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虞兮虞兮何所谓》虞兮虞兮奈若何全诗 猎奇 虞兮虞兮何所谓帝王攻
《虞兮虞兮何所谓》虞兮虞兮奈若何全诗 猎奇 虞兮虞兮何所谓帝王攻

虞兮虞兮何所谓 逍遥佳人 著

阮言,王爷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3-19 16:05:59
火爆作品《虞兮虞兮何所谓》是逍遥佳人新出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人翁阮言,王爷,精彩片段预览:万安看到三皇子赫连冥红光满面,穿着华贵怎么看就是一名贵公子“王爷,三皇子这是想拉拢阮状元。”“咳~咳”“……”万安听到赫连萧的咳嗽声非常担心,御医不是上午刚刚请的脉,怎么又受风寒了。万安看着王爷一身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万安看到三皇子赫连冥红光满面,穿着华贵怎么看就是一名贵公子“王爷,三皇子这是想拉拢阮状元。”

“咳~咳”

“……”万安听到赫连萧的咳嗽声非常担心,御医不是上午刚刚请的脉,怎么又受风寒了。

万安看着王爷一身貂绒从上到下裹得严严实实的一根指头也没露出,而且出门前还特的多加了一条绒巾,虽说今儿个立冬但是太阳正直当空气候温和晒得人暖洋洋的,又怎会受凉,难道王爷不……不行了。

万安一想到自家王爷命运多舛,又身患疾病,连一房的夫人也没有,更不要提及子嗣……这越想越后怕,这看这自家王爷的眼光里泛着红。

赫连冥、阮言一众人听闻声响便转头一看,令众人一惊!

“这不是……。”三皇子赫连冥身边的一位大夫公子看见一身貂绒的战神,瞬间胆怯。

“呦,这不是我那残废了的战神二哥吗?怎么今儿有兴趣出来逛,难不成是快去了,舍不得这人间的风光。”赫连冥看见坐在木轮椅上的人,讥讽一笑,弯着腰在赫连萧耳边低声聂耳。

“二哥,差不多行了,活得久了,麻烦多。”

“你……”

万安清楚地听到三皇子赫连冥如此排挤自己王爷,气的眼睛通红。

“咳~三弟,几年不见还是这么意气风发。”赫连冥脸色苍白无力用帕子捂着嘴,偶尔还咳嗽几声。“为兄得知三弟喜好翰轩的美酒,便叫人留了一份,三弟还是尽早去的好。”

“噗~哈哈”一个废物,早晚把你解决掉“那多谢二哥美意,那你接着逛,我就不跟这儿碍眼了。”

赫连冥身边围着一群家室显赫的氏族公子,不是士大夫的儿子就是一些无所作为的傀儡世子,要不就是姊妹在宫里作妃子、女官,凭着家中有人作着不大不小的官,攀着士族大夫公子。

“三皇子,那阮言这儿……”赫连冥身边的狗腿子看见三皇子有离开的意想马上指着阮言提到。

“阮公子~瞧不上我们这些士族贵公子,就不要难为人家了。”赫连冥转身瞧了眼阮言提步离开,一行贵公子也纷纷跟着离开。

“阮言,谢过三皇子。臣无德无能只是一介莽夫胸无大志,只想为国守着边疆,还望三皇子另觅他人,这天下有志之士很多值得三皇子去发现,臣在这里先替他们谢过三皇子!”

阮言拱着手曲着腰,面色坚定。周边看热闹的群众听到状元壮志豪情的高畅,就像看到了当年征战的战神的影子,瞬间人群沸腾人言四起。

“臣叩……”

阮言正要叩拜赫连萧时,却被身边穿着像书童的万安扶起了身。

“阮状元不用多礼,我家王爷就是问阮状元几件事,问完就走。”

万安扶起阮状元,站在赫连萧身后推着轮椅向身后的酒肆走去。

“阮公子去酒肆坐坐吧!”赫连冥撑起身子微微一笑。

“二皇子请~”

“请~”

小厮推着赫连萧的轮椅向酒肆走去,阮言跟在后头摸不着头脑。

一会儿是三皇子,一会儿又是二皇子,难不成自己近年来,运气爆棚直冲云霄!

“阮公子坐吧。”

阮言看着这位传闻中的二皇子,并不像手段毒辣之人,为何世间要将一个将死之人的名声做臭“谢,二皇子。不知二皇子寻我来是……”

“只是询问阮公子几件事情,不必紧张!”赫连萧看向身边万安,示意他将藏在椅背中的东西拿出,交由阮言观看。

“这是……”

阮言从万安的手中接过一个看起来非常陈旧的盒子,盒子上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观察了一会儿摇摇头。

“诉臣直言,臣是第一次见这么古怪的盒子,就连这盒子上的花纹也不曾见过。”

“阮公子,难道不知这盒子的来历?”

“奥?难道这盒子和臣有关。”

阮言皱着眉,思前想后始终没有头绪。自家东西从自己出生以来也就那么几件,除了皇上赐的也没有太过记忆深的。

“实在想不出这东西的来历!”阮言摇摇头将盒子还给小厮。

“既然阮状元不曾见过,那叨扰了。”

“二皇子,莫不是在找这个盒子的主人。”

“咳~回府吧!”赫连萧用帕子捂着嘴咳嗽一声朝阮言一笑,后令小厮将盒子收起,“阮公子,我身体不适先回府了,您自便。”

万安推着赫连萧离开酒肆向系马车处走去,站在远处阮言的书童看到二皇子离开三两步跑酒肆。

“公子,该游街了!”

“恩。”

三年过去,人间一片祥和,国泰民安,经济富裕,这都是三年前的阮言去边疆守地,用边疆将士们的血换来的,从此便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

“王爷三年了,会不会这个盒子的主人已经离世了。”

又一年冬天了,今天的冬天格外的冷,冷的像要把世间万物都要冻死了。

赫连萧一身白色浮花白衣坐在轮椅上看这自家庭院中的腊梅花,伸出白皙的手掌从空气中接下飘零的雪花,看着雪花落下消失,微微皱眉。

“万安,我在这上面坐了几年了。”

“回,王爷,已经五年了。”王爷已经五年不曾站起身了。小厮站在王爷身后看着王爷默默无声的坐在轮椅上心底一片悲凉,他知道自家王爷他比谁都渴望能重新站起身。

可天命弄人,王爷每年都被无数名医医治,一次次希望与失望的交替,逐渐打破最后的尊严。

“……”五年了,坐的时间够长了“万安,将古盒拿过来。”

“是,王爷。”万安有些不解,三年前公子见过阮言阮状元后就命人将古盒封了起来,这难道现如今有什么变数?

万安快速将古盒捧了出来,交给王爷。

“万安,如若这几天有人找我,就说我……病入膏肓想要在上一次战场,但不幸在去的途中病逝。”

二皇子捏着手中的木盒,眼神微微晃动。

“王爷!~”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婚恋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阮言,王爷)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逍遥佳人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虞兮虞兮何所谓》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逍遥佳人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变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