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在希望的田野上》在希望的田野上课文教案 作者是张书勇.QD的小说 在希望的田野上cp
《在希望的田野上》在希望的田野上课文教案 作者是张书勇.QD的小说 在希望的田野上cp

在希望的田野上 张书勇.QD 著

何宇力,齐同勋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3-24 16:31:02
天选人物叫何宇力,齐同勋的网络故事是《在希望的田野上》,它是作者张书勇.QD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网络小说,精彩情节试读:“香雪”公司总部,和李进前董事长兼总经理办公室一墙之隔的小会议室内,一场公司高管间的会议正在秘密进行着;参加会议的除了李进前之外,还有公司分管原料采购的副总何宇力、分管黄酒酿造的副总齐同勋、分管市场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香雪”公司总部,和李进前董事长兼总经理办公室一墙之隔的小会议室内,一场公司高管间的会议正在秘密进行着;参加会议的除了李进前之外,还有公司分管原料采购的副总何宇力、分管黄酒酿造的副总齐同勋、分管市场营销的副总柳康健,以及公司人力资源部主任吕向阳。

“如果说商场如同战场的话,那么商业计划就如同作战计划,商业机密就如同作战机密。”会议开始之前,李进前这样说道,“此次公司高管会议做出的部署,事关今后三年乃至更长时间整个公司的发展走向,也决定着我们在座各位乃至公司千名员工的前途命运,因此必须绝对保密!”说完,从桌上拿起手机晃了两晃后,放进公司文秘肖文昭捧着的塑料筐内。

三年前的一个深夜,“香雪”公司召开高管会议,研究决定加速购进三千吨酒黍以解决公司原料库存不足问题,不想次日市场上的酒黍价格便猛涨了六个百分点,导致公司多付出了近百万元。李进前知道有人泄密,下令追查,最终查出公司一位副总收受巨额贿赂,会议期间打开手机全程录音,然后给酒黍经营商家。从那以后李进前制定了一条规矩,凡公司重要会议均在这座小会议室内召开,而且与会人员必须全部交出手机。

何宇力、齐同勋、柳康健、吕向阳都是公司元老级人物,自然懂得遵守规矩,各自拿出手机,放进塑料筐内;肖文昭并不说话,手捧塑料筐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李进前亲自关上门,回坐位上,这才宣布会议开始。

“市场上酒黍的价格,每吨又上涨了三百元。——对吧?”李进前打开笔记本,但却并未细看,把脸转向何宇力问道。

“是。从上周一起,由新疆、甘肃及河北张家口等地发往我市的酒黍价格,每吨上涨三百元,——这已是今年以来第三次涨价了。供货商说,市场决定价格,有人愿出高价,我们何乐不为?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我们怀疑这是‘宏发’公司联手其他几家同行企业故意抬高价格,意在原料采购竞争中拖垮我们,但却一直没能拿到确凿证据,因此不敢妄下结论。”何宇力五十多岁,秃顶凸肚,身材略显矮胖,下巴及两腮刮得精光,一副通达世事的模样;此刻听得李进前问话,欠身回答道。

“‘宏发’公司,‘宏发’公司……”李进前右手食中两指指关节敲击着桌面,沉吟了两句后拧眉问道,“那么按照目前价格计算,我们公司每年将在原料采购中需额外支出多少资金?”

“三百万元!”何宇力简洁的回答道。

李进前点了点头:“三百万元对于我们公司来说,并不算个多大的数目。但我们做企业的要在保证产品质量的同时,还应讲究最大限度的降低成本,最大限度的提高利润。如果每年这里需多支出三百万元,那里需多支出五百万元,到处跑冒滴漏,堵不胜堵,一个萝卜几头切,恐怕我们公司也就距离破产不远了……”

说到这里,李进前忽然掉转话头,专向齐同勋问道:“德国方面,有什么消息?”

“设备已经出厂,半个月前就进入到了运输程序。因为吨位重、体积大,陆运、空运均受限制,只能走海运路线,预计很快便可抵达上海港口。”齐同勋答。齐同勋四十来岁的样子,身材稍显高瘦,平日西装板正,皮鞋锃亮,头发也用发胶打理得整整齐齐,显得极为精干练达。

“好!”李进前点了点头,把头转向柳康健,“银行方面,有什么消息?”

柳康健三十五六岁的模样,前额头发略为卷曲,鼻上又架着近视眼镜,因此言行举止颇显风流儒雅;此刻听得李进前问话,清了清嗓子答道:“手续已经全部报批、审核完毕,但农发行禾襄支行的负责人说,这几年贷款的涉农企业实在太多,需要按照次序慢慢等待,必要时还得市长亲自签字,因此不能确定具体的放款时间。”

“知道了。”李进前说道,“贷款企业多,也确是实情,幸得这笔款额我们不是非常急用。不过也不能大意,还得紧紧盯住禾襄支行的那个罗柏伟,力争早日放款,必要时我可亲自上阵!”

“好!”柳康健答。

“向商务部报送‘香雪融春’的样品和材料准备得怎么样了?”李进前又把脸转向了吕向阳。原来,为落实中央“一带一路”建设号召,国家商务部准备选取部分能够彰显中国特色的产品进军亚欧各国,活动名曰“中国特色产品万里行”,为此特意下文要求各地商务部门积极报送本地特色产品,由商务部统一遴选确定后前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展示。半个月前,李进前已向吕向阳安排了此事。

吕向阳虽然年龄不过三十来岁,但却已在“香雪”公司工作了八九年,为人最是机灵活套,能言善辩;此刻听得李进前问话,立即答道:“三天前就已经准备好了!”

“好。”李进前道,“这是我们‘香雪’公司借梯上楼的好机会,只要能在这次活动中成功入选并前往亚欧国家展示,便是一笔无形的大广告,因此公司上下必须高度重视,同心协力做好此事!”

接下来,何宇力、齐同勋、柳康健又各自汇报了分管战线的业务进展情况,吕向阳埋头伏案唰唰的做着笔录,李进前则时而拧眉时而含笑的认真倾听着,偶尔问上几句,或者当场作出指示。会议大约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方才进入尾声。

“大家还有其他什么事情吗?”汇报结束,李进前的目光挨个落在何宇力四人脸上,口中问道。见四人均不说话,李进前略停片刻,口气凝重的说道:“下面我宣布几件大事。事关机密,向阳做好记录后,底页直接交我存档。”

何宇力、齐同勋、柳康健立时屏声敛息,身体坐得笔直,六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视着李进前;吕向阳则换上封面印有“公司机密”的笔记本,翻开新的一页准备记录。

“第一件大事,就是经过多方运作,艰苦谈判,公司已和国家农科院签订合同,以三千万元的价格买断了酒黍豫JS31号在全国范围内的种植经营和独家代理权……”李进前威严的扫视一周,话语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就是被业内誉为‘黍神’的酒黍豫JS31号吗?”何宇力、齐同勋同时站起,上身前倾,脸上的表情既惊愕又疑惑。

“是,正是。”李进前双手平伸下按,做出请坐的姿势,“大家知道,酒黍豫JS31号自打宣告培育成功以来,便成为酿酒界关注的焦点;单是我们禾襄市,就有包括‘宏发’在内的八家酿酒企业一直围追堵截,希望买断其种植权代理权。不过最终还是我们‘香雪’公司棋高一着,独占了花魁;——因为事关重大,整个谈判、签约过程一直由我和向阳出面操作,没有向各位通报。这里表示歉意了!”

何宇力、齐同勋双双落座,情绪奋跃,一个道:“李总,三千万元买断‘黍神’在全国范围内的种植权和代理权,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好事。换了‘宏发’,只怕三个亿也不一定拿得下来!”另一个道:“李总,这样的好事理应保密,你不向我们大家通报消息那是对的。馍不熟气不圆,自然不能揭开锅笼,——情况通报太早,容易走漏消息嘛!”……

吕向阳放下水笔,起身提过茶瓶,给李进前和各位副总面前的杯内续了开水。李进前端杯喝了一口,继续说道:“第二件大事,就是公司多方考察,最终选定在水源镇仲景村先期试种酒黍豫JS31号六千亩,以后再逐步扩大种植面积。刚好市镇两级决定在仲景村开展土地‘三权分置’试点工作,因此土地的连片集中、统一耕作已不成问题。——这件事情我已于上周末和柳总通了气,前期工作由他全权负责!”

柳康健站立起身,向李进前点了点头,又分别向何宇力、齐同勋点了点头,然后坐下。

李进前再次环视一周,侃侃说道:“两件事其实可以看做一件事,就是几年来我们公司采购酒黍一直受到市场波动因素的影响;市场波动不管是人为的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来说公司每年都要为之额外付出巨款。酒黍豫JS31号在仲景村的种植,包括将来的全面推广,使我们不仅拥有了可靠的原料,减少了资金支出,而且还有可能向其他的黄酒酿造厂家原料,增加收入。可谓一举两的大好事!”

“好!”何宇力、齐同勋、柳康健和吕向阳纷纷鼓掌。

“你给员工吃草,你迎来的将是一群羊;你给员工吃肉,你迎来的将是一群狼。”李进前的语调至此变得铿锵有力起来,“我还是那句话,我们‘香雪’公司的目标就是要让员工吃肉,把员工全部培养成为能打拼能创业的‘狼’:三年之内,我要让公司中层员工都能住上豪宅,开上豪车!”

“好!”何宇力、齐同勋、柳康健和吕向阳再次鼓掌。

“最后,我们一定要汲取三年前公司泄密事件的教训,”李进前双目扫视一圈,加重语气道,“关于酒黍豫JS31号种植权、代理权的买断和其在仲景村的先期试种,虽然目前已经进入实施阶段,不可避免的要受到外界的关注和炒作,但作为公司高层领导,我们一定要做到不宣扬,不炫耀,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做的不做,各自踏踏实实把分内的事情办好。两件事情的一应手续,回头由向阳整理成文成册,报公司董事会通过!”

会议结束,李进前将吕向阳交来的笔记本放进公司专门配置的保险柜内锁好,最后一个步出了会议室;肖文昭正等在走廊前,迎面递过一张请柬,悄声说道:“李总,‘宏发’公司派人送来的请柬!”

李进前接过打开看时,但见大红烫金的请柬内页上写着:兹定于十二月十六日(本周周六)中午邀请“香雪”公司李进前董事长兼总经理在“水秀江南”大酒店十二楼十六号房间小酌一叙。落款是“宏发”公司人力资源部主任黄克敬。

“什么意思?”李进前道,“我和这黄克敬从未正面打过交道,他如何会送来这样一张请柬?”

肖文昭柔声答道:“李总,请柬背面还有字呢!”李进前翻过看时,却是:此宴为“鸿门宴”也,李总如果胆怯,大可不必前来!

“这是激将法了。”李进前咧嘴笑道,“明知是激将法,可我凭什么要怕他?——通知小牛备车,我这就前往‘水秀江南’,会一会这位‘宏发’公司的少壮派人物!”

当年张书勇.QD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张书勇.QD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在希望的田野上》是张书勇.QD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何宇力,齐同勋)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