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初心》初心是什么 LOLI控 初心君臣文
《初心》初心是什么 LOLI控 初心君臣文

初心 守护真爱 著

宁初,张芯悠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3-25 23:22:56
畅销创作《初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守护真爱,主线角色宁初,张芯悠,是一本总裁类型的故事,精彩章节节选:很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越是没有理由的事情,我们做起来越是觉得安心。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引导着我们继续做着没有方向的事情,但就是这样,我们的生活因为我们的某些冲动,变得艰难,也可能变得更加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很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越是没有理由的事情,我们做起来越是觉得安心。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引导着我们继续做着没有方向的事情,但就是这样,我们的生活因为我们的某些冲动,变得艰难,也可能变得更加美好。

宁初心觉得心里很满足,因为尚戚真的把全部的饭菜都吃光了。宁初心觉得自己能为尚戚做点儿什么,心里很舒服。宁初心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她,痴痴地看着尚戚,就像一个小媳妇,看着自己心爱的丈夫。

尚戚注意看宁初心心情不错的样子,一副很满意似的的表情,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尚戚也总是很奇怪,自己在这个女孩子面前总是会觉得很紧张,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神态都吸引自己的眼球,自己的全部目光都被她吸引,不想移开视线,就想这么看着她,就看着她,陪在她身边就好了。

“你好好休息吧,别忘了吃药”,宁初心端着餐盘,叮嘱尚戚。

尚戚已经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了。尚戚家里是有健身房的,自己平时也是注意锻炼身体的。尚戚平时很少生病,但是一旦生病了就是大病。这次是因为淋雨,也不知道为什么感冒了就是不好,浑身都没有力气。吃了宁初心熬得粥能稍微舒服些,尚戚已经有好多天没有吃这么多饭了。

宁初心下楼来把餐盘放到厨房里。在家里的时候,她也会很调皮,跟徐菀讨价还价,会约法三章,今天自己洗碗,明天徐菀洗碗。但是到最后,总是宁初心来洗碗,宁初心总是很心疼徐菀在外面工作辛苦,所以也就是说一说,像个小孩子一样跟徐菀撒娇。这样的时候,两个人的生活总是显得很温馨。

宁出席把餐盘放在洗碗池里。正好尚凌和张芯悠也吃完饭。尚凌凑过来。

“手艺不错”,看样子尚凌是很满意宁初心做的饭菜。

“谢谢”宁初心对尚凌笑笑,虽然尚凌是这样说的,但是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宁初心也不明白尚凌为什么对自己的态度总是时好时坏。

“我哥吃饭了吧”尚凌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哥哥,尚戚一直以来都是尚凌的依靠。

“送上去得都吃了,看起来好多了”,宁初心知道尚凌是关心自己的哥哥,心里想这两兄弟的感情还真是好,自己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一直以来都是和徐菀相依为命。心里羡慕起尚戚有这么一个好弟弟。

“谢谢你了”,尚凌表情诚恳的说。

尚凌心里是矛盾的,他一方面不想让宁初心抢走自己的哥哥,另一方面又保护宁初心。尚凌知道尚戚是对宁初心动了真感情,现在对于尚戚来说,宁初心一定要比自己重要。尚凌也想过,在尚戚身边也许可以有自己也可以有宁初心,但是一想到,一直以来都自己一个人的尚戚,现在要有人跟自己,总是心里觉得不甘心。

宁初心对尚凌笑一笑,“把餐盘放在这里就好了,芯悠姐一会儿回来整理”,尚凌看到宁初心要洗碗,体贴的说,毕竟他还没有真的接受宁初心,让宁初心做这些不合适,她现在还是家里的客人。

“客人做这些不合适”尚凌说完这句话,没等着宁初心回答,就转身回房间了。

宁初心看看,有些尴尬,自己只是在家里的时候做习惯了。想一想确实是这样的,自己这样做真的不合适,自己是这家的客人,这样做有些奇怪,就把餐盘放好了,就回去自己的房间了。

尚戚觉得吃过饭之后,心情好了很多,身体也好了很多。想到公司的事情,就给苏浚煜打了电话。

“公司最近怎么样?”尚戚声音听起来是有些虚弱,跟他平时的语气是不一样的。

“公司你就放心吧,有我盯着呢,你自己好好休息,听起来还是不舒服”,苏浚煜从尚戚说话的声音就知道,尚戚一定还没有好。反正要是好了的话,以尚戚的性格应该第一时间就赶到公司。

“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尚戚知道,自己不在公司,公司的大小事情都是由苏浚煜来处理,本来他的工作也不轻松,现在又加上自己的工作,一定是忙的不可开交。

“哈哈,知道我辛苦,给我多涨点儿工资”,苏浚煜笑着说。这几天因为公司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他都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住了,在公司忙完了,实在困了就在休息间睡一会,早上就要早早的起来,开车回家换一套衣服,接着再赶回公司,开会,谈判各种各样的事情都让他忙不开身。

尚戚跟苏浚煜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知道公司应该没有什么大事件,要不然自己也不能在家里休息这么多天,这该死的感冒真是折磨的他不行。

尚戚的房间的采光、通风都是经过专门的设计的,都是最合理的,但是尚戚躺在床上,总是觉得有些憋得慌。尚戚想出去走走,就想到了宁初心。

尚戚觉得好些了,也应该下床走走。尚戚走到宁初心的房门口,敲了下门,没等着宁初心来开门,尚戚就推门进去了。

“喂,有没有礼貌,没给你开门,自己就进来了”,宁初心现在对尚戚有些了解了,倒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跟刚开始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觉得有些闷”尚戚没有理宁初心的问题,直接这样说。

“你好点儿了?怎么自己就下来了?”宁初心马上忘了尚戚自己开门进来的事情,又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尚戚身上。

尚戚反应过来,现在宁初心住的房间是自己亲自设计的。完全无视宁初心问她的话。

“房间住着舒服吗?这里面的所有东西你随便用,缺什么再告诉我”尚戚这么告诉宁初心,尚戚心里是希望宁初心能察觉到什么的,自己的努力,努力改变自己在她心里的印象,还有对自己的态度。

“你以前带回来的女人都住这里吗?”宁初心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张芯悠对自己说的话,张芯悠曾经说过,尚戚带回来的女人都比自己好看,都比自己有才华。宁初心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没有漂亮的脸蛋,没有吸引人的身材,也没有他们在乎的什么高学历。自己就是一个卖手机的,自己什么都不会。宁初心觉得现在自己住的房间,曾经有无数个女人住过,突然觉得很生气,为什么生气宁初心自己也不知道,甚至宁初心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生气。

“以前?这个房间只有你一个人住过。”尚戚不知道为什么宁初心会这样问自己,但是尚戚知道宁初心知道点儿什么,宁初心语气明显是在生气。

“就算住过,也是在装修之前。”尚戚没有骗宁初心,这样的家,总是要有一些重要的客人要来的,怎么能把主客房一直空着呢,也有女人住过,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尚戚眼睛里只有宁初心。这个房间是为宁初心装修的,装修过就再也没有人住过。宁初心是尚戚喜欢的女人,他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要跟宁初心过一辈子,这也是他最近在苦恼,在深思的事情。尚戚觉得不能拿自己的一辈子来开玩笑,也不能拿宁初心的一辈子开玩笑。但是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尚戚,他想让宁初心一辈子都住在这里,这个房间以后只有她能住。

第二十二章宁初心看着尚戚认真的回答他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火气一下子都没有了。宁初心看着尚戚真挚的眼神,突然觉得自己被定住了,时间也像定住了一样。尚戚平时是不解释的,突然说了这么多话,宁初心心里觉得很奇怪,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像是很甜蜜,又好像不是。宁初心的脸都红了,尚戚把宁初心的每一个表情都看在眼里。宁初心故作镇定。

“来找我什么事儿”,宁初心明显是想转移话题。

“觉得闷,想找害我成这样的家伙出去走走”,尚戚故意逗宁初心。

其实尚戚是怕宁初心拒绝自己的请求,所以才这样说的。尚戚心里是很珍惜跟宁初心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尚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让自己永远这么病下去,让宁初心就这么陪着自己,在自己的身边照顾自己。

宁初心听到尚戚这样说,想到也确实是因为自己他才变成这样。宁初心还清楚的记得,那天尚戚明明是阻止自己吃汉堡的,以为自己的任性,害的他回来的时候被大雨淋湿。宁初心在心里想,尚戚这家伙,是故意这么说的吧。

尚戚在前面走出房间,宁初心在后面跟着。尚戚回头看看宁初心。

“我是病人,你不是应该扶着我么”,尚戚一副“宁初心真没眼力见儿”的表情,看着宁初心。尚戚还抬起一只胳膊。

“有钱人真难伺候”宁初心一副不愿意的摸样,还是乖乖的过来,扶起尚戚的胳膊。两个人一起出去了。

这一幕幕都被张芯悠看在眼里了。张芯悠觉得自己不做些什么,这样下去不行。张芯悠觉得自己的大少爷尚戚就要被眼前的这个看起来脑袋不太好使,却处心积虑的宁初心抢走了。张芯悠心里着急,就给自己的朋友打了电话。问她们怎么能勾引男人的心。张芯悠的朋友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她们告诉张芯悠,要想让自己喜欢的男人喜欢自己,就把自己变漂亮。

张芯悠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确实。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当成是尚家的女主人,一直都没有多多的关注自己。张芯悠想到为了这个家,自己每天都很操劳,为他们着想照顾他们两个兄弟。现在自己也应该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些,这样尚戚才能看到自己,看到自己是多么美丽。

张芯悠看他们两个一起出去了,自己也忙完了自己的工作。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给自己换身漂亮的衣服,精心化了一个装。

宁初心和尚戚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两个人都累了,就坐在花坛边的座椅上。尚戚想跟宁初心说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想到宁初心还在手机店工作,就随口问了句。

“在手机店工作怎么样?”尚戚明显比上午的时候好多了。

“我把你害成这样,你会不会开了我?”宁初心听尚戚提到手机店,本能的反应过来,尚戚可是自己的老板,自己把老板还成这样,已经让尚戚好多天都没有上班了。

“你放心,不会的”,尚戚很无奈的说。宁初心是真没有看出来自己对她的心思,觉得宁初心真是有意思的人,不知道宁初心脑袋里面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那就好,”宁初心觉得尚戚是个说话算话得人,再说了,一个大老板也不会一个小员工计较,尚戚不是计较的人。

“手机店工作挺好的,有点儿辛苦,但是我觉得挺开心的,我能有工作就行”宁初心的心情不错,随口就这样说。

“有工作就行?”尚戚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说,宁初心的要求也真是太低了。有工作就能够让宁初心满足?尚戚觉得,宁初心虽然过得辛苦,但是看她的样子,她工作认真,生活的也很单纯开心。比起宁初心,尚戚觉得自己要求的真的是很多。尚戚一直都对自己要求很严格,他得公司也是一样。尚戚突然有点儿羡慕宁初心。

“是呀”宁初心看着眼前的花坛,里面的花儿可真漂亮。

“那你父母都是干什么的”,尚戚总是想多知道些关于宁初心的事情,自己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样好奇过。尚戚觉得自己想要知道关于宁初心的全部,自己还有些生气,没有早些遇到宁初心,这样就会陪着宁初心,经历她所经历的一切。

“我只有妈妈”,宁初心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对。

对于宁初心来说,爸爸宁建勋一直都是一个软肋,她不愿意想起宁建勋,提起宁建旭就像是有东西在扎宁初心的心,这么久了,宁初心还是会觉得疼。

尚戚看到宁初心的表情,有些坚持,强装的坚强。尚戚明白宁初心一定也是有故事的人,一定在家庭方面是受过什么伤害的。尚戚知道现在自己不能再多问些什么,他一定揭开了宁初心某个地方的伤口,让宁初心觉得疼了。

尚戚没有再说什么,两个人又坐了一会儿。

“我们回去吧,有些凉了”,宁初心关心的对尚戚说。尚戚虽然看起来好多了,但是还是有些虚弱,不能在外面呆太久。

宁初心突然意识到了,跟尚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再像是敌人,自己不再那么排斥尚戚。尚戚也不像刚开始的时候对自己那样无理。宁初心想,人和人之间也许真的是需要不断的接触和了解的吧,那些对你很坏的人,通过接触、理解、互相关心,也能够成为朋友。

尚戚看了下表,“时间还好,到你房间陪我说会儿话”,宁初心扶着尚戚的胳膊,两个人边往屋里走,尚戚边说。

“恩,行”,宁初心也没有拒绝,她现在虽然没有完全的对尚戚放下警惕,但是觉得现在跟尚戚在一起比过去要舒服很多。

张芯悠正等着尚戚和宁初心回来呢,自己打扮好了,等了有一会儿了。张芯悠见他们进来,赶快说:“大少爷,初心,你们回来了”,张芯悠的声音,温和极了,完全没有单独跟宁初心在一起时候的刁钻。

尚戚听到张芯悠在跟自己打招呼,下意识的抬头看了张芯悠。尚戚从来没有看到过张芯悠化妆,也没有见她穿过什么漂亮的衣服。看到漂亮的张芯悠,尚戚本能的愣了一下。

宁初心看到尚戚直直的看着张芯悠,心里很不高兴。撇下尚戚的胳膊,自己就加快脚步往自己的房间走。

尚戚看宁初心撇下自己就走,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尚戚知道宁初心是生气了。

尚戚来到宁初心的屋子里,坐下来。

“你们有钱人家的人啊,聘请保姆都得是漂亮的,天天看都看不够呢,我一个女孩儿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宁初心见尚戚来到自己的屋里,看尚戚没有说话,就自己先说了,语气中透露着一股酸劲儿。

尚戚倒是听得一愣一愣的,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尚戚能听出来宁初心生气是跟张芯悠有关系。想了一想,猜到了是因为刚才自己的反应,惹得宁初心不高兴了?尚戚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个。

“有钱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宁初心见尚戚没有说话的意思,就接着说。宁建勋就是因为有了钱,就去找了漂亮的女孩儿,不要徐菀和自己,她这辈子都会记得,有钱人家的男人都是这样的。

第二十三章有些时候我们会分辨不出,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有些情侣在一起相处了好多年,可能是五年可能是十年,但是最后还是会分手,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有些人没见过几面就结婚了,一辈子过得好好地。相处久了的最后分手,伤心欲绝。有些时候两个人在一起不一定非得是爱情,也可能是最近常听人提起的惯性。不管什么样的爱情,只要曾经在一起的时候是美好的,留下的回忆是真实的,我们都要感谢对方,曾经陪自己走过一段孤单的旅程。

宁初心不想看到尚戚,就跟尚戚说:“你回去把,我要休息了”,尚戚听宁初心这样说,道了声晚安就出去了。

尚戚有些时候搞不懂宁初心,自己也没有说什么话,看到宁初心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尚戚心想算了吧,这么晚了也不能再打扰宁初心,她说累了就让她休息好了。

张芯悠看到尚戚没有多久,就从宁初心的房间出来了,心里很高兴。张芯悠看到尚戚的表情,知道一定是宁初心生气,跟尚戚耍脾气。张芯悠心想,宁初心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女孩儿嘛,这么点儿事儿就耍脾气,不过宁初心越是这样,张芯悠越是高兴。

宁初心看自己让尚戚走了,尚戚就走了,一点儿都不明白自己,也就是并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宁初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失落,甚至这样的失落占据了刚刚生气的心。宁初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她为什么要在乎尚戚对自己的态度,他尚戚喜欢看谁就看谁,为什么自己要生气。

宁初心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难道我喜欢尚戚吗?宁初心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念头,完全不可能,宁初心又开始在心里矛盾,自己也找不出来问题的根本,宁初心觉得沮丧。

尚戚回到房间里,也觉得很烦躁。尚戚是真的不知道宁初心为什么要跟自己生气,刚刚出去散步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好好的。尚戚从来没有在意过女孩子的感受,过去尚戚跟女孩子的交往虽然不少,但是从来不需要考虑女孩子的心思。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雨来,最近天气还真是奇怪,雨总是说下就下,一点儿征兆都没有。尚戚和宁初心在各自的房间里,都翻来覆去的,也不知道几点才睡着。

尚戚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早上早早的就起床了,觉得有些口渴,就到厨房来。宁初心也迷迷糊糊到厨房找水喝。两个人在厨房碰见了,宁初心的房间离厨房要近些,她抬头看到尚戚,转头就回房间去了。

宁初心这样的态度,让尚戚很不理解。尚戚觉得宁初心这丫头,这么久了对自己的态度都没有改变,觉得很沮丧,也很生气。尚戚越想越生气,就把气出在了玻璃桌子上面。尚戚感冒刚好,手又受伤了。

张芯悠听到声音,赶快从房间里出来,尚戚正坐在椅子上。张芯悠看到尚戚的手在流血,吓了一跳,赶快把医药箱拿出来。张芯悠什么都没有说,给尚戚包扎伤口。

宁初心虽然在房间里面听到了厨房的声响,很想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宁初心忍着没有出去。宁初心心里虽然很着急,但是还在心里面告诫自己,要尽量的离尚戚这家伙远一点儿,尚戚这样有钱人家的花花公子,自己最好别跟他有任何关系。

吃饭的时候,尚戚就不再需要宁初心把饭菜端到尚戚的房间里去了,尚戚自己下楼来跟尚凌一起吃。三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都不说话。尚戚因为早上厨房里的事情生宁初心的气,宁初心也不想解释什么,也不愿意和尚戚直接说话。张芯悠看到尚戚和宁初心这样,想趁着两个吵架的时候好好表现,对尚戚格外积极关心。

因为要吃饭了,宁初心才从房间里面出来,看到尚戚和尚凌已经在餐桌前坐好了。宁初心走到餐桌前,才看到尚戚手上包着纱布,知道早上一定发生什么事情,让尚戚受伤了。宁初心心里隐约觉得,尚戚手受伤跟自己有关。宁初心很想问问尚戚手受伤是怎么弄的,但是宁初心像是在跟尚戚怄气,始终也没有问出口。

宁初心心里有些难受,不过看到张芯悠对尚戚这么关心,两个人很亲密的样子,又觉得自己这样做的都是对的,宁初心不想在尚戚面前表现出来对他得着急。尚戚看到宁初心出来以后,就简单的跟尚凌打了招呼,也没有跟自己说话的意思,尚戚也不想理宁初心,虽然心里面很希望宁初心能关心一下自己,跟自己说话。

宁初心在尚家的别墅里面住着,但是开始避着尚戚。宁初心不愿意看到尚戚和张芯悠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宁初心觉得有些刺眼。即使宁初心不想跟尚戚碰面,可有些时候还是不可避免的。

吃饭的时候,四个人都不说话,张芯悠还是忙来忙去的。尚戚和宁初心各怀心事,尚凌也不想管他们两个的事。尚戚和宁初心同时夹了一根豆角,两个人反应过来,都把筷子收了回去。

宁初心吃完饭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也不怎么出来。尚戚的病要好了,宁初心觉得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在这里没有理由,也实在是不方便。宁初心就有了要离开的心思。

尚戚虽然心里有些不愉快,但是总是觉得跟宁初心这么别扭着自己更是觉得难受。尚戚到宁初心的门口,觉得直接进去怕宁初心不高兴,就在意起来,进门之前敲门。

“是我,想跟你聊一聊”,宁初心听到门外是尚戚,很想给她开门,又不想给他开门,犹豫了好一会儿。

“你不想开门就算了,早点儿休息吧”,尚戚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见宁初心房间里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觉得是宁初心不想给自己开门。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尚戚心里不是滋味,自己没做错什么,主动去找她都不给自己开门。

尚戚回到房间,看到尚凌在,就跟尚凌聊了会儿。

“干嘛去了”,尚凌看起来明知故问。

“下去喝点儿水”,尚戚随便找了个理由。

“你们两个这是吵架了?发展到哪一步了?”

“要是吵架就好了,我还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尚戚低落的说。两个兄弟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好像是孩子。

“女孩子呀,跟你生气啊,也就那么几个原因”,尚凌口气中透露着,对女孩子我最了解的架势。

“要么是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儿,要么就是自己瞎吃醋”,尚凌其实并不是随口说说,他这两天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发现。尚凌知道,宁初心不是一个什么事情能够藏在心里的人。尚凌发现每当张芯悠对哥哥关心照顾的时候,宁初心眼睛里面都会透露着厌恶。这样的表情和态度就是吃醋吧。

尚凌告诉哥哥这个,不是因为已经接受了宁初心,只是尚凌发现,这几天宁初心不理尚戚,尚戚的心情也不好。宁初心刚来的那天,尚戚的心里很高兴,他这个弟弟是知道的。因为宁初心伤害了尚戚,尚凌虽然在心里面不高兴,但是也不能冲动去找宁初心,这样对他们并不好,。尚凌也是心疼尚戚,所以才跟尚戚说这些的。其实尚凌倒是希望宁初心早点儿从这个家里出去,但是尚凌知道,这样尚戚一定会更加难过。

第二十四章“我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儿”,尚戚肯定的说。

“哈哈,这就得你自己想了”,尚凌说完了就起身要走,“你早点儿休息,感冒刚好点儿,手又伤了,啧啧,因为爱情”,尚凌笑话尚戚,说完了就跑回自己的房间了。

“这小子,居然开始笑我了”,尚戚自己在房间里面嘟囔着。尚凌早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尚凌走了,尚戚开始考虑尚凌说的话。尚戚知道,宁初心现在对自己的太多绝对是有原因的,但是原因在哪里自己现在还不知道。尚戚一直以来做的事情都是对宁初心好的,虽然刚开始认识有些误会,但是后来发生的那么多得事情都会取代刚开始认识时候的不愉快。自己做事情虽然有些不考虑别人的想法,但是宁初心一直都是听自己的话。尚戚这样想着,觉得说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宁初心的事情,是绝对说不过去的。排除了第一个可能的原因。

宁初心在吃谁的醋?宁初心为什么会吃醋?尚戚在心里想着这两个问题,又回忆起来那天晚上的事情。尚戚那天本来很开心的,宁初心肯跟自己简单的说说话,在院子里的时候都还好好的,进屋的时候自己跟张芯悠打了个招呼,宁初心就气鼓鼓的进屋了...

尚戚想到这里,觉得问题就出在进屋之后。难道真的是吃醋吗?尚戚记得那天张芯悠很特别,平时不化妆的,那天化妆了,自己看到的时候有些惊讶来着。难道宁初心是生气自己跟张芯悠打招呼?尚戚想着想着倒高兴了,如果宁初心是因为这个跟自己生气,那就说明宁初心在乎自己,要是不喜欢自己也不会生气的。

尚戚觉得自己想的没错,但是还不敢确定,觉得要找个方法确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尚戚觉得很轻松,自己这两天心里都下雨了,阴云密布的,可算是见到晴天了。

张芯悠这两天倒是对尚戚格外上心,尚戚到哪儿去总是主动要求陪着尚戚一起去。刚开始的时候尚戚不习惯张芯悠总是陪着自己,后来也就不管她了。张芯悠对尚戚的照顾实在是想的周全。什么时间该吃药了,多久没有喝水了等等,这些小事情张芯悠都是给尚戚记得一清二楚。张芯悠最近也爱打扮了,外面的值班门卫都夸她漂亮,又有气质。

张芯悠做的这些事情,自己不觉得辛苦,倒是觉得挺享受的。张芯悠一看到宁初心那张明显这些“我不高兴”的脸,就觉得心情舒畅。张芯悠当然觉得光让宁初心不开心是不够的,只有让宁初心离开尚戚,离开尚家,她张芯悠才能痛快。宁初心一天不离开尚家,张芯悠心里的石头就放不下来。

尚戚发现张芯悠这几天对自己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也想到了张芯悠是喜欢自己,这么些年来张芯悠在尚家都是忙前忙后,照顾自己和尚凌。尚戚知道自己的心里没有张芯悠,这点看样子张芯悠自己也是知道的。尚戚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就是想让张芯悠暂时做自己的女朋友,尚戚想要看看宁初心的反应。

尚戚心里想,如果宁初心在乎自己,对自己有感情的话,宁初心一定会有反应的,这样自己就能确定宁初心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尚戚没有想到的是,他如果跟张芯悠在一起,是为了确定宁初心对自己的感情,那样的话,他可能把两个女人都伤害了,都会为他伤心。

尚戚想到这里也就这样做了。尚戚开始利用张芯悠,接受张芯悠的好意。张芯悠心里知道尚戚是不喜欢自己的,尚戚接受自己,但是眼睛里却没有自己。张芯悠虽然心里都明白,可还是要赌一赌。张芯悠觉得自己比宁初心漂亮,比宁初心有教养,自己没有理由会输给宁初心。

“你是不是喜欢我?”,尚戚和张芯悠在花坛边的座椅上坐着,尚戚突然这样说。

张芯悠看着尚戚,想了一会儿,觉得这也许是个机会,这个机会也许会让自己付出代价,但是她还是想试一试。再说了,自己本来也是喜欢尚戚的,喜欢他那么多年都没有说出来,今天尚戚他自己问了,就承认了也没有什么不好。

张芯悠认真的看着尚戚,点点头。

“那我们试着交往怎么样?”尚戚看到张芯悠点头,心里很高兴。现在尚戚急于知道他心里的那个女孩儿宁初心心里怎么想的,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张芯悠有些犹豫了,最后还是点点头。张芯悠觉得自己没有自己曾经想象到的跟尚戚在一起时,自己的兴奋感,反倒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疼了一下。

尚戚见张芯悠点头了,就像解决了一个问题一样,轻松了舒了口气。

尚戚和张芯悠开始在别墅里面公开交往,特别是在有宁初心的地方,更显得亲密。没有宁初心的地方,尚戚对张芯悠就还像是过去那样,但是张芯悠却是时时刻刻都跟在尚戚的身后。张芯悠刚开始并没有多想,后来看到尚戚对她的态度,想到了尚戚的心思。张芯悠心里明知道尚戚是在利用自己来气宁初心,可还是愿意陪着尚戚。

宁初心发现自己看到尚戚和张芯悠在一起,自己心里会觉得难过,她从来没有把尚戚放在眼里,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失去一件宝贵的东西那样难过。宁初心自己在房间里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来自己刚认识尚戚的场景,那天发生的事情就像是昨天发生的那样,宁初心觉得特别清晰。尚戚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在宁初心的脑海里。

宁初心也会想起,自己在医院的时候尚戚陪着自己,那才是刚过去没几天的事情。那些天里,尚戚对自己很体贴,是全心全意的照顾自己,自己却总是给尚戚脸色看,跟他吵架,骂他不是一个好东西。尚戚也让她感动过,给自己买汉堡,自己生病了着急回来看自己,又给自己专门准备了房间,还说只给自己住。宁初心突然不知道尚戚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宁初心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离开家里这么久了,就给徐菀打了几个电话,徐菀对自己一直都很放心,也没有再打电话多问什么。宁初心竟然觉得自己想住在这里不回去,觉得很依赖这个地方。可是,宁初心一想到尚戚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和尚戚跟张芯悠亲密的样子就气到不行。张芯悠刚开始对宁初心的态度,是讨厌自己的的,现在却连理都不理她了。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执拗什么,为什么不肯提出离开。

宁初心现在才真的意识到,她对尚戚的感情并不简单。宁初心已经不是那个认识尚戚之前的宁初心,她的世界已经因为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宁初心对尚戚的的感觉已经变了,之前是讨厌尚戚,希望他立即消失。现在却是很在乎,不想失去他。宁初心觉得自己是真的喜欢上尚戚了,她不想尚戚跟张芯悠在一起,她现在又不知道该怎么做,该做些什么。

宁初心故意在尚戚的面前表现出来淡定的模样,自己的眼睛却总是瞄着尚戚。

网络小说的黄金十年(2000-2010)涌现出了各类风格迥异的小说,与传统武侠小说模式的相对固定不同,网络小说的类型更加多样化,主角(宁初,张芯悠)很多时候也不再是旧时代的高大上或者正义人士。守护真爱的这本《初心》,是黄金十年中非常典型的一本网络小说,典型的那个时代烂大街的总裁类型,典型的反派主角,当然贯穿其中的也是上个时代典型的轻佻文笔和老调桥段。犹记得当年在华中希望读书社租下后在课桌抽屉里偷读的场景,还有相貌姣好的那个同桌,一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