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缘结》普通人怎么结仙缘 同人 仙缘结Twink
《仙缘结》普通人怎么结仙缘 同人 仙缘结Twink

仙缘结 鸿鹄 著

段玉,紫红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3-25 21:10:19
此回本人展示给各位老铁们鸿鹄原创故事《仙缘结》,天选人物是段玉,紫红,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情节试读 “你是谁?”段玉十分警惕地问道。跟在段玉后面的是那我i额女子也很奇怪段玉的表情,尤其是冰月,她是认识李天一的,眉头一挑道:“我看此人戾气缠绕,一定不是你什么好东西了。”“哼!”那黑衣人了面露凶光,眼神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你是谁?”段玉十分警惕地问道。跟在段玉后面的是那我i额女子也很奇怪段玉的表情,尤其是冰月,她是认识李天一的,眉头一挑道:“我看此人戾气缠绕,一定不是你什么好东西了。”

“哼!”那黑衣人了面露凶光,眼神凶狠,一柄詹若秋水的剑豁然拔出,剑光四溢,剑气弥漫。此等修为一经出手,大家都惊诧不已,“好强大的剑气。”

段玉心中也很惊讶:“此人的修为很高,不知道是谁了,这剑气恐怕自己也不是对手的。”

“落魂斩!”数道黑色刚劲的剑气,顿时萧萧地射来,把段玉包围在里面。

“防御!”段玉地狱神杖打开金光,加上玄冰心法和归元经的真气,组合成了三道防御。

“碰!”段玉身子微微一颤,挡住了这几道黑色的强劲的剑气。

“好小子,竟然有静禅寺的法杖,地狱神杖护身,固然了不起!”那黑衣人凌然地道。

“地狱神杖?静禅寺?”段玉感觉到很奇怪,这地狱神杖和静禅寺有什么关系呢?

“小子你即便是和静禅寺有渊源,老夫今日也要取你性命,哈哈哈……!”那黑衣人诡异地一声大笑,房梁上灰尘纷纷地掉落下来。

段玉连忙运起功夫抵抗起来,那震荡耳膜的对段玉次啊没有多大的伤害。

“落魂斩!”那人邪恶地一笑,冲击起来,手中的剑又发出几道炫亮的黑色的剑气。

段玉吼道:“你们快出去!”

三女都是修真之人,即便是段玉没有这样喝一声,她们也会立刻撤出屋子的。

段玉翻身而起,那数道剑气刚好射在门楣,“轰隆!”木头做成的门楣被轰成了一片碎木渣滓。

碎木四下飞扬,很是壮观。

楼下的人听见楼上剧烈的响声,都纷纷都冲出聚仙客栈。

店小二和掌柜的吓得面如土色,也躲在那儿不敢出来。

“此人是何人?这等修为着实少见?难道是魔教的么?落魂斩倒底是哪个门派的?”段玉心中很多疑问,但是这些疑问都没有个确切的答案。

“落魂斩!”这次的剑气比上一次强大了三倍,炫亮的黑色剑气犹如钢铁一般的铁质,铮铮的声音犹如一条锋利的细丝在每一个人的听觉神经里面奔驰。

“好厉害的落魂斩!”段玉连忙运气抵抗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抵抗是徒劳的,很快就被那细丝切割开来。

“铮铮!”段玉的身体里面发现出尖锐的声响。那是地狱神杖的强力克制,这一种几率发挥出来,比原先的金光强大了三倍有余。

“归真!”那黑衣人剑段玉这么厉害,随即加大了攻击力度。

“啊!”段玉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要被切碎了一般的,那细小的丝丝已经突破了地狱神杖的防御体系,朝着段玉的天灵盖元神割裂而去。

“嗤嗤……!”段玉的元神发出而来反抗,归元经!

段玉心中一喜,归元经迅速发挥了效应,一阵阵的气流随之而爆发,“碰!”一阵气流击出,那黑衣人被段玉生生地震出了房子,那人重重地摔在地上,老半天也怕不起来。

“嘿嘿!”段玉心道,“黑想到这归元经是这样的厉害,我当初还以为这是哪一种强身健体的呢,以后当重视这东西。”

那黑衣人被段玉震倒在地上,良久,良久也没有动弹一下,段玉纳闷了不会是死了吧?段玉跃下楼去,翻过这黑衣人,发现他的七窍已经流出鲜血了。

“果然是死了!”段玉更激动了,没想到这雪景子的归元经竟然是这样的厉害,嘿嘿,以后修炼有成那么我就可以纵横修真界了!嘎嘎……,段玉坏笑了一下。

“你吃了蜜蜂屎了?这样的高兴?”紫红站在段玉的后面拍了他一下肩膀道。

“哈哈……这当然是个重大发现,我刚开始以为自己还不能打败他呢。”段玉面色喜悦,就像拾到宝贝一样的。

“客观!”掌柜的面如土色地颤颤巍巍地站到段玉的面前。

段玉看见他这个样子不用说也明白的,随即掏出一张三千两的天地汇通的银票道:“这些算是补偿你的损失了。”

“侠士真是贵人啊啊!”那老板激动得救差一点跪下了。

“这些够了吧?”段玉道。

“够了够了!”那掌柜了就算是一年也未必有这样的收入的,他焉能不高兴呢?

“哼!”那紫红自然是知道这掌柜的赚了老大的便宜,这三千两能把这破酒楼买下了。

“走了,别计较金钱,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段玉想起自己和李天一的约定,觉得自己还不能走。

“怎么?你早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哈哈!酒友来了!我再给你三千两,掌柜的,把你这儿的最好的酒菜都给我上上来。”段玉道。

“好咧!小二吩咐厨房上最好的菜,我亲自去地窖弄这儿最好的烧刀子去!”那掌柜的看在钱的份上那个勤快和殷勤就别说了。

“你这小子!”李天一在段玉的胸口锤了一拳道,“什么时候变成大款了。”

“这些东西都是俗物,有了就化了呗,修真的人拿着这些还真是没啥用处。”段玉觉得这些东西还真是没有用处的。

紫红等人跟着段玉进去了,不过换了一间雅间,这儿的窗户能看见对面的碧水清波一般的河流,真是令人爽快。

微微秋风吹来,不胜的舒服。

众人坐定,酒菜上毕,段玉和李天一畅饮起来。

李天一是个能喝酒的,段玉很清楚,不一会儿两个已经喝了三大坛子。

“这家伙可真是过瘾啊!”段玉觉得比玉湖烧甚至强大些,喝进去一股火苗蹭蹭地直接往上窜似的。

“等下一定让老板装上个百把斤酒在自己的,哈哈!”段玉心中道。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做正事了!”李天一忽然对段玉道。

“呵呵,我正有此意呢。可是你们没发觉有好好几只讨厌的眼睛在剽窃吗?”段玉说完喝下最后一滴酒道。

“真是的!”紫红也早发现了,她秀眉一竖道,“我去打法而来吧!”

“那就有劳了!”段玉道。

“这点小事,别那么客气了,显得很生疏似的。”紫红说道人已经飞出去老远了。

段玉和李天一干完最后一坛子酒,段玉略略觉得有些不胜酒力了,这次啊罢休,看看李天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般的,好像是越喝越有精神似的。

不一会儿紫红回来了,大家看见她满身都是精神,看样子那几个尾随的家伙已经被搞掂了。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上官月儿在盯着。”李天一神秘地在段玉在耳边道。

“你不会是发现而来什么吧?”段玉被李天一这么一说,立刻明白了。

“嘿嘿!你真聪明!”李天一笑道。

到了一个林子茂密,山形诡秘,四下阴森逼人的地方,李天一停下了,他对段玉悄悄地道:“我觉得人多很会弄出问题,暂且她们留在这儿接应我们。”

段玉没有意见,紫红的意见可大了,但是她看见冰月和自己的姐姐好像赞同,不由得也止住了自己的身子。

这里就是李天一发现的那个山洞,他和上官月儿无意间发现的,他们发现一个神秘的老头子经常进出。

“嘘!”上官月儿对段玉等人做了一个小声的动作。

上官月儿和李天一每一次都距离得很远,他们生怕这居住在洞穴里面的老者发现了自己,没那样子就不好了。

“现在真是有些不好办。”段玉看着那洞口道。

“我也知道,一看着和个洞口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啊!”李天一表示很担心。

“我看的出来这个洞口子貌似布下了一种什么禁制,还有些厉害似的。”上官月儿插了一句道。

“这些有什么来的,我看我们还是想想什么办法进去吧!”段玉说完先身弹飞过去。

“嗡!”一片黑光四下弹出,把段玉包围在里面。

“黑光罩!”段玉在董雪翎的《修真概要》上面见到过,这上面说黑光罩是上古因种很神奇的法咒,能禁锢人,到了午时能喷阴火,到了子时能喷冰水,很怪异的。阴火哪呢过把人焚化,冰水能把人冻裂。

段玉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此时的太阳距离中午不远了。段玉知道自己若是想活命一定就要打开这道防御才行,不然真的是很麻烦的。

“碰!”“碰!”……无论段玉怎么使用真力,都被这黑光罩给弹了回来。

每一次的效果都一样的,这令段玉感道很是沮丧。

“难道就能这样的放弃了吗?”段玉站在黑色的光里面根本听不见冰月等人的说话,但是能看得见他们关切和焦急的表情。

“我一定行的!”段玉双手合十,用意念唤醒已经使用不出来的真气。渐渐地那块在丹田里面的冰核开始有了反应,慢慢地向着四肢百骸灌溉而去。

“碰瓷!”一声巨大的冲击想起,那黑色的光罩忽然四分五裂地散开了而去……。

“什么人!竟敢私闯老夫的住地?”一个白胡须的,看起来有些病哎哎的一个老者站在段玉等人的面前。

“我是来找一个叫白月海的人,老人家您可知道?”段玉礼貌地道。

“你找他做什么?再说我也不认识这个老者。”那老者怫然不悦。

“嘿嘿,真的吗?”李天一的口气里面满是不屑和鄙夷的神色。

“难道我会欺骗你么?”那老者微怒。

“哈哈……白月海,你少装蒜了,这几天我们对你的行藏可是一清二楚。”李天一盖然地道。

“你!你真么知道我是白月海!”那老者有些激动万分。

“哼!我们怎噩梦不会知道呢?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狼,你这个暹罗国的走狗!”李天一绝情剑豁然地拔出,一道雪光刺眼般地飞出。

“哗啦啦!”一阵神奇的风响之后,段玉猛然地看见一道像船上的幡子一样的东西出现在空中。那东西上盖然地描绘着几个诡异的骷髅,在骷髅的四周还有些想螣蛇一样的纹路,还有最醒目的是段玉在任何地方都能看见的龙纹。

“炬魂幡!”段玉心下骇然地道:“我没想到你竟然修炼炬魂幡,你这和个妖人真是该死!”

“哼哼,少耍牛皮子,你们竟然知道老夫的私事你们就得死!”那白月海面上露出狰狞的神色,两眼放出凶光,炬魂幡打出,一阵阴风鬼气霎然飘逸而出。

0013:炬魂幡段玉大喝一声道:“所有人都让开,我来战!”

不用说,李天一和上官月儿主动地王后撤去了。

“风雪!”段玉祭出风雪二剑,雪光满溢,在秋阳下宛若一道雪亮的冰晶在闪耀。

“真是好剑!”李天乐看见段玉的风雪二剑赞叹不已。

炬魂幡是用人血和魂魄来祭炼的,因此这炬魂幡很厉害,阴魂缠绕,凶魂不一会儿就能把被困的人的魂魄揪出来,那螣蛇立刻喷出火焰烧灭被困者的灵魂。

想起来这些真是凌然觉得可怕极了。

“丝丝!”那炬魂幡里面藏匿着一些令人心里面发寒的东西,这些东西在把段玉紧紧地包围着,段玉即便是修炼冰气的,也在不知不觉里面感受到了一阵阵的冷气。

“好像强大的冷气啊!”段玉不禁觉得。

在一边上的李天一二剑段玉的情况不妙,即可冲了过去,他想用剑劈破这银黑的气流,没想到这气流竟然能反震,李天一一下子便被这气流震倒在地。

上官月儿一惊,她奔到李天一的面前想要扶起他,李天一急忙喝道:“不要碰我。”

上官月儿看见李天一的脸色苍白,好像是中毒了一般。

“哈哈!你这小子中了我的炬魂幡,你若不得三阳草,那么就在是哪个时辰内死亡的!”白月海狰狞地笑道。

“死老头子,竟然这么阴毒。”上官月儿骂道。

“哈哈!你要骂就骂吧,反正骂也骂不死人。”白月海自然是猖狂了,还有一些无赖,真是和他的修真江湖的地位相差太多了,真是沽名钓誉。

就在白月海万分高兴的时候,忽然!一声布匹碎裂的声响刺入他的耳膜。

“不!不可能的!”白月海面色苍白,整个人一下子就萎蔫了。

段玉握着风雪二剑,傲然地站立在白月海的面前。

“白月海,我们有事找你!你若实话实说,我么你就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段玉的雪神剑虽然没有指着那白月海的脖子,但是已经完全地掌握了他的动向,只要他有一丝的反抗,段玉绝对会杀掉他的。

“哼!别做梦了,我绝对不会和你们合作的!”白月海虽然是魔道的人,但是他还是那种酸比较有骨气的。

段玉心内不明白,这些坏蛋们这么没节操,为何这小子杀人吃人脑髓就没有丝毫的愧疚呢?

“你不说也没事,我会让你说的!”李天一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温柔,但是内心却很难是凶残的。

“撕拉!”绝情剑斩下,那白月海的一只胳膊掉在了地上,白月海的手臂上血流如柱。

“大侠们!别!别动手,你们需要什么就问什么吧。”那白月海看见此人如此凶悍,简直比魔道的人更魔道,不由得心惊胆颤了起来。

“我问你,血灵石会在哪里?”上官月儿抢先道。

白月海修炼的是一种灵识的功夫,靠吃人脑髓来增加灵识,他能感应道千里之内的东西,但是这极费灵力,因此他一般几年都不会用一次的,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一把雪呈呈的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他能不要命不要钱了吗?

“在古塚门的古墓里面,你们看见一只麒麟兽,把一个叫三眼珠的珠子放进去就可以拿到血灵石了。”白月海疲倦地道。

“哈哈!”段玉心中甚是高兴,没想到在和修真江湖闻名的修真者竟然是这样的一副德行。

“我额可以走了吗?”白月海颤颤巍巍地道。

“等一下,你是不是把我的生辰八字都给了一个人!”段玉怒目道。

“你有不说你姓名我知道你是谁啊!”那白月海急了。

段玉想了想,这也是了,人家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啊。

“我叫段玉!”段玉爽亮地声音道。

“我知道了,你的父亲是当今的华阳真人,母亲叫碧夕。”白月海说完看了看李天一,用祈求的目光。

“滚吧!”李天一拾起被他砍掉的“胳膊”,那起来大口大口气咀嚼起来。

“你!”上官月儿捂住眼睛,她不忍看见李天一的嘴唇上还沾满了“鲜血”。

“真好吃!”李天一啧啧地道。

“你!”白月海没想到这人这么残忍,竟然吃人肉。

“你什么你!你的胳膊不是好好地在自己的身上吗?”李天一白了一眼白月海道。

“这……。”白月海惊讶地看着自己的的右手臂,果然自己的手臂是好好的。

“小把戏了!”李天一灿笑道。

白月海,摇了摇头道:“看来我真的是老了!”

“喂老头子!你还不滚!”上官月儿可讨厌这家伙了,真想一剑把这厮斩了。

白月海听见那上官月儿的一声娇喝,立刻就屁颠屁颠地滚远了。

段玉乃就在一片思索中,这样的思索令段玉感觉到很困惑,华阳真人不是天月门的掌门吗?虽然不是一个很大的门派,但是在修真江湖也是排名第五六十了。但是碧夕就没听说过了,她真的是自己的母亲?自己在这个世界上难道真的还有母亲的存在?

华阳真人到底是哪个华阳真人呢?因为修真界同名号的可多了。好像灵月那个门派也有一个叫华阳真人的,还是掌律院的主事,是灵月那个门派的第二号人物。

段玉从白月海的口中得知这样一个情况,一时间脑子都是轰轰然的,就像是醉酒一样的晃荡。

“喂!你没事吧!”李天一摇了摇段玉道。

“没事!”段玉被他这么呢一摇,顿时醒悟了过来。

“真好,恭喜你,你找到了自己的母亲和父亲。”上官月儿嘻嘻地道。

“好是好!这么多年的孤独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忽然间又出现了自己的生母生父的消息,这一时间有点乱。”段玉有些惆怅。

“既然如此,你就会接受了吧!”李天一恳切地道。

“好吧!”段玉看了看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飘来了一朵很白的云朵,云朵就像是棉花一样的,给人一种飘然世外的感觉。

“我们应该向哪里去呢?”冰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段玉的身边。

“李兄你准备到哪里去?”段玉问道。

“我们去寻找血灵石,你呢?”李天一问道。

“我修昂陪你们一起去,不知道古塚门那个掌门会不会突然来袭,还有那个国师,我们都很危险。”段玉表示很担心。

“你不去寻找你的生父生母了吗?”上官月儿问道。

“这件事情不急。”段玉显得很平淡。

“那我就告辞了,这儿离南蛮很近,你们有事就到挂月峰来找我,带着这个信物。”冰月从怀中拿出一个像月牙一样的东西,上面文瑞祥气,宛若一个神人在上面盘坐修炼。

“神玉!”段玉认识这个家伙,因为董雪翎的书上有过介绍。

“好好保重吧!”冰月说完碧绿的一道光芒洒出,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茫茫的碧空里面。

“真是的,也不留下!”上官月儿看着冰月离开的背影,抱怨道。

“人家有人家的事。”李天一表示支持。

“嗯。我们走吧!”段玉把这神玉佩戴在自己的胸膛,然后准备离开。

“你们等等我!”金珂的声音从天空飘来。

“你……!”段玉吃惊地看着金珂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段玉看见金珂的身边多了一只小松鼠,那松树全身绿蓝色的毛,脑袋顶上海顶着一个拳头大小的松果。

“哈哈!这是国主姑送我的幻兽,要不我们都去幻兽岛抓幻兽?”金珂一脸天真地道。

“我还有正事呢,你这玩意儿好养吗?”上官月儿看着这只蓝毛的松鼠道。

“哈哈!和段玉哥哥的咕嘟一样的好养,我平时就丢下它,它自己会找到松林觅食的。”金珂灿烂地笑着,脸上仿佛永远都是那种微笑。

“嘿嘿……,我觉得还是身边带上一点东西的好。”段玉看着那蓝毛的松鼠道。

“这样子的啊……我们找个宠物店买一点食物吧。”金珂道。

“可是……。”段玉为难了,这些地方哪里有宠物的饲料呢?

“兽族就有,我们去那里寻找吧!”金珂道。

“得了!我们还是先去找血灵石要紧。”段玉打断了金珂的话道。

“嗯!先找到血灵石再说其他的吧。”李天一看了看天道,“好像要下雨了!”

“是啊!”紫红也跟着看天道,“刚才还是好好的,现在就变得这样子了,看来这天气变化真是让人感到忧愁啊!”

“屁啦!”天空打出一道闪电,接着越来越浓厚的乌云铺天盖地地压来。

“这乌云好诡异啊!”段玉双目凝聚,看着那越来越浓厚的乌云,心中一阵惊。

“还是先寻找一个避雨的地方吧。”金珂道。

淅淅沥沥……天空下起了雨来,虽然雨不大,却给人一种很阴晦的感觉。

“看来我们只有再找你这儿避雨了。”段玉看着几棵高大的山芋叶子道。

“这是什么山芋啊,竟然几丈高,叶子跟小屋一样大。”紫红好奇地看着这叶子道。

“噼啪噼啪!”上面的雨滴汇成的大滴雨滴打在叶子上发出的声响。

大家都沉默着,看着灰蒙蒙的天际,上空的黑云丝毫没有锐减的,乃就层层黑暗。

“神郁闷啊!”李天一站在段玉的身边道。

“看样子这雨是不会停止了,估计这雨会下个好几天。”段玉看着黑云的走势道。

“这雨下得很蹊跷……。”上官月儿站在李天一的身边道。

“这件事情真是让人觉得很困惑。”段玉懒懒地道,“几番这么无聊,我们就来喝酒吧!”段玉从储物戒子里面拿出一坛子在聚仙客栈装好的酒道。

“只有酒没有菜,那多么的遗憾啊!”李天一看着那一大坛子酒道。

“嘿嘿……谁说的!”金珂拿出一个纸包道,“你们看看。”

“松仁……。”段玉觉得眼前一亮。

“你那里来的?”李天一奇怪地看着金珂道。

“咯!”金珂怒了努嘴道,“我的宠物啦。”

“吱吱!”那蓝毛的松鼠朝着段玉等人吱吱地叫。

“这家伙真灵性。”段玉看着蓝毛的松鼠道。

“吱吱!”那蓝毛的松鼠对着段玉一个人叫了两声,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萌萌地看着段玉。

0014:火月兔雨下了一个夜晚,终于停止了,白蒙蒙的雾气升腾起来,段玉看见远处一片氤氲的气色,段玉蹙了蹙眉,这些气色很不正啊,带着很好大的一股邪气。

“啊呀。”李天一捂着肚子蹲在地上,脸色惨白。

“我们刚才忘了向那家伙要解药了!”段玉这才想起忘记了向俺白月海要解药了。

“那你现在怎么办?”上官月儿焦急地道。

“急也没有办法,三阳草倒是不难找,但是不知道李兄是不是能坚持到那个时间。”段玉道。

“不能也要能!”上官月儿一脸正色地道。

“那就这样吧!”大家齐声地道。

三阳草生长的条件很特别,就是有火山的地方。在南蛮这人快地方,有火山的地方那就是长月山,这火山长年不断,时常吐出火色,方圆百里都是高温和酷热,没有一种植物能在这和样的环境里面生长,但是只有一种植物,就能生存在那个环境里面。

“你们留在这儿,我出寻找这东西。”段玉说完跨上咕嘟。

“段玉哥哥,我而已去,你一个人太危险了。”金珂央求道。

“这件事情我怕……。”段玉有些为难,因为长月山很危险的。

“好不好!”金珂差一点就哭泣了。

“好吧!”段玉金珂弄得很无奈,最后只能是答应了。

“那那你还是上我的咕嘟吧,你的神木剑跟不上。”段玉对金珂道。

“嗯!”金珂乖巧地道。

“嗖嗖!”咕嘟破空而起。

金珂抓住段玉抓得紧紧的,她虽然早就习惯了咕嘟的速度,但是还有一点害怕。

紫红看见金珂跟着段玉而去,心里面多少有一点不平衡,她知道自己没必要而和一个小姑娘在众目睽睽之下争什么,但是她的心中总有一丝的不平衡,趁着大家都没有注意她的时候,她迅速地溜进了重重的雾霭里面消失了。

“咦!紫红呢?”冰月四下找了,也没看见紫红。

“不用找了!”上官月儿道,“想必大家都能明白的。”

长月山,一道紫烟拽地,两个人儿站立在火焰的四下,很久很久,金珂才道:“好热啊!”

“你怕热?”段玉问道。

“是啊!”金珂的额头露出几颗汗珠,显得特别的可怜。

“好吧!这个给你。”段玉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个冰晶闪亮的东西给金珂。

“寒晶天珠!”金珂急忙拿了过来,她顿时觉得很爽,也不热了。

“你要跟着我,别乱动,据说在这里有很凶猛的野兽。”段玉对金珂道。

“呵呵,我会很听话的,段玉哥哥。”金珂眨巴着可爱的眼睛道。

段玉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草之类的,除了炎炎的空气,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存在了。

“果真是没有生命的迹象。”金珂嘟囔道。

“这地方生长的三阳草被一种火月兔的家伙吃掉了,能找到的也许至于偶少数。”段玉看见脚下一粒红红的,像是铁丹子的一样的屎粒道。

“真是让人难以信服。”金珂俏笑道,“这些兔子可真生命力强悍。”

“那是!”段玉沿着这屎粒继续前进,很快就发现几粒新鲜的屎粒。

“沿着这条路我们很快就会发现了三阳草了。”段玉捻起一粒屎看了看。

“好脏!”金珂皱着眉头道。

“其实一点也不脏的,它们吃的是草。”段玉竟然收集起新鲜的火月兔屎来。

“哇!吐!”你收集这个干什么?

“这是药方。”段玉有一本很好的书《紫阳秘籍》这本书里面写的全部是药物。

“恶心!”金珂没想到火月兔的新鲜屎竟然能成药方。

正当段玉和金珂说得开心的时候你,忽然,天昏地暗,热风浪浪而来。

“小心!”段玉雪神风神剑并出,一道旋风扑面而来。

“当!嗤嗤!”双剑被挡回,金珂张开双眼看了出去,发现一只斑斓的火狐站在面前。

这家伙全身火红的毛,身子高达几丈,一张嘴一道火焰喷射出来。

“好厉害的家伙!”段玉召唤出咕嘟腾空而出。

“段玉哥哥,看我的!”金珂在段玉的身后,小手一挥,一道赤红的光芒飞出。

段玉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的是金珂竟然这么的厉害,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金珂的神木剑破空斩出,一道炫亮的光芒落下,在这儿迅速地形成了一道奇怪的色彩。

“碰!”那道火光之后,金珂的神木剑斩向那火狐,火狐没想到的是这金珂的神木剑的速度这么的快,一下子就把这家伙打蒙了,栽倒在地上。

“段玉哥哥,据说这火狐心也是好药材,你要不要哦。”小芸俏笑着对段玉道。

“这要不得,修炼之人以自己的功德为要,切不可妄杀。”段玉急道。

“我和你开玩笑的,段玉哥哥,你别在意哦。”金珂笑颜如花。

“金珂真乖,我们继续寻找三阳草吧。”段玉道。

“恩!”小手一指那神木剑迅速地回鞘了。

段玉和金珂继续向前,一会儿人,一片红殷殷的像辣椒一样的植物映入眼帘。

“三阳草!”段玉和金珂同时高兴地跳起来道。

“嘻嘻……。”金珂奋身下了咕嘟,朝那儿奔去。

“小心!”段玉知道这三阳草炙热无比,能把皮肤都烫伤的。

“哎哟!”金珂脸色惨白,她急忙地道,“怎么会这样呢?”

“这东西炙热无比,你也太不小心了!”段玉看剑金珂的手上迅速起了是哪个水泡道。

“那怎么采集呢?”金珂道。

“我自由办法!”段玉从储物戒子里面拿出一双皮手套,这上手套上滋滋地冒着寒气。

“冰雕的皮!”金珂惊讶地道。

“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了!”段玉笑道。

“哎!我好冒失!”金珂看着手上雪亮的水泡道。

“等下离开这儿我们去山坳里面寻些清凉草,用清凉草的汁液很快就能把你的伤治疗好的。”段玉道。

“那好!”金珂爽朗地回道。

“突突!”一阵奇怪的声响发出,段玉凝神注意。

“火月兔!”金珂道。

“这家伙据说可以捕捉来作为幻兽的。”金珂看了看段玉道。

“我目前还不想弄幻兽,再说这火月兔只吃三阳草,我们可养不起。”段玉表示无奈。

“我们采了它的食物,它很愤怒。”金珂看见那火月兔的眼睛已经开始变化了,一道凶狠的目光射来。

“嘿嘿!你就少见识了吧!“金珂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本书来,这是一本幻兽培养心得。

“这上面说火月兔如果要驯化,就需要清凉草,然后可以像普通的宠物幻兽一样的培育。”金珂笑嘻嘻地道。

“它已经攻击来了!”段玉虽然很小心,但是柄不害怕这火月兔,因为火月兔的攻击并不强,段玉从那兔子身上迸发出来的灵气就能感觉得到。

“你可真行!”金珂看见段玉已经顺利地收复了火月兔。

因为段玉带着冰雕手套,他看准时机,一下抓住火月兔的脖子,火月兔的两条后腿蛢命地挣扎,但不是都无济于事,因为它牢牢地被段玉控制了。

“小心啊!”金珂蒙着嘴巴道。

“什么事情你那样的紧张呢?”段玉好奇地看着金珂道。

“嘎嘎……。”那火月兔急了,“嗤嗤!”地洒出一股尿液,尿液和臭,段玉差一点就被熏倒了。

“你这家伙!”段玉咬牙切齿地道。

“嘎嘎!”金珂笑弯了腰。

“我们走吧!”段玉召唤出咕嘟向着青山绿水的地方飞去。

在南蛮山区里面有很多的清凉草,这玩意儿到处都是,因此段玉只要飞出长月山这火山地区就能找得到清凉草。

段玉很快就采集到了一些清凉草,先给金珂治疗烫伤。

金珂的手上涂上这清凉草感觉很舒服,凉苏苏的,还有些痒痒的。

“用清凉草进化这火月兔。”金珂一边仔细地指导段玉,一边对看着他的书。

“你这样行吗?”段玉表示很怀疑。

“我估计行吧。”金珂认真地道。

“什么叫估计行!”段玉很郁闷。

“好了!”金珂看见这火月兔已经开始变化了。

“果然神奇!”段玉亲自看见这这火月兔开始变小,而且退去红色的毛,变成了一团白雪似的。

“怎么会变小了呢?”段玉好奇地看着金珂道。

“因为这只兔子已经是一只变异的小兔了,人家等于才从娘胎里面出生。”金珂解释道。

“果真如此”段玉吧火月兔托在掌心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这么小,我真担心喂不活呢。”段玉看着这还没睁眼的火月兔道。

“不用担心。”金珂从口袋里面摸出一只像冰块一样的东西,大约只有豌豆那么大小,然后掰开火月兔的嘴巴,把那东西放了进去。

“噌噌!”火月兔一下子就长了起来,瞬间就变得很大了。

“这家伙现在大约有三个月了。”金珂对段玉道。

“这么神奇!”段玉真不敢相信这粒冰块儿的作用。

“我刚才喂的是圣兽魔晶,他是千年幻兽的内丹,自然作用非凡了。”金珂骄傲地道。

“这样啊!”段玉算是明白了。

说实话,开始阅读的时候,真有点看不下去,因为本身对克苏鲁的设定不太熟悉,加之作者(鸿鹄)又添加了一些新设定和名词:“迷道”“天玛斯”“铸骨者”等等很影响阅读的顺畅感,本身小说《仙缘结》开始主角(段玉,紫红)和女主的性格也令人感到比较纠结和神经质,让我差点错过了这本好书。但是耐心往下看之后,却意外地觉得很带感。随着情节的推进,一副恢弘的奇幻画卷徐徐在我眼中展开,不管是主角(段玉,紫红)甚至是某些短暂出场几章就去世的配角,都令人印象深刻。当然问题也有,作者(鸿鹄)很多描写过于琐碎,而且完全没有必要让一些动漫角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