一任家主亲授,只有历任家主方才知晓。相传薛氏第七代家主因膝下没有嫡子把它传于嫡女并之招了个姓李的夫婿。嫡女便成为第八代家主,那女子深爱丈夫,偷偷教授了天乙神针。谁知后来二人反目成仇,她无子早亡,丈夫反出薛家,成就了后来的天医李氏。而薛氏从第八代之后便再也没人会天乙神针。薛氏和李氏也从此成为世仇。这也是为何当年四姑和李家人相爱会与薛家决裂被薛氏除名。

“二哥哥,三姐姐。”一道怯怯的声音带着试探地突然插进来,才五岁的薛康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扯了扯薛寿的衣袍下摆,抬头仰望着他,“二哥哥,大伯找你。”薛寿点点头,揉了揉他的头发。

走出房门,园子里除了薛仁山还有二叔和三叔一起,三叔薛仁林脸色从方才在屋里就一直不好看,现在仍然带着隐怒,薛寿忙走过去,低声喊了声:“爹?”

薛仁山随意地点了下头,“九殿下回去了?”

薛寿摇头,“殿下还在儿子院里。”

薛仁山立时急了,怒道:“你怎么能把殿下独自扔在那里!”

薛寿连忙解释道:“刚才祖母突然病发,是殿下让我先过来看看的,爹不用太担心。”

“糊涂!你这是什么话!”薛仁山斥责,跺脚道:“自古天地君亲,哪一样可以悖拗乱了顺序。快走快走,快和我一道去跟殿下请罪!”正说着,忽见园外碧灵急匆匆走进来,脚步凌乱匆忙禀告。

“大老爷,殿下来了。”

忽见红影一闪,夏侯丹两袖生风大步走进园子。他的步伐节奏较旁人稍快,却每一步都迈出得十分坚定,神色肃穆,摆手免去众人跪拜,“现在不是在宫里,这些能免就免了罢。”转向薛仁山开门见山道:“薛太医,刚才薛寿和薛仁海都向本王推荐一名小姑娘替父皇治病,本王思来想去深有疑虑,便亲自过来看看。她正在里面施针?”他边说着边绕过众人大步往里走。

薛仁山等不敢阻拦,只得追在后面。夏侯丹步履生风,不一会儿就来到外室。外室里只有几位夫人小姐以及伺候的丫鬟,此时见一红衣小孩大步流星地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连串神色恭敬的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二少爷,虽不知来人身份也连忙慌张起身。

夏侯丹目不斜视,薛寿见他还要往里走,眼见就要直接闯入内室,只得硬着头皮上前阻拦,“殿下,李表妹现正在用针不可分心,不如殿下先在这里稍作歇息。”

夏侯丹眯了眯眼,“难道还不能看?”

薛仁山及时上前解释道:“用针最耗费精力,特别是天乙神针,一套针施下来必须全神贯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还望殿下见谅。”

夏侯丹一摆手,“罢!”转身找了把最近的椅子撩袍坐下,“那我在这等。”

薛家老少互看一眼,薛寿清清嗓子道:“此处简陋,隔壁屋已备好茶点,还请殿下移步防止过了病气,等到表妹施针完毕——”

“行了!”夏侯丹不耐烦的一挥手,重申一遍:“我就在这等。”

正在此时,忽听内室李长生欣喜的欢呼,然后一连串的问话:“老祖宗,你醒啦?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

夏侯丹立时起身,率众掀帘进去,薛仁山等也跟着冲了进去。看着榻上面色不复惨白的薛老夫人,夏侯丹惊诧不已,薛老夫人这些日子只凭人参吊气他也是知道的,可现在观她模样倒真不复之前毫无生机的样子,虽然还是虚弱,但也能看出再活一段时日是不在话下的。不是亲眼见到他真不敢相信。难道这世上还真有回天之术?第一次拿正眼打量着坐在床边扶着老太太的李长生,目光是好奇的,探究的,更是审视的。

李长生被他看的后背一阵阵凉风啊!看来真跑不了要她去帮大舅舅顶缸了。心里虽然有些哀怨,但救了老太太她并不后悔。当她第一次知道自己有这个能力的时,爹娘已经死了,当时她只恨自己没能力救他们的命,晚上做梦竟然梦到了两个白胡子老头,笑眯眯地告诉她他们是天上的延寿星君和司命星君,还告诉她她的身上带着一种能力,只要她懂得运用便能救人于水火。

天乙神针其实并不能活死人肉白骨,西宁流传甚广近乎神话的‘天医’其实是因为她的天赋异能。

救人一命当然是好事,但当司命星君又一次入梦后,她才知道有时候不是什么人都能救。有一种是命中注定要死的,但这种人要是救了虽然会有些麻烦但也算可以补救,因为他们的命数牵连的不多。所以她能救得了老太太。而那种越是位高权重干系到天下命数的越不能随意施救,比如皇帝。

皇帝的命格太贵重太特殊,稍稍一动牵连广大,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命格,还与天下成千上万的人息息相关。而这一朝皇帝的王气将尽,皇帝的生命之火走向衰竭,这已经是天数,她不能也无法逆天。

所以,对着夏侯丹瞪得像铜铃似的双眼,李长生真的想实话告诉他,瞪她也没用,她也救不了他的皇帝老子!

老太太双目有神,看到夏侯丹,拍拍李长生的手,对她摇摇头,然后恭敬地唤了声:“殿下。”

夏侯丹摆一手,薛仁山走上前,手指按着老太太腕间,站在床边静默良久,最终轻叹一声,“母亲脉象大好了。”

薛仁林脸色一变,抢上前观看老太太的面色,快人快语道:“怎么可能好的这么快?这太不可思议了!”

“天乙神针果真名不虚传。”薛仁海神色不定地看着李长生,天乙神针有这么神奇吗?即便祖上百年前失传,但祖籍记载上也没有说的如此神乎其技。

薛寿与夏侯丹对视一眼,心里不约而同地都想到了四个字。

非人所及——

不欲打扰老太太休息,众人退出老太太屋,留下老太太身边的碧华碧瑶伺候。薛仁山等男人们恭送夏侯丹至府门口。女人们去了大太太园子。李长生刚出屋子,就有个姑娘亲热地拉起她的手,一边自我介绍:“表妹妹你好,我是你三表姐薛安。”薛安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纤弱,穿着素淡的月白袄裙,系着绯红鸳鸯带,眼波还如秋水一般潋滟动人,斯斯文文,温温柔柔的样子。

李长生甜甜一笑,双眼弯成一对月牙,讨喜又可爱,“三表姐好。”

薛安为她引荐身边一位年轻夫人,“这位是你大表姐薛福。”

李长生脆生喊道:“大表姐好。”

薛福年约二十上下,身穿银蓝色掐腰小袄,冰香色的百褶裙,面如桃花,身材丰盈。听这表妹的声音又脆又甜,直如珠落玉盘,不由微笑颔首,“表妹妹好。我带你去见见母亲她们吧。”

薛安也道:“正是。我们一起去。”

李长生的脚刚踏上如意垛,屋里就出来个丫鬟,先向薛福薛安蹲了蹲身,然后对李长生道:“表姑娘,太太小姐们正等着您呢。”

“是表姑娘来啦?”屋内声音带着些金属般的铿锵硬朗在屋里不急不缓地响起。

薛福解释道:“是我娘,你大舅母。”说罢领李长生进去为她引荐众人。李长生进了屋,在左边炕上的夫人年纪最长,长度到膝盖的银蓝色小袖对襟旋袄,檀色的百褶裙,梳着大盘髻,插着金钏,一双眼清明严厉。

薛福低声道:“这是我母亲。”

李长生含着笑先给娄氏行礼问好:“大舅妈万福。”

“哎呀,快别拜了。”一位夫人笑着把李长生拉起来,左右端详了一番,“这一路上辛苦了。”

薛福道:“这是你三舅母。”

李长生道:“三舅母好。”

“好孩子。”林氏笑眯眯,为她引荐身边的另一位一直安静坐着的夫人,“这是你二舅母。今个你四表弟不在。康哥儿昨夜受了寒,刚才你二舅母让婆子抱下去休息了。”薛康是张氏的独子。

娄氏道:“这一路表姑娘辛苦了。老太太的病也多亏有你,刚才你也看到老太太多疼你想你,你就安心住在这里,有什么不习惯的就和我说。”

李长生的眼神闪了闪,抿了唇娇憨的一笑:“多谢大舅母,我没什么不习惯。”

娄氏便道:“今日大家都累了,老太太现在也没事了,我们散了吧。”

这本《王爷送上门》有看点,但主角(夏侯,薛安)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夜夜星)的个人习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