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姝途同贵》姝途同贵小说免费阅读 LOLI控 姝途同贵无广告
《姝途同贵》姝途同贵小说免费阅读 LOLI控 姝途同贵无广告

姝途同贵 默溪 著

姜清臣,姜姝儿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3-21 11:24:15
经典创作《姝途同贵》是默溪墨下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创作,光环人物姜清臣,姜姝儿,精彩片段预览:看着垂头丧气的姜姝儿,姜清臣继续道:“现在主要的是证实我们的猜测,倘若是前两个原由,那还好办些,怕就怕是受人指使。”姝儿抬起头,“都怪我,若是我当时再查清楚些就好了。”姜清臣轻笑,“这怎么能怪你,出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看着垂头丧气的姜姝儿,姜清臣继续道:“现在主要的是证实我们的猜测,倘若是前两个原由,那还好办些,怕就怕是受人指使。”

姝儿抬起头,“都怪我,若是我当时再查清楚些就好了。”

姜清臣轻笑,“这怎么能怪你,出了这样的事,只能怪哥哥无能,到了最后还错信他人,否则你也不会……”

姜姝儿震惊地看着他,怎么会,自己明明没有与他说过这件事,他是怎么知道的?

“很惊讶?”清臣摇摇头,眼眸微眯,“其实在书院头一回瞧见你看封文轩那厮的眼神时,我就隐隐有了猜测,再到今日,差不多已经能够肯定了。”

他道:“依着我的性子,若没有你说的这些,怕是会与四哥一般同他交好,长久下来视为知己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此人的脾性很对我的胃口。”

而姜家出事后,他的那些个其他朋友少有靠的上的,身为皇室的杨玹就更不用说了。

在那样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挚友托付。

而唯一的人选可能就是姝儿一直强烈反对他与姜文臣结交来往的封文轩。

他能够感觉到自家妹妹对他的深深忌惮。

“我以为七哥不会猜到的,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耳边传来姜姝儿低低的声音。

清臣微笑,“那是你小看七哥了,怎么说七哥还是很厉害的……”说到这里,他顿了下,神色微深,有些沮丧,“不,仔细想想也不是那么厉害,如果真那么厉害的话,就不会连你也保不住了。”

“不是的,是敌人太狡猾了,根本不怪哥哥。”

姜姝儿急忙辩解道。

在她心里,自己的哥哥是最好的,尤其是在姜家倒台,五房房只剩下他们兄妹二人时,姜清臣毅然撑起她头顶的天。

即便最后他们都没有落得好下场,可在她心里,自己的七哥永远都是那个处处将她照顾到最好的那个哥哥。

“谢谢你,姝儿。”他揉着她的脑袋道。

姜清臣很是感谢他这个妹妹还能如此相信自己,同时,也更加无法原谅她那所为梦里的自己与封文轩。

如果他能够再谨慎点,再放聪明点,大概也不会是那样的结局了,不是说他怎样。

毕竟在他眼里,自己怎样都无所谓,只要姝儿能够好好的就行了。

可是他没做到,不,应该说是那个梦里的他没做到。

真是窝囊啊!

闭了闭眼,将脑中复杂的情绪抛开,就瞧见姝儿正紧张地盯着自己,他有些好笑,“怎了,这样看着我?”

姝儿松了口气,“没什么,只是感觉到哥哥方才似乎在生气……”

“哥哥只是在气自己罢了,无事的。”

“嗯……”

姜清臣收回揉着她脑袋的手,眸色微深,姜姝儿的敏锐似乎还在他的预料之上。

也好,至少是个不错的本事。

……

邀月楼。

从里头出来,姜文臣几人便马不停蹄地回到了书院。

他倒是没撒谎,回到书院后,便到自己房里开始书写文章。

与他一道的几人也没闲下,同住一个院子里,自然都忙活开来。

唯一特例的一间房里,一道身影站在窗子前隐秘观察着其他几人。

在他的书桌上,早已摆好了一篇文章,正散发着淡淡的笔墨香味儿。

“看来这位姜四公子并不平庸,甚至还在其他人之上。”

随着他开口,离他不远处的伴读开口道:“公子说的是,想来作为山长看中的人,也不是那等只会表面功夫的。”

窗前的人嗤笑了下,幽幽道:“可有时候,这表面功夫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就比如他?

伴读低头,“公子说的是!”

收回目光,窗前的人转过身来,赫然就是封文轩。

他坐回书桌前,并未再动笔,而是略略摩挲了下文章的一角,“墨快用完了,你回府走一趟替我取些过来,再给父亲带个话,就说……”

他顿了顿,低低道:“姜家四子不足为虑,七子与其妹倒是不大简单。”

“小的遵命!”伴读恭敬地应道。

封文轩没有在意,他在想着,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着那日见到的小丫头似乎一开始就对他抱有敌意。

难道自己从前见过她?

不对,即便见过,他相信自己也不会乱说乱来什么。

又怎会得罪那个丫头。

可那敌意却是真的。

甚至还影响到了其他人,比如姜七。

若是当日顺利笼络那两人,以后应该会更方便些,可惜都被一个小丫头给搅乱了。

看来,日后还得防着些了。

伴读没有多停留,便离开了书院,下山后一路朝着封府而去。

而他并不知晓跟随在其身后的尾巴,瞧着对方进了封府大门,被姜清臣派来监视的小厮想了想,决定从外墙翻进去打听一番。

总归不像他们武将府里戒备森严,这点潜入的本事还是有的。

可似乎他是高估了自己的本事,也低估了封家的戒备。

他刚翻进去不过才走几步就被发现了,且发现他的还不是一般的仆从小厮,而是隐在暗处的人。

高门大宅里生长的他自然知晓那是什么人,是以在对方发动攻击的一瞬间,他便毫不犹豫地翻身再次跳上墙院飞奔离去。

饶是如此,脸颊也被之前的暗器伤到了,一道半指长的伤口在他飞奔时便蹭蹭地流血。

身后似有声响,这样的情况下,他可不能立即回府。

不得已,小厮只能匆匆钻入市集之中借满街的行人来遮挡自己的踪迹。

追着他出来的人看着他被掩盖的身影眯了眯冷静的双眼。

好狡猾的小子,速度也够快。

看来不是一般人家的下人,不过,真是够胆。

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离去,藏在不远处胡同里的小厮谨慎地看了眼,这才松了口气。

背后已然一片冰凉。

封家,暗卫回来后便向封老爷禀报了此事。

“……你是说人给跑了?”坐在书案后的人意味不明地道。

封老爷是个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狭长的双眸,白皙的面容蓄着胡须,倒是增添了一份儒雅。

九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姝途同贵》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古代言情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默溪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