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时空扭曲了的血色孽歌》dnf血色能打多少时空石 BL 时空扭曲了的血色孽歌全文免费
《时空扭曲了的血色孽歌》dnf血色能打多少时空石 BL 时空扭曲了的血色孽歌全文免费

时空扭曲了的血色孽歌 费世政 著

孙阳,安娜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3-26 09:27:20
火爆辣文《时空扭曲了的血色孽歌》由费世政执笔的玄幻类型的网络创作,情节中的主角是孙阳,安娜,情节余音绕梁,非常耐看。精彩片段预览:黑漆漆的塔伞树林古堡大门内,却别有一番洞天:所有的台观似宫殿都淹没在鲜活葳蕤的花草和菌类里面,藤蔓灵蛇似缠绕着廊柱,门楣;墙面上长满了如锦毯和皮草一样冷绿的苔藓,有种毛茸茸活物般的质感;飞檐上散生着玉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黑漆漆的塔伞树林古堡大门内,却别有一番洞天:所有的台观似宫殿都淹没在鲜活葳蕤的花草和菌类里面,藤蔓灵蛇似缠绕着廊柱,门楣;墙面上长满了如锦毯和皮草一样冷绿的苔藓,有种毛茸茸活物般的质感;飞檐上散生着玉白,紫红的蘑菇。遍地都是繁花,那些小径,门窗,只不过是被花草埋得严严实实后,所疏落的一个缝隙,一个小洞而已。

古堡还套着古堡:一道木槿篱笆千朵万朵压枝低地屹立在远处,茂盛的繁花耸起一座锦秀的小山,掩映着一个尖顶的中式纪的欧式古堡,那尖尖的穹顶,在微风中传来清脆的钟铃声。

打开宫灯辉煌的房间,婉婉和孙阳他们看到小紫云英正坐在万紫千红的花床上,咯咯娇笑。床头床下,乃至整个房间堆满不可计数的布娃娃,布老虎,小火车···等等玩具和水果。此时的小紫云英已被装扮成一个画中娃娃,身上换上了崭新的喜庆红丝绸汉服,小脸蛋上晕染了胭脂,眉心还点上一点腥红的小花骨朵。整个房间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芬芳馥郁,浓烈得令人陶醉。

“孩子,你可吓死妈妈了。”婉婉忙跑上前,紧紧地揽在怀里,生怕这只是一个幻象,一瞬间又从眼前消失。孙阳也摩挲着孩子的小脸,惊叹:“婉婉,我们这是不是回家了,这分明是人世间的一切呀。”

“你们也不要光顾着甜蜜,还得给我一个理由,起码这一切足以证明我的话是真实的,”谷娃说:“以后,我们各安天命,自然而然,好吗?”

孙阳沉吟半响,略一点头。谷娃又看了黑豹安娜一眼,安娜眯着眼睛,眼神里充满了祥和,可这种祥和,总让人觉得滋生着不可测的神秘。

“一粒生命的种子落地,或被风吹掉;鸟吃掉,那是或许它本身是空壳,或是过于密度大,请你去懂吧,我走了。”不待孙阳婉婉答话,谷娃已飘然而去。弄得他两怅然若失,一时无语。

古堡房间的门一个个次第打开,里面堆满了奇异的各色水果和食品。所有同来的小动物们都欢叫起来,随意拾取,大快朵颐。婉婉和孙阳也吃到了久违的热饭菜。在月光下,在美味佳肴边,他们狂欢起来。

随着时间的磨合,他们和安娜渐渐熟络···孙阳和婉婉来的次数越来越多,而安娜总是淡然的,一副今日不新,明日不旧的样子。

这天,婉婉和孙阳带了许多的花果又来到古堡,安娜还是一副淡如水的样子,孙阳小心翼翼的说:“安娜,我们想请你做孩子的干妈,好吗?”安娜沉默着,孙阳捅了一下婉婉,通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婉婉已磨平了心头的隔膜,她的心底对安娜已多了份感恩和温暖。她忙说:“安娜,你看行吗?···要不,改做姥姥也成。”

安娜温柔地看了他们一眼,婉婉和孙阳知道它是答应了,和所有的小动物们欢呼起来。这一夜,塔伞树的树梢,悬着灯笼似的半月,茵茵的草岗上,散开着五彩的小花和菌子,腾起的萤火虫,流动焰火似的照亮夜空,他们欢叫,舞蹈···忘了时间,忘了一切。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此时的婉婉却一门心思在想:既然有人间的东西,那就一定会有人,她在强烈的好奇心驱动下,双眼开始顾盼偷窥,并控制不了自己的脚步。她把孩子给了孙阳,低声说:“大叔,你先看着孩子,我去方便就来。”

孙阳担心地说:“那快点儿,别乱走,一会儿,我们得回家了。”

“好,好。”

婉婉向古堡深处走去,他走近那道木槿花编的篱笆,绿色浓荫中那个中世纪欧式古堡的尖顶越来越近了,仿佛从头劈头压了过来,那尖刺般的塔顶如要刺破月亮。

黑豹安娜走了过来,缓下脚步,直直的看着婉婉,婉婉打了一个激灵,结结巴巴说:“安娜,我去方便方便。”安娜一幅毫不在意的样子,踽踽地走开了。婉婉摸着剧烈心跳的胸口,冷汗直冒。但她越是怕,反而越激起一种斗志,于是,她迟疑了一下,发现并没有谁注意她,便深吸一口气,朝着那尖顶古堡慢慢走近······

八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时空扭曲了的血色孽歌》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玄幻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费世政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