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爱不过期》我的爱不过期 MB 爱不过期精彩阅读
《爱不过期》我的爱不过期 MB 爱不过期精彩阅读

爱不过期 日落峰 著

田小霞,小秀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2-14 08:18:20
优质爆文《爱不过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日落峰,主角田小霞,小秀,是一本婚恋类型的网络故事,精彩章节节选:李高文赶紧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李淼道:“昨晚你们走后,回到家里,爸就问我:‘小淼,小霞这几天是不是一直睡在你屋里?’我说:‘是呀。’你们在家的那几天咱爸一直都在家看着,我也不能撒谎。”时隔多年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李高文赶紧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李淼道:“昨晚你们走后,回到家里,爸就问我:‘小淼,小霞这几天是不是一直睡在你屋里?’我说:‘是呀。’你们在家的那几天咱爸一直都在家看着,我也不能撒谎。”

时隔多年之后,再度回想起这件事情,李高文才想到那天晚上田小霞去李淼屋里睡觉时,父亲那个怪怪的神色,也终于明白过来是为什么了;也明白父亲为什么阻拦姑姑、二婶、三婶给田小霞红包了;也明白为什么父亲一阻止,姑姑、二婶、三婶就不再送红包了;更明白了姑姑、二婶、三婶当时看自己的眼神;同时还明白当时接电话时,父亲的口气为什么那么高兴,要给自己打一千块钱过来,给小霞买衣服。因为自己当时正在跟小霞一起“休息!”父亲那么早打电话过来,就是一个试探。身为人父,总是满怀希望,希望儿女过得好。

对于当时李高文与田小霞的关系,在李父的心中恐怕是一个大大的问号。所以当李父感觉到希望的时候就兴高采烈,感觉到被骗的时候就满脸的不高兴。

李高文听了妹妹的话,不禁有些失望,道:“然后咱爸就说我骗他了?”

“是的。爸说:‘我看你哥好像是在骗我,哄我高兴。’”

李高文笑道:“咱老爸的眼睛可真是毒呀!”

李淼道:“你也不想想,他在生意场滚了这么多年了,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岂不是瞎混了。不过,眼前你要处理好你跟霞姐的关系。”

李高文看着田小霞,道:“小淼,你放心,我会努力追霞姐的,把这个事儿变成真的。”

李淼道:“哥,那就祝你早日成功,我要吃早饭去了,不跟你说了。”

“嗯,上学路上车多,小心!”

挂了电话之后,田小霞似乎很懊恼,道:“你爸怎么这样呀?怎么回事儿?”

小秀笑道:“前后五、六天,白忙活一场了。”

李高文笑道:“晚辈骗长辈,难道还不准长辈看出来,这也太霸道了吧?”

小玉道:“不会呀,既然看出来了,怎么还会让大哥给霞姐买衣服?”

柳秀笑道:“临时演员,群众演员也有十块、八块的出场费吧,这是礼仪性问题。”

田小霞按住挂机键不放,关了小灵通,道:“不管那么多了,睡觉!”

回小李庄的路上,李高文突然感觉说不出的空虚寂寞,这才分开几分钟,就开始疯狂的想念田小霞。不时还下意识的动了动胳膊,好像田小霞还在挽着它;走两步一回头,走两步一回头,就好像田小霞随时会从背后追上来一样。这前后才短短的五天,李高文感觉田小霞已经成为了自己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自己不能失去她。想到这里,李高文暗暗握紧了拳头,自言自语的道:“我一定要把霞姐追到手!李高文,加油!”

有过经验的人都知道,坐长途汽车很累,不亚于一场五千米长跑,李高文也不例外,所以他睡得很熟,直到中午张力叫醒他:“喂,十三儿,醒醒,吃饭了。”

李高文起了床,看着桌子,张力已经做好了饭,炒好了菜,摆在了桌面上,李高文虽然饿,但是并不着急吃,而是拿起张力的电话,道:“力哥,我打个电话!”

张力笑道:“打给小霞是吧?”

李高文笑笑道:“嗯!”

张力笑道:“这才分开几个小时呀,没了她你不能过呀!”

李高文笑着,并不答话,拨通了田小霞的小灵通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李高文着急了:“怎么回事儿,难道还在睡!”说着,又连续拨打了三、四遍,都是关机。李高文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赶紧又拨通了柳秀的手机号码。

“嘟”了半天之后,并没有人接电话:“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现在无人接听。”

李高文再打,还是无人接听,于是着急的道:“怎么回事儿?小霞的电话关机,小秀的无人接听!”

张力道:“你也不看看,现在十二点,正是饭店里忙碌的时候,小秀哪有时间接电话。小霞呀,说不定就是想睡个好觉,不想被打扰。”

李高文突然想起了丰盛园前台的订座电话,若获至宝,于是拨通了号码。

接电话的是小秀:“喂,您好,请问……”

李高文幽默了一下,道:“您好,我跟您订一个大活人,行吗?”

小秀愣了一下,道:“哦,是大哥呀,你有什么话赶紧说,咱不开玩笑,现在正忙呐,马哥就在旁边盯着。”

“哦,霞姐呢?她的电话怎么还没开机?”

“霞姐回她姑佬家里去了,可能还在睡觉没开机吧?”

“哦,这样呀!”

“哎,大哥,不说了,又来客人点菜了。”

……

那一天,李高文几乎每隔十分钟都会给田小霞打一个电话,可田小霞就是一直关机。打不通田小霞的电话,李高文看不进去书,也吃不下饭,跑到楼顶上踱来踱去。直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田小霞主动打过来电话,李高文慌忙接了。

田小霞嘿嘿笑道:“臭小子,是你打的吧?我一开机就看见几十个未接电话提示信息,把我的内存都快塞满了,都是你打的。”

李高文道:“霞姐,我想你!有时间吗?我想见你。”

田小霞道:“现在不行,我表舅妈看着我呐,不好出去,明天我就说上班,咱们小秀那里见!”

“可是我现在真的很想你,现在就想见到你!”

“哎,不跟你说了。我表舅妈过来了!”田小霞说着,就挂了电话。

那一晚,李高文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袋都是田小霞的身影。

第二天早晨大约八点的时候,小秀打了电话过来:“大哥,赶紧来吧,霞姐在我家呢!”

李高文不愧是体育健将,马力开到最大,不到十分钟就跑到了小秀的住处,上楼时还买了一大堆早餐。李高文气喘吁吁的敲了门,开门的还是小玉,这回是穿戴整齐的:“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呢?大清早的,就累得一头汗!”

小秀在屋里笑道:“你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嘛,他肯定是来找霞姐的呀!”

李高文笑道:“是,我来看看霞姐,顺便晨练晨练!”

小秀笑道:“晨练个屁,霞姐不在这儿,我们请你也请不来。”

李高文只好舔着个脸,笑道:“你看小秀这话说的,有点刻薄了。”说着,把早餐袋子拎到破桌子上,道,“来,油条、包子、豆浆、牛奶,全都有,大家吃。”

小秀收拾了一下,挎了包,道:“你和霞姐吃吧,我和小玉去店里吃早餐。”

小玉拿了一袋牛奶,道:“大哥,我喝袋牛奶!”

李高文道:“拿呗,就是给你们买的。”

小秀出门的时候,在李高文耳边悄声道:“大哥,抓住机会!”

小玉拿着牛奶,道:“说什么呢?这么神秘!”

小秀道:“大人的事儿,小孩子少管!喝你的奶去吧!”

自李高文进门,田小霞就一直躺在床上,缩在被窝里,一句话也没有说。小秀姐妹走了之后,李高文关了门,道:“霞姐,还在睡呢!”

田小霞道:“我还没有睡好,再睡一会儿!”

李高文脱了外套,道:“我也没睡好,想你想的,我们一起睡。”说着话,李高文掀开被窝,钻了进去,就要抱田小霞。

田小霞推开他,道:“臭小子,别闹!”

李高文道:“我没闹呀,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一起睡觉了。”

田小霞笑着一巴掌打过来,道:“我让你胡说。”

李高文一把接住,道:“我哪里胡说了!”

两人就这么躺在一个被窝里,田小霞的手还被李高文紧紧攥着,不禁即羞且急,拽着自己的手道:“你松开!”

李高文死死攥住,道:“不松!”

李高文不仅死死的攥住了田小霞的手,还死死的盯住了田小霞的脸。在以往的正常情况下,李高文盯着田小霞的脸是不会超过五秒钟的,而且常常反被田小霞盯着,反而弄得自己先不好意思,调转目光。可是,这次李高文感觉自己充满了斗志,两只眼睛就像两根长长的钉子一样,死死的钉在了田小霞的脸上,目不转睛,反而弄得田小霞不好意思了,调转目光。

田小霞羞红了脸,低着头,看向被窝,道:“你干嘛总是盯着我,看什么呢?”

李高文傻傻的道:“霞姐,你真漂亮。”

在古龙的武侠小说里,总会出现“武林第一美女”这个词汇,例如《楚留香系列之血海飘香》中的秋灵素。《风云第一刀》中的林仙儿,还有《萧十一郎》里的沈璧君,《大旗英雄传》中的水灵光等等。其实,这是一种歪曲的、片面的说法。所谓的第一美女是评委们按着一定的标准评出来的,是那套标准下评委们眼中的第一美女,这些第一美女们并不一定一直都是第一美女,也代表不了大众的眼光。例如现在的超级女声,如果说李宇春、曾轶可是当今数一数二的美女,你当作何感想。

中国有句古话:恋人眼里出西施,只要对对方有了深厚的感情,就会觉得对方无一处不美。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那么的优雅,一颦一笑之际,皆为这般的美丽。这说明对于美人的看法因人而异。而且就算是同一个人,也会出现审美疲劳,所以也会因时而异。有的女子平时看起来平平常常,可是一旦笑起来却美丽动人,笑靥如花;有的女子乍一看明艳照人,可是细一看,就又觉得稀松平常,俗称第一眼美女;有的女子乍一看稀松平常,可是看久了就越看越有味道,俗称耐看型美女……既然美女因人因时而异,且种类又如此之多,又怎么会有什么所谓的第一美女呢!但是,眼下田小霞就是李高文眼中的第一美女。

这么暗昧的环境,这么赤裸裸的赞美,田小霞想逃逃不掉,想躲就只能钻进被窝,顾左右却找不到其他话题。

李高文握着田小霞软绵绵的小手儿,看着田小霞羞赧的面容,只觉得自己蠢蠢欲动,就想要翻身压到田小霞身上去。田小霞似乎有所察觉,突然猛力挣脱小手儿,靠墙坐了起来,拿起衣服,道:“我衣服领子破了,想要缝缝,你帮我拿一下针线。”

环境暗昧,气氛紧张,李田二人的神经都崩得很紧,也很羞涩。田小霞的这句话让两个人都放松了下去,暂时脱离了尴尬的处境。李高文道:“针线在什么地方?”

“就在桌子靠门的第一个抽屉里,还是我买的呐!”

李高文下了床,拿了针线,道:“是呀,我看那两个丫头,尤其是小秀,都不可能会针线活的。”

田小霞接过针线,道:“是呀,我住到这儿了,有时候就帮她们缝缝扣子,补补衣服。”

李高文见田小霞把领子翻了出来缝,道:“这样缝,不是很费劲吗?”

田小霞笑道:“这叫露针不露线,要不然直接缝,把线露在外面多难看呀!”

李高文道:“嗯,有你当媳妇真好。”

不一会儿田小霞缝好了领子,李高文给她拿了一杯豆浆,道:“霞姐,喝,都快凉了。”

田小霞放下衣服针线,接过豆浆,道:“你再给我拿个包子,早晨没吃饱,现在觉得有些饿了。”

李高文捡过针线,放回原处,又给田小霞拿了个包子,自己也拿了杯豆浆,与田小霞一起喝了起来。

早餐吃完,田小霞拍拍嘴,大大的打了个哈欠,道:“你自己玩儿吧,我困了,要睡了!”

李高文笑道:“吃了就睡,你是小母猪儿吗?”

田小霞钻进被窝,拉上被子,闭上眼睛,道:“没闲心跟你斗嘴了,我睡了!”

李高文道:“霞姐,别睡,再陪我聊聊天!”

田小霞不说话。

李高文坐到床头晃了晃她:“霞姐,别睡嘛!”

田小霞还是闭着眼睛不说话。

“霞姐,霞姐……”

……

田小霞的嘴似乎和她的领子一样也缝了起来,无论李高文怎么说,他都打死不说话了。这一幕,李高文感觉似曾相识,似乎时光倒流了,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李高文有些气馁,第一次的时候田小霞就和现在一样,打死不说话;在沙滩小船上的情景,李高文想起来至今还心有余悸,担心自己用强,田小霞不情愿,随时可能跟自己绝交;第三次虽说是老爸坏了事儿,但是李高文也想到,即使老爸当时不回来,田小霞也很可能不情愿,给自己一巴掌。

李高文记得在一些影视文学文艺类作品中,这个时候女孩子总是会给一些反应呀,例如十分羞涩的笑一笑,或者说你真傻,或者欲迎还拒的半推半就之类的,可是眼下的田小霞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像个死人一样。李高文甚至想到:这其实是个无言的拒绝,互相给大家保留颜面,不至于让事态走到尬尴难堪的境地,让李高文自己知难而退。这个时候自己如果过去侵犯她,可能会吃一记重重的耳光,挨一顿破天的大骂,尽管田小霞不怎么会骂人,但是也有可能跟自己绝交。如果那样的话,岂不是丢死人了。事情如果再传出去,岂不会被人笑死,弄不好自己还会被说成欺负未遂……

李高文想了那么多,其实说得直白些,就是没勇气,没经验,给自己的怯懦、愚笨找借口。他骨子里何尝不明白,田小霞八成是愿意的,可惜李高文太自卑了,太没自信。他把这一切美好的的感觉都归结为自己的错觉:因为自己喜欢田小霞,所以产生了田小霞也喜欢自己的错觉,这是潜意识为了满足自我意愿一种自我意识催眠的表现。

其实这场恋爱最后的失败,也不能完全归咎于李高文。在与李高文的相处过程中,田小霞应该能感觉到李高文的自卑,身为一个年长的恋人,她应该帮助李高文走出自卑的阴影,帮李高文建立自信。如能这样,说不定会有一个美丽的结局。可惜呀,将近三年的时间,三年最宝贵、最美丽的青春时光,她从来都没有给过李高文一句明白话,让李高文吃过一粒定心丸。对于他们俩的事情,李高文基本上一直都处在一个恐慌的心态之中,这种心态之下,李高文最终选择了逃避。可是,回头再想想,李高文当时是个大学生,文武双全,前途可谓不可限量,而田小霞只是一个小学毕业的普通打工者,还大李高文两岁,她又何尝不自卑呢!天意难违,造化弄人!也许冥冥之中,真的有一种力量在操纵着这一切。

李高文坐在床头正天马行空的想着,田小霞突然道:“一会儿起来,我想洗个头,屋里没开水了,你帮我烧一瓶。”

“好的!”李高文在墙边找到了保温瓶与热得快,接了水,拿到电插板下面就烧了起来。

看着热得快头上的灯亮了,李高文又坐到了床头,开始穿外套,边穿边道:“霞姐,其实我早就知道只要到了郑州你就不是我的了,我们也不可能再像在我家里那时一样的亲热了。”

日落峰的《爱不过期》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婚恋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