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道长途》仙道长途结局 仙侠奇缘风格小说 仙道长途虐文
《仙道长途》仙道长途结局 仙侠奇缘风格小说 仙道长途虐文

仙道长途 岁酒 著

牧隽,玄衣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3-24 16:30:53
《仙道长途》是岁酒墨下的一本仙侠奇缘作品,主线柳暗花明,文笔文从字顺,值得加入书单。《仙道长途》主要章节节选 ========================================================来九霄峰已四个月之久,牧隽有些惦念在天空之城的老爹他们,牧正牧鸿也不知道分到了哪个峰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

来九霄峰已四个月之久,牧隽有些惦念在天空之城的老爹他们,牧正牧鸿也不知道分到了哪个峰头?轻崆三人的修为应该又突破不少了吧,还有……花篱……

对花篱之事牧隽曾隐晦问过参乌:若某一个人在将来可能成为自己的生死大敌,要不要现在就把这种危险扼杀在萌芽期?

牧隽记得参乌当时的表情很错愕,沉吟半响才语气沉重的告诉她:我们不能为了还没有出现的‘因’,就提前做出‘果’。说完这句话,他神色黯然的飘走了,好似牧隽的这句话让他想起沉郁的往事。团子从外面回来后,牧隽悄悄的问过它可知道参乌的往事,团子纠结半响,才说从它能记事,老参头就这样,未曾听他讲起过什么往事。

牧隽对这句话真实Xing持怀疑态度,记得洗髓伐骨时,它和参乌可默契得很,怎么可能不知道内情。牧隽在心给自己提了个醒,不能因为团子萌萌的童音而忘了它已五百岁高龄。它只是没有化形,而不是没长脑袋。况且,作为妖修的团子应该已经继承了自己祖辈们的传承,智慧不低吧?!

参乌站在牧隽来时的亭中,捋着胡子笑眯眯的望着云上浮桥。桥上的牧隽正手忙脚乱的按住在肩膀直蹦跶的团子,它因为今天能离开这呆了五百年的地方而兴奋不已。牧隽问过参乌为何他们都不能出九霄峰。参乌只说,老了不想动,他要好好的守护九霄峰,等待大君回来。团子则是因为它还太小,出去遇见大能危险多。对于话的真实Xing牧隽没法辨别,但是参乌一天不落的巡山,她倒是看在眼里。

对于这次回宗门她很纠结,当自己告诉参乌要回云华宗门,暂定时间为七天。参乌笑呵呵说好,转头就给她收拾了一储物袋的果子。并再三告诫她不得贪嘴,以免沾染因果。顺带还装了几十坛子灵酒,说看见喜欢的长辈可以作为礼物,还非常得意说,他的灵酒在云华宗可是难得的稀罕物。

跨过界碑又站到来时的木径上,团子咻的展翅高飞,在空中翻腾,仿若整个云峰都能听见它带着童音兴奋的笑声。牧隽站在山头,望着在云涛中翻飞的团子,摇头无语。也不催它,盘膝临风而坐,敛神入定。

在云层中玩够了团子,看见闭目端坐的牧隽才想起自己的任务什么,忙飞到崖边。牧隽睁开眼睛在它俯冲过来时,纵身跃起落在它的背上。迎面而来疾风吹散长发,牧隽紧抓着团子背上的颈羽,轻摇手中的木手镯无形的屏障打开挡住疾风。

“你知道路么?”牧隽传语给团子,飞得起劲团子身子一顿,几息才传语回来:“不知道……”好吧,两个菜鸟!

牧隽在宗门领到的那只储物袋中找到了云华宗地图玉简,对照地图看了看,发现她们飞扁了,忙传音给团子让它偏回正道。团子假装没听见,突然一个俯冲朝一个峰头而去,牧隽白着脸把它的颈羽拽得紧紧的,期望于像拉住马的缰绳那样拉住它。眼看就要撞上树林,它头一抬冲上半空,牧隽无力传语给它,随它去吧,以后绝对……绝对不能再用它当坐骑。

虽然参乌说团子能一息千里,若它不按照直线横冲直撞的飞,牧隽觉得它就是一息一万里,她也到不了云华宗。就在牧隽决定要不要睡一觉再说时,她终于看见了漂浮在半空的云峦七峰,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应该落泪欢喜一下。

团子没给她这机会,它穿过云峦七峰又飞了半刻钟才放慢速度,慢悠悠的盘旋在一座峰顶。牧隽探头看了一眼下面,峰顶一把巨剑鼎然而立,它就像被巨大的神力生生的插入峰顶,只剩下半个剑身在外面。团子缓慢的下落,牧隽也越发的看清楚这巨剑,黑色剑柄顶端是硕大的兽头,牧隽未曾见过。长长的剑柄刻满了符文,剑身宽大靠近剑柄位置有一个黑色球体,牧隽仿若能听到球体里面电闪雷鸣般的嘶吼,这是一把重剑!

牧隽站在地上,仰起头望着这柄重剑,若不是被这满身的符文**,它翱翔九天将会是多么惊艳绝绝,傲青万丈,剑破长空,光想一想就让人豪情万丈热血沸腾!

团子立在牧隽的肩头,难得的沉默,牧隽没有问它为何带自己来这里,到时它又拿话敷衍,何必给自己找没趣呢。

“九霄云动,小友倒是舍得出来了?!”声若洪钟呼啸而来,牧隽刹那间就像被罩进钟鼓里,耳鼓轰鸣,她忙敛神静心断绝听力。她肩上的团子却身若惊鸿直冲天去,牧隽望着它离去的方向,肃然无语……

牧隽转身才看清来者:一身玄衣武服,身高七尺,宽肩蜂腰,一举一动间都能感觉到蓬勃的力量。他双手环胸,仰头望着天空,嘴角含笑……牧隽辨不出他的年纪,他有二十岁的朝气又有四十岁的淡定从容。

牧隽最注意的是他后背的巨剑,差不多有他整个人这么高,其实牧隽最疑惑的是,作为修士很少会这样把剑背在身后,特别是这么一把巨剑,它应该是宽口重剑。他突然伸手握住身后的剑柄,整个人微蹲身体紧绷,就像随时准备出鞘的剑。牧隽忙打开听觉,抬头朝天空望去,一道巨大的白色光影破风而来,仿若带着毁天灭地的杀气。

牧隽微皱起眉头静观不语,玄衣男子纵身跃起拔出巨剑迎了上去。白影未见丝毫的迟疑,腹下伸出一双巨大的利爪,朝玄衣男子抓去,玄衣男子毫不犹豫挥剑斜劈,准备斩断那双利爪。白影快速的收回利爪,殷红的尖嘴同时间啄向玄衣男子,玄衣男子急速侧身躲过利嘴,回身双手握剑劈向鸟身。白色巨鸟伸出一只利爪迎上去挡住巨剑,两相碰撞,激起巨大的气浪,朝四周速速的散开……

“两百多年不见了,看来他们都想念的紧,哈哈……”声音在耳边响起,牧隽侧头发现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两人,还好都是认识的人。

“见过上君,”牧隽忙向来人见礼,剑锋老头摆手:“无需多礼,定是那团子引你到此的吧。”说罢仰头望向天空打得正兴起的两个。

“确是如此。”牧隽点头,朝立在旁边的轻崆见平辈礼:“师兄!”

轻崆偏头看了她半响才回礼,牧隽暗自嘀咕现在都端起架子了。

“时间尚早,你们两小娃娃自行玩去,我在这儿看着……”剑锋老头朝轻崆眨眨眼睛,牧隽假装没看见,掏出两坛灵酒递给剑锋老头:“参伯酿的灵酒,他说你定喜欢!”

“噢……吝啬的老参头什么时候如此客气过……”剑锋快速收起两坛灵酒,掏出一柄青色木剑递给牧隽:“拿去玩吧!”牧隽笑眯眯的接过来,才发现这剑重量非常,心中慎重了几分,朝剑锋老头深深一礼:“多谢上君!”

轻崆带着牧隽沿着石板路朝峰下走去,牧隽跟在后面把玩着只有她手掌长的微型木剑。剑身雕刻着古怪的黑色藤蔓,瞧久了仿若能感觉到它在伸展枝叶,牧隽越瞧越心生喜爱,都舍不得把它收起来。

走在前面一直沉默不语的轻崆,停下脚步转身问牧隽:“你已通大周天?”

“……”牧隽点头,走到他身前:“有什么不妥吗?”轻崆不是如此管八卦之人,他问起此事,定是有因。

“可是你自己打通的?”轻崆有些迟疑,看见牧隽点头,他才神色一松:“那就好!”牧隽才明白,他是担心自己由前辈帮忙完成的,他定是以为自己来自凡俗间,不懂这种从不明说的规矩吧。

“用了多久的时日?”轻崆接过牧隽递给来的灵果,正咬着果子的牧隽迟疑了一下:“十二个时辰……”

“十二个时辰?!!”轻崆微讶,声音迟疑的确认,牧隽盯着他点头,轻崆沉默良久,抬手拍拍她的脑袋:“你真是个奇才!!”

“……”牧隽眨眨眼思绪翻转了几下:“你准备什么时候打通它?”作为同是天级单灵根两人来说,有很多修炼方式是可以相互借鉴的。

“现在还没有把握,或许过些时日再试试看吧……”轻崆咬了一口灵果,见牧隽神色凝重,摇头一笑:“不要突生猜疑,你的事我守口如瓶的,而且……”轻崆盯着牧隽的眼睛神情严肃:“我也不嫉妒,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这样的还真不算什么。”牧隽盯着他澄清的眼睛,为自己的多疑赫然。

“再说,不是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要自己拥有。大道长途多诱惑,觊觎他人异宝机缘,最是下乘。”轻崆背着手严肃看着牧隽:“修真,修得真我!”牧隽点头赞同他这句话,大道长途切勿为了外物诱惑,而失去自己做人最基本的底线,守住底线才能守住自己的本心。抵得住诱惑,才不会衍生心魔!

“你已试过了么?”话已说在明面上,牧隽也大大方方的问他。

“前些时日破阶八层,就想着试一试,不是很顺利,师兄建议我十层的时候再试试看。”轻崆伸手示意牧隽再给一个果子,牧隽从储物袋中掏出十几个递给他。轻崆也不客气,都塞进自己的储物袋中。

“这可是我从今往后的口粮啦……”牧隽摇摇手中的果子,“剑锋食殿的饭食,倒是可口得很。”轻崆毫无同情心的诱惑牧隽。

“我已戒掉荤食。”牧隽哼哼的咬了一口果子,轻崆闻言转头望着牧隽半响才说了句:“我从来不食荤的。”

“……”牧隽呆怔,这是什么意思?

“作为修士若想走的长远,口欲是第一戒。”轻崆极度无奈的拍拍牧隽的脑袋:“看来你还欠缺很多修真界的常识……”

这本《仙道长途》算不上是一本好的仙侠奇缘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岁酒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