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萨尔茨堡的树枝》那根萨尔茨堡的树枝 御姐 萨尔茨堡的树枝女体化
《萨尔茨堡的树枝》那根萨尔茨堡的树枝 御姐 萨尔茨堡的树枝女体化

萨尔茨堡的树枝 舒和蓝汐 著

乔岚,林妙妙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5-23 08:17:31
《萨尔茨堡的树枝》是舒和蓝汐执笔的一本婚恋网络小说,主线精彩,文笔出神入化,值得品味。《萨尔茨堡的树枝》精彩内容试看 我没有想到乔岚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乔岚是我的表哥,卓尔不群,基本上属于你能想到的最优秀的那种。只可惜,我们两个从小并不怎么亲近。二十年前,母亲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那个人,而后生下了我。可惜,那人是个浪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我没有想到乔岚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乔岚是我的表哥,卓尔不群,基本上属于你能想到的最优秀的那种。

只可惜,我们两个从小并不怎么亲近。

二十年前,母亲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那个人,而后生下了我。

可惜,那人是个浪子,喜新厌旧,抛妻弃女,薄情寡义,你所能想到的最卑劣的行径都不及他的万分之一。

后来,母亲带着我离开,也从此与外婆那边的所有亲戚都断绝了往来。

其实准确的说,早在母亲选择嫁给那个人的时候,就已经是众叛亲离了。

此前此后唯一的区别是——我。

可我并不能为她撑起一个家。

她仍旧是孤家寡人一个。

想也知道,日子过的会有多艰难。

不,不只是经济上的,还有情感层面。

我记忆里最常出现的场景之一是自己前一刻还好端端的走在路上,下一刻会突然有面孔半生不熟的大人不知从哪个阴暗的角落里面窜出来,拦住我的去路,故意大声的拖着长音问着我:“蓝汐,你爸爸妈妈为什么离婚啊——”

那个时代的那座小城,离婚被视为最恶劣的字眼之一,仿若某种原罪。

我来不及回答,傻愣在那里,以僵硬的姿态被他们钉在耻辱柱上——离婚人家的小孩。

而后是他们意味不明的笑,仿佛我的惶恐给了他们莫大的满足。

这样的表演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只要有人无聊,我就必须一遍遍陪演,不容拒绝。

有男有女。

有老有少。

他们的面孔总是在你最没防备的时候出现,在你眼前骤然放大,像童话里狰狞的巫婆。

我无数次在夜里哭醒,担心真的有一天,他们把我抓去喂毒苹果,我该怎么办呢?

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善良的猎人跟小矮人们,而我的王子对此毫不知情,依旧在遥远的城堡里忙着举行盛大的舞会。

我没有水晶鞋,也没有南瓜马车,我的母亲常常要为生计奔波,不得不将我反锁在屋子里,我要怎么样,怎么样,才可以找到我的仙女教母呢?

……

然而,这些还算好过的。

因为时间久了,你总会习惯的。

母亲说不要哭,不要生气,不要让他们得逞,不要让他们看笑话……

我记在心里,一一照做。

我必须比所有人都争气。

因为我没得选。

装聋作哑并非这世界上最艰难的事。

可我依旧坚持的很辛苦,因为这是一场漫长的折磨。

我没有朋友。

学校里没有,家里也没有。

根本不可能交到任何朋友。

不被人当面笑话“有人生,没人养”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指指点点被视为莫大的宽容。

朋友?

多奢侈的字眼啊……

学校里但凡对我好一点的人都会遭到孤立。

我既不愿意听到别人一遍遍的赌咒发誓跟我划清界限,也不愿意让真正关心我的人为我冒险。

何必呢?

前者我不屑,后者我不忍。

所有人都是无辜的。

只有我才是原罪。

我一个人担就好了,反正我都习惯了。

忍一忍就好了,没有什么难的。

唯有同情会令我难堪。

唯有同情。

十八年,六千五百七十个日日夜夜,十五万七千六百八十个小时……我背靠着被生活渐渐摧磨的喜怒无常的母亲,被千军万马围困当中,黑压压的敌军里总有那么几个面目熟悉的陌生人。

乔岚是二舅舅家的表哥,长我八岁。

十岁之前,我们两个从未见过。

……

不是想不通,也不是没有抱怨过,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伤口附近的鲜血还没有处理干净,干嘛忙着清算是谁落下的钉子呢?

我不恨乔岚。

他也只是个比我大了几岁的孩子,不该苛求他。

我也不恨外婆舅舅们跟姨妈,就像我丝毫不恨那个人一模一样。

因为无爱,所以无恨。

他们只是面目熟悉的陌生人,跟路上那些所有对我发问过的人一样,都只是陌生人。

这世界满是陌生人,除了韦宿。

相比乔岚,韦宿更像是我的哥哥。

哥哥?

多陌生的字眼。

就像父亲的同义词那样难以说出口。

没有阳光雨露浇灌出来的手足之情,就像盆栽。

看上去很美。

但是别扭。

……

其实客观来说,乔岚近些年对我不错,常会关心我的学业,还会寄好吃的给我。

可我这人孤僻惯了,不习惯领人情。

这可能不大好理解。

打个比方吧,如果你从来没有尝过甜,当然也就不会太难忍受苦;可是反过来就不同了,你会对那失去的甜耿耿于怀,一点点的苦都被放大到仿佛难以下咽,那时候的苦才是真的苦。

……

乔岚到这边出差,顺道来学校看我,照例带了许多礼物,又请室友一起吃了大餐。

他一直是个客气周到的哥哥。

安恬、刘含章、林妙妙,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喜欢他。

是啊,这么好的哥哥,哪会有人不喜欢?

席间,三人吃的不亦乐乎。

林妙妙甚至对天发誓再也不会把乔岚的名字跟乔峰弄混,可是话刚说完,就忘了个干净。

众人哄笑。

乔岚哭笑不得。

我只顾着羡慕林妙妙的记忆力。

如果我是她,日子是不是会好过一点?

我想要变成一条鱼,游到崭新的海域。

……

我没想到,从饭店出来的时候,会碰到舒和。

来不及了,这里根本没有藏身的角落。

我下意识往乔岚身后缩了缩,侥幸的寄希望于乔岚高大的身躯可以略略遮挡我。

哪知乔岚却无知无觉,竟然朝着舒和迎了上去。

林妙妙低声尖叫了一声,引发我心内十级震动——他们竟然……认识吗?

三人的眼光明明白白写着同样的疑问。

这可能吗?

可能。

当然可能。

我对乔岚的过去鲜少了解。

他认识或者不认识舒和,于我而言都是对半开的概率。

眼下的情形……我恐怕是应付不来。

直觉告诉我,我应该逃跑。

可是室友们兴奋的扯住了我,断绝了这个可能。

乔岚不知跟舒和聊了些什么,我根本没心思听,只觉得脸上一热,一先一后两道目光依次投向了我。

再也躲不得。

我只能硬着头皮,挪动脚步,在乔岚的招呼声里,规规矩矩上前问好。

“舒老师好。”

舒和没有答话,倒是乔岚先笑了。

我不知道我的问候有哪里可笑,可是我不能问。

哪怕舒和不在这里,我也不能问。

舒和的目光从乔岚落到我身上,仿若实质,如重千钧。

最终还是室友上前解了围,气氛一时活络。

我偷偷松了口气,不想抬眼时,正对上舒和的目光。

我条件反射的对他笑笑。

这个反应如此熟练,是我十八年来早就做惯了的。

我以为他至少会客气的敷衍敷衍我。

可是我错了。

他连最微小的笑容都吝于给我。

他的目光有种令我被看光的痛楚。

希望那只是我的错觉。

……

看样子,乔岚跟舒和好像很有些话要说。

也好,我巴不得早点脱身。

“我们自己回去就好了,不妨碍你们叙旧。”

我点点头,尤其着意客气的对舒和,而后扯着室友飞快逃离。

路上被室友七嘴八舌纠缠到头痛。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发誓,我跟你们一样,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如果你们感兴趣,我可以帮你们问问乔岚,或者你们自己问也可以,我相信乔岚一定不会介意的。”

从小到大,令人扫兴一直都是我的强项。

老实说,我也有想过问问乔岚。

可是他跟舒和怎样,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我把手机调成静音,安安稳稳的去睡觉。

……

忽略令人诟病的主角(乔岚,林妙妙)性格,舒和蓝汐的这本书《萨尔茨堡的树枝》还是颇有看头的。不同于其他小说各种平行世界的乱入,整本书类似蝴蝶效应的线性叙事,加之性格鲜明的配角,我觉得可以算是今年难得有亮点的一部网络小说,特别是主角(乔岚,林妙妙)冒充神棍的种种行为有时候真让人忍俊不禁。哈哈,当然缺点也不少,作者(舒和蓝汐)有些思维习惯还是停留在老时代,尤其是老套的世家设定,还有最近更新的一些较幼稚的政治斗争,算是这本书的败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