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女子》小女子穿越逆袭记免费 无广告 穿越小女子小说大结局
《穿越小女子》小女子穿越逆袭记免费 无广告 穿越小女子小说大结局

穿越小女子 守护真爱 著

夏洛,蓝君曜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3-25 23:09:42
独家创作《穿越小女子》是守护真爱墨下的一本穿越类故事,设定中的主线角色是夏洛,蓝君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成熟,非常不错。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夏洛找过蓝君曜,确定不能悔婚了;丫鬟冰洁找了八王爷,知道这件事情的复杂和其中的利害关系。总之,这门亲事已经是改不掉的了。夏洛只能静静等着结婚,甚至不打算再做挣扎。夏洛再一次感到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夏洛找过蓝君曜,确定不能悔婚了;丫鬟冰洁找了八王爷,知道这件事情的复杂和其中的利害关系。总之,这门亲事已经是改不掉的了。夏洛只能静静等着结婚,甚至不打算再做挣扎。

夏洛再一次感到对命运的无力感,也许,她真的无法改变这个结局。她以前上学的时候,并不太喜欢鲁迅的文章,虽然所有人都说鲁迅是中国现代史上非常重要的作家,但是在夏洛看来,鲁迅为风格太尖锐,而因为那个时候白话文还没有发展成熟,所以在读鲁迅的时候夏洛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中学课本里也有很多鲁迅的课文,其中之一就是《祝福》。夏洛想起那篇课文,还记得祥林嫂被嫁出去的时候,她不想成婚,甚至一头撞在桌角上,想要把自己撞死,最终也没能成功。一个人什么时候对命运最无力呢?如果说一个人不能决定自己的出生,每个人都没法决定,这件事情是那么公平;一个人不能决定自己做什么,不能决定自己事业成功,这些都不重要,至少,人,是应该可以决定自己死亡的吧——祥林嫂想死,却都死不了,那个时候,想必她是无力的吧。

可是,夏洛对自己说,我不能死。她要活下去,不仅仅为了自己,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穿越过来的,不管是不是还能回去,她都还存一份希望,想知道自己的父母过得怎么样,虽然他们没有给她足够的爱,但这个时候,夏洛还是会想到他们。还有一个人,八王爷,最起码,即便现在嫁给了别人,只要还活着,就还能看到他,这对夏洛来讲,是最无奈但却最令她感恩的事情了。

大婚的日子到了,夏洛虽然知道回天无力,但还是忍不住闹脾气。早上,冰洁来到她房里,要给她梳妆打扮。事实上,这些天,所有人都知道夏洛不开心,没有人愿意打扰她的生活,蓝君曜把所有能做的东西、所有能准备的东西都弄好了。所有的衣服、头饰都准备好,所有的礼数都告诉了冰洁。夏洛什么都不用做,这是蓝君曜能送给她的平静的几天吧。

冰洁来梳妆的时候,夏洛怎么也不从。无奈,冰洁只能把夏秋实叫过来。

夏秋实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嫁给一个王爷。在这几天,他也想了很多事情。事实上,从夏洛被马惊到生病之后,性情发生了很多变化到现在,夏秋实对夏洛的一切就都感到疑惑。可是这个变得和以前不一样的女儿带给了自己这么多这辈子想都没有想过的惊喜,夏秋实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现在的夏洛了。说起来,一个平民百姓,能攀附上皇家的亲事,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可看着夏洛这样不开心,夏秋实自己也很矛盾。

夏秋实对夏洛说:“那个当爹的看到女儿出嫁,心里都是悲喜交加吧。我这辈子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看到你嫁入皇家,总还是高兴的。你今天出嫁,不仅仅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这个家啊。”夏秋实说着,眼泪就在眼睛里打转。

夏洛看到这个样子,便不忍心再发脾气,让冰洁帮她梳洗打扮,准备上花轿。

夏秋实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步一步走向花轿,以为自己的女儿以后就一直在王府不会回来了。可是这个时候的夏秋实已经不再想醉云楼的生意该怎么办了,只想着女儿的幸福最重要。

因为七王爷原本的王妃是正妃,夏洛如今是侧妃,但在蓝君曜心里,夏洛才是他真正爱的人。夏洛想到自己以前看的宫斗剧,也许刚进宫的女人都以为自己是“人生赢家”,却不知道一场新的比赛才刚刚开始。又想到之前王妃对自己就百般刁难,估计以后的日子未必好过。夏洛只希望自己一切平安无事。

到了王爷府,正妃和侧妃都是要行拜堂之礼的,可是夏洛并不想这样。夏洛突然明白,很多东西并不是所谓的实质更重要,形式也很重要。如果没有拜堂这样的仪式,有再好的感情别人也不会认可两个人的感情;可一旦拜堂成亲,任何没有感情的两个人也会因为这个仪式而被人们祝福,人们甚至不在乎这两个人本人是否真的愿意相守一生……

尽管不情愿,但陪着夏洛的丫鬟冰洁告诉她,皇上喜欢七王爷,今天亲自来观礼,如果夏洛做出什么不对的事情,就会被皇上察觉。虽然冰洁一直没有告诉夏洛自己去找过八王爷的事情,也没有把八王爷分析的那些利害关系告诉夏洛,但是现在的冰洁却成为所有人里最懂得其中利害的人,而她还尽力保守着八王爷深爱夏洛小姐的秘密。

事实上,这个秘密也逐渐成为公开化的事情,至少,冰洁知道,蓝君曜虽然不明确地知道却隐隐有些担心,夏洛也有着隐隐约约的猜测。这一天,八王爷蓝君陌并没有出现在七王爷的王府,按说,他是七王爷唯一的亲弟弟,两个人关系又十分亲密,原本是应该来的。可是八王爷却说最近积劳成疾生了场大病,便没有出席。而这个善意的谎言也确实有一半是对的,八王爷得的是心病,他放弃了自己喜爱的女子,而这个女子又真的爱自己,还有什么病比这样难以医治的病更能将一个人打倒吗?

蓝君曜看到夏洛来了,就赶忙去接,他关切的样子让在场的人都觉得他是真心爱夏洛的。他和夏洛一起拜天地,想要用手拉着夏洛。他攥紧夏洛的手的刹那,感觉到夏洛原本想要挣脱,但是他更加用力,人们没看到夏洛想要挣脱的那一下,在所有人看来,这两个人必定是相爱的。

皇上目睹他们的整个仪式,心里也很是欣慰。事实上,皇上原本也很欣赏夏洛,如果没有那天邻国丞相的事情,皇上自己原本也想让夏洛到宫里来。不过,当知道七王爷跟夏洛的感情很早就有了,加上七王爷是自己最喜欢儿子之一,当然愿意成全这桩美事。

夏洛该要敬茶了,她并不是很情愿,但是,每当她看向七王爷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他紧紧地盯着自己,两个人的眼神是什么含义,只有他们两个自己明白。这个流程结束以后,喜婆就把夏洛送到了洞房里,而这个时候七王爷还要出去招待宾客。

夏洛听说,如果两个人成婚的当天,其中一个人吃了准备的贡品,两个人结婚时候得到的祝福就不会灵验。于是,夏洛到了洞房之后就想要去拿贡品吃,这个时候,喜婆就赶紧过去想要拦下她。说知道,夏洛拿了一个苹果就立刻咬了一口,喜婆十分惊讶:“小姐,你这样这个婚就不灵了。”

夏洛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只是拿着那个苹果一直啃,什么也不说,看起来就像是生了什么病一样,整个人都怪怪的。喜婆见状,生怕七王爷怪罪,于是赶紧去把那个水果盘子摆一摆,希望不会让人察觉到这个贡品被人动过。夏洛吃着苹果,咬得很用力,似乎跟谁有仇一样。

吃完苹果,夏洛对喜娘说:“把这个扔了吧,我不会让王爷知道的。”喜婆这才终于放心,赶紧去仍苹果核。等到喜婆回来的时候,夏洛已经躺在床上了,她不想跟七王爷洞房,于是说自己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第三十八章洞房夏洛躺下没多久,七王爷就来了,这个时候夏洛并没有睡着。

蓝君曜进屋的时候,就对喜婆说了声:“你下去吧。”于是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蓝君曜看了看夏洛,眼睛虽然闭上了但是还能看出眼球在转动,便知道夏洛是在假装睡着。蓝君曜坐在床边想了一会儿,突然开始搔夏洛的痒痒肉,夏洛一下就笑出声来,这样没办法装下去了,有些窘然,夏洛便坐起身来,义正词严地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蓝君曜说:“我知道你不想嫁给我,但是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咱们至少要让别人觉得咱们像是真的夫妻吧,我不会强迫你做一些你不想做的事情,但现在最起码我们名义上是夫妻,既然已经拜过堂了,至少要把交杯酒喝了吧。”

夏洛本来是不同意的,不过想到自己反正刚才已经吃过了贡品,反正这个婚姻本身也不算数,那要不然就再走走形式,喝个交杯酒也就罢了。她担心的是,蓝君曜会不会在酒里下药,这样的话,也许喝了酒这个晚上自己就会彻底成为这个男人的人,事实上,夏洛还抱着一丝希望,想着也许可以央求蓝君曜不和他同房。

没想到,蓝君曜主动说话了:“你不用担心酒里会不会掺什么东西,我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逼迫我爱的女人跟我同房的。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就告诉我,我会尊重你的想法。”

夏洛有些惊讶,从一开始要求皇上赐婚,到之前看到的七王爷做的很多事情,都会觉得他巨大的成功背后是有些独断专行的。夏洛看他说了这些话,开始觉得这个男人是真心爱自己的,不禁有些感动。

但是现在的夏洛确实还没有做好准备跟蓝君曜在一起:“那喝酒之前,咱们先约法三章。”夏洛说。

听到这话,蓝君曜不禁感到有些好笑,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跟自己讨价还价。但是他笑了笑,还是包容地点了点头。

“第一,我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和你同房,所以……”夏洛后面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又觉得如果一个人睡在床上一个人睡在地上,——毕竟这个人是王爷,——总是一件怪怪的事情,可是如果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她又害怕会发生些什么。

“我不做跟你行房的事情。”蓝君曜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是一种承诺。因为语气过于坚定,夏洛有些吃惊,一边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个爷们儿,一边觉得其实这个人也是值得托付的,但夏洛并不矛盾,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对于爱情,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感觉,她对七王爷并没有感觉,至少,现在还没有。

“第二条,你要确保我父亲和醉云楼一切都好,要保护好他们。”夏洛已经离开了自己在21世纪的家人,现在最牵挂的就是这个地方的家人了。夏秋实虽然不是她真正的父亲,但是对她的好,给予她的父爱,一点都不必自己在21世纪的亲生父亲少。夏洛带着感激,希望他们都能过得好。说起来,除了父亲,还有厨娘,她们都很照顾夏洛。除了丫鬟冰洁和夏洛一起过来,作为陪嫁丫鬟之外,其他人都留在了醉云楼。这个时候,夏洛突然想起了王汉那个人,那个人最近似乎对醉云楼的事情很上心,夏洛想到七王爷把王汉送到自己的醉云楼,会不会因为现在自己和七王爷的关系,那个王汉就算是七王爷派去的,以后也会继续在醉云楼工作下去呢?现在的夏洛想不了那么多别的了,只要能够保证父亲安全,一切都好,这个“卧底”在不在醉云楼都无所谓,只要七王爷答应了,就一定会保护好他们的。

蓝君曜点了点头:“果然是个孝顺的姑娘。”似乎是在欣赏自己找到了一个好姑娘,觉得自己眼光不错的样子。

“第三条,”夏洛想了想,“你要给我外出的自由。”夏洛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还一直在给乐坊也歌曲,如果和其他进了王府的女人一样,每天都只在王府里活动,不能出门,她就没办法把自己写的歌曲送到乐坊。对她而言,写歌赚钱本身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同样也是自己的兴趣爱好,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这也许是21世纪的生活带给她的思维,她不能忍受自己写的东西就自己在院子里弹弹琴唱出来,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被更多的人接受。她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原本以为七王爷会有些反对。

“这个我明白,毕竟你在民间的生活还是很自由的,我也不愿意把你留在王府里,变成和其他女人那样规规矩矩惟命是从的人。”可是,说完这句话,蓝君曜皱了皱眉头,他唯一害怕的是夏洛和八弟再见面,他知道夏洛未必会去找八弟,但这个世界如此之小,谁能知道他们两个不会遇到呢。蓝君曜又想了一会儿,算了,至少以后还是会邀八弟来府里下棋的,两兄弟之间有些话或许往后也要当面说清楚吧。于是蓝君曜打消了自己的顾虑。“不过,”他想补充一下,“你每次出去都不能时间太久,要让冰洁陪着你,这样我才放心。”

蓝君曜是一个特别懂得看人的人,他看着冰洁跟着夏洛一起把醉云楼办得红红火火,夏洛也很信任她,加上上一次在院子里冰洁摔倒夏洛帮她包扎,蓝君曜就知道,冰洁一定是一个特别忠诚的丫鬟,不然也不能得到夏洛这样的信任。加上冰洁处处为夏洛着想,当知道自己就是紫袍男子的时候,冰洁表现出的除了惊讶还有感动,蓝君曜就知道,冰洁虽然忠于夏洛,但是对自己也会同样忠心。

夏洛同意了,想着冰洁跟自己一起过来能够受到重视,很是不错。

“所以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蓝君曜问。

夏洛有些惊讶自己的这么多要求竟然这么快都实现了,想了想说:“暂时没有了。”

蓝君曜便温柔了起来,“既然这样,你的要求我都答应了,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你能不能答应我?”他说话的时候看着夏洛的眼睛。

“什么要求?”夏洛还是有些害怕。

“跟我一起把交杯酒喝了吧,咱们说了这么多话,都把这件事忘了。”任何一种仪式对于蓝君曜而言都异常重要,他把仪式的每个环节都当做是夏洛最重要的承诺。

夏洛便和蓝君曜一起喝了酒。

喝完酒之后,夏洛怯怯地说:“可是如果咱们不同房,怎么……”夏洛是想说,男女第一天在一起,床单上应该有血才对。

蓝君曜从袖口抽出一个小刀,在自己受伤划了个口子,把血挤在了床单上。

“好了,睡吧。”蓝君曜就像没有看到夏洛惊讶的表情一样,安静地说。

正是因为蓝君曜是真心爱夏洛的,所以才不在乎一时间能不能得到这个女人的身体,他希望用自己做的事情一点一点感动这个女人。两个人各占床的一边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夏洛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七王爷的怀里,也许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两个人都动了,夏洛赶紧坐起来,一下惊醒了蓝君曜。

“怎么了?”蓝君曜迷迷糊糊地说。

“没事,该起床了。”夏洛心里觉得很尴尬,但是不愿意把自己刚才躺在他怀里的事情告诉她,不知不觉脸已经红了。

蓝君曜从夏洛房里出去以后就去了书房,王妃派人来传,让夏洛去给她请安,夏洛去的路上竟然就遇到了王妃,说正要去给她请安呢。王妃却又一次刁难,说夏洛不懂规矩。

没想到,王妃吵嚷的声音惊动了蓝君曜,他从书房出来说:“夏洛,陪我去给太后请安吧。”说完,拉起夏洛的手就往王府外面走,回头看了一眼王妃,眼神中都是不满。

第三十九章请安蓝君曜带着夏洛进皇宫,这一路上夏洛不像之前那样不情愿了。其实前一天晚上,当夏洛看到蓝君曜用刀子把自己弄伤来染红床单的时候,夏洛就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贴心。现在,夏洛只希望一家人能平安无事,而自己和蓝君曜的日子怎么过下去,她还没有想好,只希望那“约法三章”能够起到作用。

一路上,夏洛很平静,并不像一般平民进入皇宫时候的紧张。本来嘛,一个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人,早就知道中国古代是什么样子了,虽然南岳国的皇宫不像以前看到故宫那样大,但还是非常富丽堂皇的,夏洛唯一担心的是,自己以前去故宫旅游的时候,如果没有人陪着就难免迷路,生怕以后非要常出入皇宫不可。

“这次过来,你不用害怕。你已经给太后八十大寿做过晚宴了,皇上跟太后都很欣赏你,又知道你是平民女子,并不会对你很严苛,你大可以放心。”蓝君曜说这句话的时候拍了拍夏洛的后背,要她安心。

夏洛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不害怕。”夏洛一边觉得七王爷对自己确实体贴,一边装作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怕的样子。

蓝君曜想到夏洛应该对皇宫整个的设计不太熟悉,于是跟她说:“一会儿如果来得及,我就带你在皇宫里到处转转,当然只能去咱们能去的地方,我还是先不带你转后宫的好。”蓝君曜想着,后宫总有些争斗,何况王爷也是男人,不应该多往后宫跑,即便皇上很看重他,但他依然很谨慎。

夏洛说:“好,我觉得这个地方太大了,我方位感不太好,你得带我熟悉熟悉。”

蓝君曜笑了笑,觉得夏洛很可爱。一向那么争强好胜的她今天竟然愿意承认自己方位感不太好,而且算是有求于自己,蓝君曜终于觉得自己可以为夏洛做点什么了。

“你要是想来,以后不请安的时候我也带你过来,皇宫里还是有些好玩的地方的。不过如果你想要找变杂耍的,就还真不太容易。”想起太后寿宴的时候夏洛变得杂耍,蓝君曜以为夏洛会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夏洛说:“其实我喜欢的不是那个,我喜欢乐曲。”原来这才是夏洛的强项,蓝君曜以前并不知道夏洛除了做饭之外还有这样的技艺。

“所以那天因为十三公主先选了表演乐曲,不然的话?”蓝君曜问。

“嗯,也许我会选择表演那个。”夏洛平静地说,但是一直不打算把自己把乐曲卖个乐坊的事情说出来。到现在为止,夏洛还希望自己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卖乐曲赚钱。说起来,也许跟21时间中国的新婚姻法有关系,夏洛总觉得女人必须要有自己的收入才能做到经济独立。虽然这在古代看起来不那么重要,但夏洛的危机感还是很强,她觉得只有自己能养活得了自己才能有真正的安全感。

蓝君曜惊异于这一点:“皇宫里有很多乐师,如果你喜欢,咱们可以经常来看看。”蓝君曜心里想,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改天一定要看看夏洛在乐曲上有什么天赋。

两个人这样聊着天,整个一路都没有觉得尴尬或者不自在,就如同老夫老妻一般。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对于夏洛来说,因为以前并没有想过可能会跟七王爷在一起,所以最多最多也只那他当朋友;加上之前他强吻和请求皇上赐婚的事情,都让夏洛觉得,跟这个人不会有多好的关系。可是斗嘴斗多了,相处得多了,两个人便习惯性地一起说话一起聊天了,或许,就算为了排遣孤独,人也是需要有个伴的吧。

夏洛这样一路走着,开始重新掂量这份婚姻带给自己的一切,也许真的没有激情,但是七王爷对自己的和善和贴心,能够看出他是真的爱自己的。而当初赐婚的事情,后来也真相大白,夏洛已经不那么怪他了。至于以后会怎么样,夏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到了皇宫,阵势可是真的不小,不过这一路上蓝君曜都已经把需要注意的礼仪告诉了夏洛,跟夏洛说:“要怎么做,你就都跟在我后面看着我就行,如果实在有不清楚的,就小声问我,不用怕。”

虽然如果在皇宫里转悠,可以避免走进后宫,但是像这样,王爷的侧妃第一次到皇宫请安,需要见的也不仅仅是皇上皇后这样的人,后宫的嫔妃也会来。

因为皇上一直都很喜欢七王爷,加上他又是自己主动要求赐婚的,皇上感觉到自己见证了自己最中意的儿子获得幸福,心里很是开心。太后则也很看重皇上喜欢的皇子,因此,对七王爷疼爱有加。加上上一次寿宴的时候,夏洛的表现实在是可圈可点,皇上和太后看到夏洛来请安的时候都很是开心。

皇后在寿宴上也看过夏洛的手艺,但是因为七王爷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对七王爷只是在礼数上有该有的关心就好,至于七王爷是不是幸福这样的问题,她才没有时间考虑。但皇后待七王爷毕竟不差,因为她知道,这是皇上倚重的皇子,不能有什么闪失。看到夏洛来,她心里暗暗想,原本这个姑娘是要送去邻国的,没想到竟然能够有这样好的命,留在我们南岳国的宫里。只是这个平民女子,不知道以后会吃多少亏。

皇后向来公正,因此,这些话都放在心里,并不说出来。但是她的担心一点错都没有。等到夏洛给皇上、太后、皇后都请过安了以后,其他的嫔妃便开始闲言碎语起来。

“听说夏洛姑娘是从民间来的,七王爷怎么会喜欢民间女子呢?”皇上的一个妃子说。

蓝君曜并不打算直接跟她发生冲突,内心隐忍着,说:“要显示我们皇家风范,正是要将天下的子民同等对待,何况,民间有不少女子自食其力,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让人意想不到的创意。不像有些女人,只靠自己的男人生活。”这话在古代实在是有些不合时宜,说起来连夏洛都有些惊讶,她不想七王爷为了自己得罪了后宫的人,于是抻了抻他的衣角,让他不要说话这样生硬。夏洛也被七王爷这样的想法惊到了,她没有想到这个人虽然生活在古代,却有21世纪的新想法,能够懂得女性独立,喜欢这样的女性,夏洛觉得也许命运正给她推向一种幸福的生活。

蓝君曜感觉到夏洛在抻他的衣角,觉得夏洛是在乎自己的,反而觉得自己说这样有些唐突的话换来了夏洛的关心,心里反而暗暗有些高兴。

而刚才说话的妃子,感觉到蓝君曜所属说的那些“靠男人生活的女人”就是自己。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愣了一下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你这样,小心以后你的女人给你带来麻烦。”

蓝君曜原本还打算说些什么,还没等到他说话,皇上就说话了:“我们还是不要为了这样的事情争吵了吧。”皇上希望息事宁人。

结果妃子没有明白皇上的意思,竟然更加跋扈:“本来就是,七王爷竟然会喜欢这样的粗鄙之人,夏洛姑娘这下可真是爬上枝头变凤凰了。”

夏洛终于觉得自尊心有些受不了,但她尽量隐忍,七王爷直接说:“您如果这样说,那就是说我的眼光不好了,您这样评价皇子,恐怕不太好吧。父皇,您说呢?”

皇上看这个样子,便也帮蓝君曜说了那个妃子几句。

太后也说话了:“夏洛小姐才艺很好,以后你们如果吃了她做的菜,搞不好还要说自己小厨房做得不好呢!”

第四十章改变看太后很喜欢夏洛,蓝君曜感觉到太后是很想把夏洛留在自己身边的。事实上,蓝君曜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对于夏洛而言,在宫里的生活,总是有很多情非得已的,如果能给夏洛安排好,让她有机会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生活,对于蓝君曜来讲,就是莫大的安慰和幸福了。在府中,因为有王妃的关系,蓝君曜总觉得不太安全,一方面,他已经知道王妃是邻国派来的间谍;另一方面,他又知道王妃很在意自己,喜欢争风吃醋。如果这样的话,把夏洛送到太后这里,对夏洛的安全有好处。

可是蓝君曜总还是有一点私心,两个人刚刚结婚不久,如果现在就把夏洛送到太后那里,自己和夏洛能见面的日子就越来越少了。蓝君曜一直相信,感情能够培养起来,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真真实实地相处,自己和夏洛的感情本来就没有很稳固,如果这个时候把她送走,总归是不太放心的。

太后果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夏洛小姐……”太后说着,发现加上“小姐”两个字是在是太生分了,便改叫“夏洛”。

“你有没有想过到我这边来?七王爷也是经常到我这里的,我只是很想多吃些你做的饭菜。”太后说。

太后的文化在夏洛这里毫无准备,夏洛并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她自己而言,来不来太后这里都无所谓,虽然她嫁给了七王爷,也对七王爷心存感恩,但是自己并没有真正爱上他。如果为了自己整个家族能够平安,来太后这里也并不是一个坏主意。夏洛正在想,刚要开口的时候,蓝君曜说话了。

“太后如此看重夏洛,是夏洛,也是我的荣幸,不过我们实在是新婚不久,在一起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不如我们以后再议。”蓝君曜说。

太后感觉有些遗憾,叹了口气,但因为太后也是在是喜欢七王爷,看他这样疼爱夏洛,便觉得依他就是了。于是说:“那你们两个以后可要多到我这里来坐坐,我可是真的喜欢夏洛。”太后说着,对夏洛笑了笑,夏洛点头表示明白太后的好意。

蓝君曜立刻说:“那是当然,我们以后经常一起过来给您请安!”蓝君曜也向来嘴甜,让太后心里很是舒坦。

请安之后,蓝君曜并没有带着夏洛直接回到王府。夏洛问:“为什么不回去?咱们出来久了,王妃会过心的吧?”夏洛并不是怕王妃,而是不想在王府里树敌,在她看来,现在能够安稳的生活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不用管她,我想带你去个好地方。”蓝君曜回答。

夏洛有些疑惑,但是蓝君曜说什么也就是什么了,幸好因为蓝君曜对自己很是体贴,想必王妃也不敢找太多麻烦。

没想到,蓝君曜竟然把夏洛带回了醉云楼。

进门的时候,夏秋实原本打算像往常那样向七王爷行礼,但是却被蓝君曜拦下了。说起来,蓝君曜第一次来醉云楼的时候,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气势,身边的守卫也很是跋扈,而现在的他却谦恭有礼,对夏洛的父亲一口一个“岳父大人”。

夏洛很是感动,看着蓝君曜。“谢谢你!”夏洛说这句话的时候充满深情,虽然蓝君曜知道那不是爱情,但这样的感动对于蓝君曜来讲已经够了。

夏洛和父亲见了面,两个人一起聊了很久。这个时候,蓝君曜便说自己要先出去一下,给他们单独的时间。蓝君曜去找到了王汉,跟他嘱咐,现在夏洛已经是自己的侧妃了,现在不需要酒楼的情报了,让王汉好好辅助夏秋实把酒楼办好,因为蓝君曜知道,这个酒楼是夏洛的心血。并且跟王汉说,会给他以前两倍的薪水。王汉接到了新的指示,便决定继续在这里努力干下去。也庆幸自己之前看到七王爷和夏洛小姐的关系发生转变的时候,已经开始在努力帮助夏秋实了,想来自己的未来应该是前程无忧了。

蓝君曜又出去逛了逛,想着,父女两人把想说的私房话都说完,才从外面回来。这个时候已经到了饭点儿。夏秋实便连忙张罗:“既然夏洛回来了,就让夏洛培养的最好的厨娘来做些好的饭菜,咱们一起吃顿饭。”

蓝君曜很是高兴,便留下一起吃饭。

蓝君曜问了问现在整个醉云楼的情况,夏秋实说:“虽然夏洛现在不在这里当厨子了,但是她已经培养了几个厨娘,她们现在手艺都还不错,客人都很满意。但是因为没有新的菜品,所以后面应该怎么经营还是不太有把握。”

“这个您放心,我已经跟夏洛达成一致,她随时想要回醉云楼都可以,我不会限制她的出行的,我希望她有自己的喜欢的事情并且一直做下去。”蓝君曜这样通情达理,夏秋实也很是感动。

“说实话,我以前经常来醉云楼,要是让我一下不来,我自己也都不太习惯呢。所以往后,岳父大人只要不嫌女婿太喜欢过来蹭吃蹭喝就行了。”蓝君曜半开玩笑地说,一点都没有了王爷的架子。这下搞得夏秋实不知道怎么应对才好,只陪着蓝君曜笑了起来。

“您现在酒楼忍受还够吗?如果不够,我可以从府里挑些好的,或者您要是再做一轮招聘也行。”蓝君曜如今已经不管这个酒楼是夏洛的还是自己的,只希望这个酒楼能越办越好,他能给夏秋实最好的帮助。

“现在虽然还是很忙,人手是有点紧。不过我发现上次招来的那个店小二王汉很是勤奋,也很机警,干得不错。现在有他,我就轻松多了。”夏秋实说。

因为夏洛知道王汉是七王爷派来的人,见父亲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看了蓝君曜一眼,而蓝君曜从夏洛的眼神中似乎也明白了,夏洛早已经知道自己当初派来的这个人。

“刚才我正好在后厨遇到那个店小二了,我还叮嘱他,让他好好干,能多给您帮忙才行。”蓝君曜说。

这样一下,夏洛就明白了,也就没有再怀疑和追问。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顿饭,这个时候,小别重逢,总是少不了喝酒。夏秋实看到女儿回来,心里难免激动,一下喝了好多酒。等到喝得有些微醺的时候,不由得泪流满面:“七王爷,我知道你会对我女儿好,可是,你要记住,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夏洛又这么好,你一定要好好待她。”

夏洛看着父亲这样,心里也很是难过,她原本最不喜欢离别了,尤其不喜欢跟父母离别。现在这个样子,让她觉得有些不知所措:“爹爹。”夏洛想提醒夏秋实不要继续说了,但夏秋实借着酒劲儿,还是一直嘱咐七王爷要对夏洛好。

蓝君曜拦住夏洛:“让岳父大人说下去,哪个父亲把女儿嫁出去的时候是忍心的呢?”蓝君曜很是理解夏秋实,直到夏秋实说完了一席话,人有些累了,他俩一起把夏秋实送回房间才完。

之后,两个人才一起回到了王府中。

穿越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守护真爱)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夏洛,蓝君曜)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穿越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