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外省教师》外省教师资格证在上海能用吗 作者是荆萧默的小说 外省教师总攻
《外省教师》外省教师资格证在上海能用吗 作者是荆萧默的小说 外省教师总攻

外省教师 荆萧默 著

陈美君,师卫明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5-20 17:00:57
辣文《外省教师》是荆萧默最新写的一本现实类新书,内容中的主角是陈美君,师卫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朴实无华,非常不错。精彩情节试读:传言无时不在,像噩梦一样萦绕在每一个人头上。有时候,刻骨铭心的痛苦可以激发人内心挣扎的力量,痛定思痛之后,大家明白,自己唯一的希望就是做好自己,然后听天由命。与现实的无形厮杀,使闻道中学的外省教师急红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传言无时不在,像噩梦一样萦绕在每一个人头上。

有时候,刻骨铭心的痛苦可以激发人内心挣扎的力量,痛定思痛之后,大家明白,自己唯一的希望就是做好自己,然后听天由命。

与现实的无形厮杀,使闻道中学的外省教师急红了眼,为了获得正式文凭,几乎是夙夜耕读。

田侃侃安静了几天,便又逡巡出动了,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对清退外省教师的担心。

“老田,你是不是有自虐倾向?能不能说点开心的?”柯美霞捧着自考资料,不满老师触碰“伤口”,头也没抬。

“我总但心,能不能过得了这个坎。”田侃侃叹气。

“不能过也得过,请不要老是旧事重提,刚流完血,还要让我们继续流泪?!”黄美玲瞪了田侃侃一眼。

“就是,老田,天天念叨,假的也就成就真了。”柯美霞附和着黄美玲。

“怎么会是假的呢?”田侃侃小声反驳。

“不是假的,大家现在就可以卷铺盖走人啊,何苦这样钝刀子割肉呢?”柯美霞没好气地说。

田侃侃见她们这么说,再说下去,显得无趣。

正好,单纯过来了,见田侃侃的样子,似乎不大高兴。

“说过你多少次了,这些话没意义不说,还伤人心。”单纯听了事情的原委,责怪她。

单纯和田侃侃一个村的,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小学到民办大学,俩人又是同班同学,她不喜欢田侃侃“长舌妇”的模样,但俩人彼此珍惜她们之间的这份情谊。如果换了别人说这话,田侃侃肯定会不依不饶的,但只有单纯,才能镇住她。

“我还在为你的事发愁呢?担心你到时候成了剩女。”田侃侃把话题转移到了她身上。

单纯没有理她,为这事自己也苦恼,周边的人扒拉来扒拉去,没一个自己满意的,又不想异地恋,除非离开这地方,但离开又能去哪呢?唯一的出路,只有进工厂,这是她不愿意的。

“我觉得你和夏天阳是天生的一对,男才女貌的。”田侃侃再一次试探她的想法。

“人家有女朋友呢,我总不能第三者插足吧。”单纯对夏天阳颇有好感,但一般优秀的人都“名树有花”了。这正是她担心的,在学校接触的人少,优秀的寥寥无几,到时候自己就只能在歪瓜裂枣中挑选了。

“你听我的吧,现在这状况,我觉得他们不会长久,再说,赵弋戈身边追求她的人很多,来个移情别恋也很正常。”田侃侃极度怂恿。

单纯知道夏天阳对她并没有抵触,自己这样做显得很不厚道。

“多接触一下,没什么坏事,万一呢?从上次那事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田侃侃看她样子,似乎默认了。

田侃侃去到夏天阳那儿,发现他房门紧闭,想必出去了,于是,就搬了一个凳子坐在门口,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四处张望。

赵弋戈回家了,夏天阳把之前写的稿件重新整理了一下,选择了几个杂志社,到镇上邮局寄了出去。

回来走进校门时,他看到熊其甚在门卫室师卫明那儿,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上次师卫明在蔡其光的挑唆之下,找熊其甚帮忙修理一下夏天阳,但几次失手。师卫明给了他经费,事情没办好,又不敢找他要回费用,就只有旁敲侧击,暗示他信守承诺。

熊其甚已经决定不在与夏天阳为敌,又不想退钱。

“怎么?你们俩认识?”夏天阳走过去问。

师卫明看见夏天阳,惊了一下。

熊其甚没有回答夏天阳,只是敷衍地笑了笑。

夏天阳心里还有些心痛自己给他的五百元钱,虽说是自己答应他的,但还是觉得自己被他讹了。

“找个时间,你得请我喝酒。”夏天阳拍了拍他,就走了。

夏天阳这句话以及动作,师卫明彻底懵了,熊其甚和夏天阳不像是有“仇”的样子,倒像朋友。

“你和他和好了?”师卫明明白自己的钱打水飘了,但还是不甘心的问了一句。

“我的事你少管!”熊其甚瞪了他一眼。

田侃侃远远看见夏天阳走过来,装作信步游走的样子在南向里大门口,等着他。

“夏老师,单纯过来了,说找你有事。”田侃侃嗑着瓜子说。

“什么事?”夏天阳想不起单纯会有什么找他,但很好奇,单纯怎么会和她这样的人在一起。

“她在我家,你问她吧。”田侃侃说着把夏天阳带到她屋子里。

夏天阳本不想进去,但考虑到单纯,还是跟着进屋了。

“单老师,找我有事?”夏天阳看见单纯有点不自然。

“你们先聊着,我出去走走。”田侃侃对单纯使了一个脸色,走出去了。

“我没找你,你也别怪侃侃,她是为了我好,没其他坏心眼。”单纯不想骗他,实话实说。

夏天阳对她的好感来自于她的容貌,没遇见赵弋戈之前,单纯的容貌很是符合自己的审美标准,加上她的声音特别。

单纯这样一说,更加显得她可爱。

“我们俩人的关系挺好的,现在是,以后也一样,你也很优秀。”夏天阳对她笑着说。

“我明白,不好意思啊。”单纯歉意中带着羞赧的神色。

“我倒是很想交你这个朋友的。”夏天阳很坦诚。

“好,在这地方,多个朋友多条路。”单纯即刻显得大大方方起来。

“我还有点事,咱们改天再聊。”夏天阳冲她摆摆手,就告辞了。

出到门口,看见田侃侃坐在凳子上,眼睛四下流离着,嗑着瓜子。这样子很像水浒中的王婆,串掇西门庆和潘金莲在里屋私会之时,自己在外边望着风。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夏天阳有点生气。

田侃侃顿着脸,收了点脸色,捶着脸继续嗑着瓜子。

周五学生放学后,是学校规定的例会时间,全校教职员工集中在会议室,校长冼星球刚刚说了一下开场白,旁边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教导主任过去接了电话后,急匆匆地跑到正在开会讲话的冼星球旁边耳语了几句。

冼星球脸色大变,立即大声说:“所有男教师和职工,操家伙,学生在镇上打群架。”

所有男教师和职工听说,轰的一声奔出会议室,迅速寻得铁棒、木棍、铁锹、锄头之类的,在校长的带领下,向镇上火速奔过去。

严西早在厨房找到一根扁担,很是积极,直接跑在校长的前面,嘴里还不停地说:“校长,您别急!我们这么多人,又是老师,不相信学生不怕。”

他说的完全是废话,冼星球岂能不明白。

镇上,一边十多个学生拿着木棍、铁质水管对峙着,随时可能引发血战。

“住手!”冼星球老远就大喝一声,他声音洪亮,威慑力十足。

学生看着校长带着一帮老师,有些发慌,但对峙的双方互相都想等着对方放下“武器”后,再罢手。

但双方都是这想法,迟疑着有点骚动,但没一个人放下手中的东西。

严西早最先冲到两队人马中间,挥着手中的扁担,大声说:“放下,放下!”

说着,夺过为首学生手中的铁管,仍在地上,其他学生见状,纷纷扔了手中的东西。

冼星球这才松了一口气。

打架的学生主要是苏德泽和蔡其光两个班的。

冼星球喝令两人把各自班上的学生带回学校办公室,调查处理。

“严老师,好样的。”冼星球赞许地看着严西早。

严西早受了表扬,笑呵呵地说:“应该的。”

夏天阳在学生对峙的圈子外,看到了早上经常和他一起跑步的苏静雅,她神色有点慌张,闪了一下就不见了。

明天是外省教师奔赴市属中学参加自学考试的日子,学生打架后续的工作,没有让他们插手。

大家把考试的课程报的满满的,以求尽快通过考试,拿到文凭。需要考两天,为了节约住宿费用,第一天考完后,赶回闻道中学,第二天再来。

大家一行浩浩荡荡,信心满满地如奔赴战场一样。

夏天阳在考场意外遇见了陈美君,她和夏天阳一样,专升本。

他向她打了一声招呼,约好下午考完试后大家见面聊一下。

陈美君想安心考试,不想这样劳累来回奔波,她男朋友就在市教育局招待所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

“你也住在那儿吧,我可以多开一个房间,内部价,算起来比路上来回奔波的路费多不了多少。”陈美君建议。

想到周末赵氏公主回家了,自己赶回学校也已天黑,第二天天不亮又要起床,确实比较辛苦,就答应了。

夏天阳找陈美君的目的,就是想了解一下教育局对于外省教师以后的打算。

“我早已给你说过了,政府部门没有那么随意,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陈美君还是原来的意见。

“关键是现在传言满天飞,心里还是有些虚。”夏天阳进一步试探,试图了解更多的内容。

“我只是听我男朋友说过,根据他们的统计,以后学龄儿童的人数会大幅上升,目前师资力量都不能满员,何况以后呢?”陈美君说了自己的判断。

这点夏天阳有感觉,本地的计划生育很松,有三四个孩子的家庭不在少数。

“在形势未明的情况下,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难道因为担心天不下雨,就不耕种播种了吗?”陈美君说着就笑了起来。

这个道理夏天阳当然明白。

“你想在这里扎根,就要一心想着扎根的事,其他的,无厘头的东西你管它呢。这样只会杯弓蛇影,扰乱自己的心神。”陈美君再一次告诫他。

这本《外省教师》,是我最喜欢的一本现实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荆萧默)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荆萧默)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