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出闺记之扯个王爷来背锅》富贵盈香 RPS 出闺记之扯个王爷来背锅同人志
《出闺记之扯个王爷来背锅》富贵盈香 RPS 出闺记之扯个王爷来背锅同人志

出闺记之扯个王爷来背锅 安小猫的小鬼 著

宁老,宁家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3-24 21:07:54
这回给朋友们展示安小猫的小鬼撰写的古代言情网络小说《出闺记之扯个王爷来背锅》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宁老,宁家两位主线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扭转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立冬已过去小半月,马上就要进入十一月份了。十花镇上的花儿倾数谢了,只留下苍松翠柏依然傲立风中。宁府的花溆小筑上,宁老立在其中,望着北方涌动的阴云,心中烦扰加剧。垂眼再看着院中一片萧杀衰败,苦闷忧愁更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立冬已过去小半月,马上就要进入十一月份了。十花镇上的花儿倾数谢了,只留下苍松翠柏依然傲立风中。

宁府的花溆小筑上,宁老立在其中,望着北方涌动的阴云,心中烦扰加剧。垂眼再看着院中一片萧杀衰败,苦闷忧愁更深,胸中一股浊气上涌,只觉喉头腥甜,连忙叫烟儿拿丝帕来。

“咳、咳、”

帕子上一片赤红触目惊心!

“老爷!这......”烟儿不甚惊恐。

“无妨,只是旧症发作,每年冬日都要熬上几天苦日子。莫要声张!只让厨房拿往年的方子熬药即可。”宁老一脸枯灰,昔日清亮的双眼也被这血气蒙上一层晦暗,整个身形也苍老了许多。

“是,老爷,还是回屋吧,起风了!”烟儿将帕子收起,劝他。

“你先去厨房吩咐吧,我再站会儿,没事的啊!”宁老挥手让烟儿下去。

烟儿微叹一口气下去了,最近府中弥漫着一种不知名的惆怅,大概是因为少爷的未来媳妇、老爷的未来孙媳妇回家了,纳兰小姐又不知所踪!这个冬天真是多事啊!

宁老扶着栏杆坐下,冰冷的石凳上早早被套上了一层软垫。他心中不仅自嘲:如今他也变得与那高坐之上的人一般身娇体贵了,南方的一个暖冬竟也能让他身心不宁!真是老了!

自与他一别足足有三十年了,他都未曾踏出过十花镇半步,他派来的知县哪一个不是来看着他的?

呵!济生啊,你这一生是要将我身边亲近之人都夺走才罢休啊!

因为你看上婼儿,不顾她的心意强娶豪夺,将她锁在深宫高墙十余载,隔断她与我与几个孩子的往来,生生将她在金丝笼中耗死。临终你都不让我们见她最后一面;你逼我退出朝堂,驱逐至这偏远小镇,因为婼儿我认,我原本想着只要她活着,总有一日孩子们长大会见到自己的母亲,会知道一切缘由。你真是好狠的信呐,济生!用功名诱着经万年为你出生入死,最后连善终都不给他,还想将他的妻子我的女儿一并除去,若不是我的珍儿拼死一路逃来,宁殊早已夭折在你手上!

啊!如今你还不罢休!你真的是欺我年老糊涂,一而再再而三,你的心也太窄,手也太长了,不砍你一砍,我剩下的这几年是难以安生了!

“咳咳、咳咳、”

“爷爷!你怎么坐在那么高的地方,风那么冷!”宁殊听见咳嗽声抬头向亭子上看去,今日爷爷穿了一件灰色袍子,头上的东坡巾也是同色的,坐在那里不出声一打眼儿还真看不出来。

“宁儿,你回来了。你姑姑怎样了?”

宁殊搀住他走下台阶,“姑姑还是那样,怎样劝说都不顶用。话都说尽了,只愿早日查到卿儿的消息。”

“你跟我到书房来,我有事问你。”宁老神色严肃。

“好。”宁殊扶着他走入书房,“您先坐!我给您倒杯茶?”

“不用!你把门关上!”宁老用拐杖指指敞着的门。

宁殊放下水壶回身去关上了门。

“你也坐下!”

“哎!”宁殊乖巧的坐在他下手边。

“你跟我说实话,金丫头是不是发现了卿儿的去向,她自己去找了?”

“爷爷,不是说了,她是家中有事,回去了......”

“你当真以为我老糊涂了是不是?还拿这一套搪塞我?”宁老打断他的话,气得拐杖在地上磕得“咚咚”响。

“爷爷,您先别生气!别气啊!她、她是有了卿儿的线索,但也没有告诉我啊!”

“胡闹!你们两个真是胡闹!不说大家一起想办法,自己去单打独斗,是以为自己有多大的能耐!知不知道在跟什么人斗?!”

“爷爷,这是她留下的信!她不让我告诉您......”宁殊子袖中掏出金珂留下的信递过去。

宁老爷子接过来大概看了,若有所思。“你能确定这金丫头就是那个关键人物?”

“不确定,但目前的很多线索对她不利。而且今日打听到,她出现在洛丘城了,但是没有回玲珑阁。”

“玲珑阁?那不是替朝廷办事的吗?”

“玲珑阁是为大王爷办事不假,但她不属于玲珑阁。她自小被江流风所救,一直以兄妹相称,江流风的住处就在玲珑阁后院。她原本叫江涟,并不是什么金珂。”

“奥?这么说,她也并不完全相信江流风?她自小在玲珑阁长大,如今被多方关注,想必花江海一定会先下手为强。不回玲珑阁是对的,也免得给江流风带来扯不清的麻烦。宁儿,你去找她,助他一臂之力!”

“可是爷爷,宁家现在被虎狼之人一直盯着,我走了,怕发生什么意外!”

“欸?只许你们年轻人打打杀杀,我们老年人就废物了?”

“不是,我不放心您啊,再说珂儿她走的时候着重强调要我护好宁家,她一定是得到什么不利于宁家的消息了。现在我们还未弄清敌人是谁,爷爷我不能走!”

“都斗了几十年了,斗进去两代人了,我能不知道敌人是谁?放心吧,你只管去寻金丫头,这宁家有我坐镇,他也不敢过于轻举妄动,只是宁儿,你以后切不可轻信那人,凡事一定要多思多想啊!”宁老语重心长。

“我知道了,爷爷。我日后一定更加慎重。”

“那你明日就启程去洛丘城吧。找到金丫头,跟她一起战斗!”宁老拍拍宁殊的肩膀,话语落地铿锵。

“知道了,爷爷!我请了镇上的大夫明日来给您调整药方,我明日要走,待会儿就让他来吧?”

“就明日吧,经年累月的臭毛病,不碍事!你去收拾吧,晚上给你践行。”

“那我去了!”

“嗯。”宁老爷子像是累了,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少爷!”

刚出门就见烟儿端着一碗飘着浓稠药味的黑汁,不禁掩鼻问道:“这是什么药?”

“是拿老爷往年的旧方子熬的。这不入冬了,老爷旧疾又犯了。”烟儿回他,没敢提咳血之事。

“奥。对了烟儿,明日镇上的大夫会过来给爷爷瞧瞧,说不定这药方会有所变动,我明日要出远门,有什么事你就给我们这一路上的人传信,他们都知道我在哪儿。”

“哎!那我先端进去了。”

“去吧,别忘记了!”宁殊叮嘱一声,把门给他打开。

“谢谢少爷!”

珂儿,等着我!既然爷爷已经知道,那我们二人就携手共进退,我再不会让你一个人了!

宁殊草草收拾几件衣物,他本来四处走惯了,每个落脚处都备着他日常物品。

“少爷,这是老爷让我给您带过来的,说您路上用的着。”烟儿见门开着,直接进到屋里。

宁殊接过来一看,是宁氏一族的族谱。

“跟爷爷说,我知道了。”

“老爷还说,让少爷尽管放开手做,至于那人,也不必惧怕,一切有他撑着。还说......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让那人得逞,所以要少爷也坚定自己的立场,不要轻易被人哄骗了。”

“好。”宁殊声音哽咽。

爷爷这是拿整个宁家来殊死一搏,他没有理由还犹豫不定,等找到金珂之后,一定与那人断绝来往!珂儿说的对,没有什么能比过爷爷的养育之恩,没有任何事情能重过宁家的生死安危!

不知不觉走到金珂的房间,推开门,窗户边的帘子还好好的卷成一捆垂在一侧,屋内仿佛还残存着她的气息。梳妆台上摆着那支玉簪,他们二人各一支,她说是情侣簪子,要等成亲那日戴上的,他当时还嫌弃说谁成亲用那么素淡的头饰,要给她凤冠霞帔艳绝十花镇,她笑着捶自己的胸口,一下一下的与他的心跳无比契合。

忆起往昔,他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就算如今分隔两地,但她心似我心,这份笃定依然让他一想起就心生欢喜。

酉时三刻,烟儿将宁殊从金珂屋中拉出来,唤他去前院吃饭,席间他陪爷爷饮了两杯。

这顿晚饭是他在宁家有史以来吃得是最安静的一顿,爷孙两人相对无言,气氛伤感,连旁边站着的小厮都受到了感染。

当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宁殊早早辞了宁老,他怕自己扛不住会痛哭流涕。以往每次离家都是云淡风轻,这次却觉得脚步沉重。

天上的乌云竟裂了一道缝,呵!今晚竟然有月,可惜啊!明月不谙离恨苦。

卯时二刻,宁殊趁着宁老还未起床,跟门口的小厮们挥手告别。

转身背对宁家大门的时候,他的心中涌出“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的豪放悲怆之感,看着路边和山间的枯黄萧瑟,凄凉之意雾气腾腾的漫上眼底。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朝阳冲破云层,露出几缕红光。

一本有趣的书,宁老,宁家得到一个黑科技神挂之后跑去种田的故事,虽说是神挂但是到后面完全沦为一个打酱油的工具,难免有点可惜。我想这本小说《出闺记之扯个王爷来背锅》到目前为止有两个亮点,一是看主角(宁老,宁家)如何包养调教四个情妇的故事,其顺序是律所的女实习生兼下属(法学硕士),一对毛妹双胞胎(材料学硕士和医学博士),还有个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留学生。嗯,作者(安小猫的小鬼)的口味比较独特,找的四个情妇好像身高都比主角(宁老,宁家)要高。其二就是专业性,我曾经有朋友在英国做事务律师,多少也有点耳濡目染,本书对英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