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扇行天下》武汉鱼行天下 精彩阅读 扇行天下RPS
《扇行天下》武汉鱼行天下 精彩阅读 扇行天下RPS

扇行天下 月缺 著

夏侯,龙御风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3-26 12:39:23
《扇行天下》由网络作家月缺所著,终于迎来了跌宕起伏的大结局,夏侯,龙御风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转折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丝丝入扣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席间月槿仅是安静地听着,吃她自己的饭,大概也了解了坐在对面的三个人的一些情况,简单来说,就是夏侯天绝是老爹的侄子,父母也就是她的二叔二婶早就逝世,北溟修叶是北溟堂少主,医术了得,龙御风就是一从小被暗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席间月槿仅是安静地听着,吃她自己的饭,大概也了解了坐在对面的三个人的一些情况,简单来说,就是夏侯天绝是老爹的侄子,父母也就是她的二叔二婶早就逝世,北溟修叶是北溟堂少主,医术了得,龙御风就是一从小被暗算的倒霉皇子,可是那并不关她的事。很快,一碗饭吃完了,月槿也不想继续坐在那里听他们喝酒聊天,这顿饭还不知要吃到什么时候。

随即放下碗,彬彬有礼地说了句:“我吃饱了,各位慢用!”然后笑着看向夏侯业:“爹爹,我先回房了,您少喝点酒,今天早些歇着,明日我再陪您聊天,晚饭我就不过来了。”

“爹好不容易回家,你连晚饭都不陪爹吃了?”夏侯业睁大眼睛,放下筷子。

“不是,只是我又不喝酒,干坐着挺无趣的”无奈地朝他笑笑,“我明早一定起床陪您用早膳,怎么样?”

“你这丫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晚上让厨房给你准备点好吃的。”夏侯业没辙,只得摆摆手,她都已经实话实说了,自己还能怎么样啊,他就一二十四孝老爹!

“失陪!”月槿撩袍站起身,拿着扇子出了前厅,没注意到背后几道探究的眼神:这夏侯月槿倒真是变了不少!

一路上慢慢地走着,消消食,春日正午的太阳总是让人昏昏欲睡,风还是暖暖的,困意更浓了。也就不再拖沓,闻着沿途的鸟语花香,惬意地向后山走去。却见草色正好,缓缓流淌过的小河,碧水青青,从青山拐角的春涧中汩汩流出,岸边垂下的杨柳摇曳着迷人的身姿,如烟绿柳与东风共舞,后面呈包围之姿竹林青翠欲滴,煞是惹人喜爱,河对岸的青山葱茏,自是掩不住山中一丛丛茂盛的映山红,正是百般红紫斗芳菲,自在娇莺在林中怡然自得,花中彩蝶时时戏舞,几只新燕掠过水面,燕尾撩起圈圈波纹,荡起细微的涟漪,水中鱼儿不时吐些泡泡,好一派风光!

月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这自然灵秀之气流过身体的每一寸,才缓缓呼出,随后顺着水流方向躺在草地上,头枕着左手,干嘛?睡午觉!

且说前厅,吃完饭,夏侯业并没有让他们回去休息:“天绝,你们跟我来。”

说完便起身,带他们来到他的书房,抬手示意他们坐下,夏侯天绝他们静静地坐着,面面相觑,心里猜测到底是什么事。

只见夏侯业转身走到书案后面的书架上抽出几本账本,又走到屏风后面平时小憩的地方,不多会儿手里拿着一块玉?出来,三人心里皆吃了一惊。

果然,夏侯业开口道:“天绝,你过来!”

夏侯天绝起身走到夏侯业身边,抬眼看着自己的伯父,眼里复杂难懂。

夏侯业也不多说,想必他也明白,伸手拉过夏侯天绝的手,郑重地将账本和刻着夏侯字样的玉?放进他手里,并用力地握紧侄子的手,“大伯,这……”

“天绝,夏侯山庄以后就交给你了。”夏侯业脸色严肃,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夏侯天绝和另外两个人即使再漫不经心,不由也认真起来。

“大伯正当壮年……”

“天绝”夏侯业打断他的话:“你父母早逝,当初把你托付给我,大伯常年在外奔波,当初将你送去摩云峰拜师学艺,一是因为完成你父母的嘱咐和应璇玑子的要求,二是大伯忙于家业和照顾槿儿,教导你的时间要少。你从小便独身在外,经历心智要比别人成熟,虽说现在还年轻,但是大伯相信你已经有足够的能力担任夏侯家的下任家主。大伯知道这份担子对你而言或许有些重,我并不强求你将夏侯山庄发扬光大,只要你能守住这份家业就行了,只要对得起夏侯家的列祖列宗,你就是夏侯家优秀的子孙。”

夏侯天绝心思来回转了几转,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师弟们,他们似乎乐见其成,没多说什么。

“是!”依旧没有过多的语言,但是眼神异常的坚定,夏侯业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夏侯天绝从来没想过伯父居然会在自己一学成下山就将家业交给他,他一定会将夏侯山庄发扬光大,就算不是为伯父,也要为自己打造另一个天下,让天上的父母为他而骄傲。

龙御风和北溟修叶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为师兄高兴,他们原本以为他并不是那么喜爱夏侯天绝,看来,爱之深,责之切啊!他膝下无子,虽然极疼爱夏侯月槿,到底还不曾薄待过夏侯天绝。心下为自己的小人之心深感惭愧。

“御风,你这些年吃了不少苦,伯父鞭长莫及,没能为你做些什么。”夏侯业口气很是无奈和自责。

“伯父言重了,御风知道伯父时刻挂念着御风,只是万事不由人。”龙御风摇摇头。

“你明白就好,伯父知道你是个心思通透的孩子”夏侯业斟酌了一下开口:“你娘她??????不希望你?那趟浑水。”

龙御风一愣,北溟修叶和夏侯天绝皆有些担心地看了看他。

“伯父,我也不想,只是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一向温和的眼睛盛满厉色和杀意,那个女人害得他和母亲阴阳相隔,害得他这些年饱受绝命丹的折磨,害得他……难道现在他有能力了,还要让那个恶毒的女人继续高高在上、享受着荣华富贵逍遥自在吗?不可能!绝不!

“伯父明白,只是你娘只想你能简简单单为你自己活着,若是你活在仇恨中,为着报仇汲汲营营,她在九泉之下必然不会瞑目”夏侯业叹了一口气,“她不希望你坐上那个位置,孩子,高处不胜寒哪!”

“伯父,御风从未想过要坐上那个位置,御风只是想为母亲讨个公道,用那个毒妇的血祭奠母亲的在天之灵!”龙御风有些激动。

“风!”北溟修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无论你做什么,我和绝都会支持你!”

“嗯!”夏侯天绝附和的点点头。龙御风感激地看了看他们,抿紧嘴唇夏侯业看他们意志坚决,也是无奈,罢了,他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只是要求道:“既是如此,我也不再多说,只是想提醒你们,你们的命都是牺牲了上一代留下的血脉,断不可为了报仇不顾一切。”

三人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知道他的苦心。

夏侯业呷了口茶,犹豫了几番,仍是下不了决心,愁眉紧锁。

三人看他似乎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龙御风和北溟修叶看夏侯天绝----你问吧!

“大伯,有话不妨直说???”夏侯天绝开口。

“嗯,如今夏侯山庄交给你,我也放心了,我打算出门云游,只是……”

三人顿时不说话了,只是,只是什么?只是夏侯月槿无人照顾!不过这个似乎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老人家说要去云游,有谁注意到这个问题了吗?

看他们那保持缄默的样子,夏侯业稍稍有些不满,但也无可奈何,自家闺女,他不是不了解,以前确实有些离谱,这几个小子是吓怕了,更不愿找麻烦上身。这样的话,只怕他们也靠不住,便也不强求。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槿儿确实跟以前有很大不同,你们不要只记得她从前的样子”夏侯业苦笑:“既然你们不愿代为照顾,也罢,槿儿也多年不曾去过她外公家,我会修书一封去京畿,告诉槿儿的外公,请他代为照顾,只是沿途我有些不放心,御风能否同行?”

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还能拒绝吗?只得点头应是。

夏侯业看天色不早,交代的也差不多了,便摆摆手让他们去休息,自己还要写信。

夏侯天绝一脚刚踏出书房的门槛便又被叫住了,“天绝,槿儿毕竟是你妹妹,多担待些,替大伯好好照顾她,别让人欺负了去。”夏侯业脸色有些沉重。

夏侯天绝微微皱眉,点点头,走了出去。大伯有些奇怪,像是交代后事一样,难道有事发生?

三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去,日头已经不高了,现下也睡不了多久就要起来用晚膳,就随处转转。

随手扯下一根柳条,龙御风闲闲地说:“你们觉得会是什么事呢?”

两人都明白他指的是什么,摇摇头,表示不知。

龙御风眯起眼睛,见那两人颜色无异,“不好奇?”

北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伯父并不想说。”所以好奇也无用。

龙御风耸耸肩,看向夏侯天绝:“你不问问?”

“大伯若解决不了,我们也帮不上忙,静观其变吧!”无趣的语调说着无趣的话。龙御风叹气……

“我要回岳州一趟。”北溟修叶负手向竹林深处走去。

“先送风回京畿。”夏侯天绝出声道。龙御风的“不用”还没说出口便被瞪的咽了回去。

“嗯”北溟修叶也很清楚龙御风这次回京的处境,一路上估计危险重重,多个人多重保障,总是没错的。

这本是作者(月缺)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扇行天下》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