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美人为谋》美人为谋 免费阅读 NP 美人为谋小白文
《美人为谋》美人为谋 免费阅读 NP 美人为谋小白文

美人为谋 眉落东南 著

月盈,老大夫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01 17:04:52
《美人为谋》为眉落东南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几乎是一个月之后蓉月再回到碎月谷时,并没有在医馆见到凌月,一打听,老大夫说凌月也被接到了半山腰的寨子里商讨医术,老大夫还告诉蓉月祭司说如果她回来的话也请一起去寨子里。蓉月迟疑了一下开口问柳长白的病情,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几乎是一个月之后蓉月再回到碎月谷时,并没有在医馆见到凌月,一打听,老大夫说凌月也被接到了半山腰的寨子里商讨医术,老大夫还告诉蓉月祭司说如果她回来的话也请一起去寨子里。蓉月迟疑了一下开口问柳长白的病情,老大夫说不清楚。怀着忐忑犹豫的心情蓉月去了半山腰的寨子里,守门人还认得蓉月直接把她带到了客房,说管事的会来安排就走了。

客房在凤尾的第一排末端,距离正厅有些远,蓉月在客房区域走了一圈并没有碰见什么人,她也不好贸然乱走就坐在廊檐下休息等着管事,举目望去远处的山峦树木葱翠,树梢随着风深浅起伏,还能听见山涧水流的哗哗声,房顶上的茅草飞舞发出的沙沙声,蓉月坐在石桌边胳膊支着下巴,连续奔波了一个月她着实有些累了,此刻居然有些犯困。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她觉得有人在看她,睁眼一看是柳长白,他也支着下巴,看着蓉月的双眼闪着欣喜的亮光,双颊依然瘦削精神却好,修长的身形裹在月牙白的长衫露出肩膀上的骨架支着衣服。

“你怎么瘦这么多?”蓉月含含糊糊的声音带着慵懒,说出的话连她自己也惊了,她赶紧拿开手坐好。

“嗯,蛊毒积聚的时间有点长,要彻底清除费了不少时日,吃得也比较清淡。”柳长白说完话笑了一下,“我之前虽然一直昏迷却知道你一直都在,可是醒来没看见你,我以为你不告而别了。”

“我去都城送一个人。”蓉月看着他不由得放缓了语气解释原委。

“事情还顺利吗?”这次没有动手也没有呛人,还心平气和地解释了原因,是好事。

“还好。”温柔的风拂面而过,引得人也有些慵懒,四目相对时,蓉月从那双清亮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她别开眼不敢再看柳长白脸上的温柔和眼睛里的欣喜。

“我之前给你留信看到了吗?”蓉月没回答,柳长白不在意接着说:“那就好好听我说,我进去那个房间的时候,正好碰见族长在里面研习邪术,用活人。发现我之后他躲进了密室,那间密室里有机关,走到底的时候还有一个祭台,祭台上有一具人骨,人骨的手里就握着那卷羊皮纸,我在拿羊皮纸的时候,人骨在瞬间化为齑粉飘满了整间密室,我不小心吸入了一些,但是并没有在意,谁知道后来越来越严重,我那天让展奕给你送信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柳长白看着蓉月,“你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吗?”

蓉月直觉自己需要起身离开或者干脆翻脸再打起来,可是她的双脚似是被心中涌出的暖流融化以致无法动弹,她需要人来解救,将她救出这失去控制的境地,哗哗的奔跑声带来了蓉月祈求的喜讯,她一下子回过神来站了起来,只见展奕从廊檐那头跑过来,喘着粗气说:“不好了,祭司说去后山采药的人失踪了,凌大夫也不见了。”柳长白也站起来,“你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昨天凌大夫跟着碎月谷的人一起到后山采药,现在还没回来,月盈圣女用巫力推算到这些人在后山的迷雾谷,祭司正召集人手去迷雾谷寻找。”

蓉月听完展奕的话先一步走去正厅,柳长白也迈步跟了上去,“我跟你一起去。”

几人到正厅的时候,祭司正在安排人手准备进迷雾谷,蓉月和柳长白自告奋勇要一起去,祭司迟疑了一下点头同意。

迷雾谷,顾名思义整个山谷都笼罩在浓雾之中,一臂之外就看不清东西,而且雾气会随着气流来回游走不消片刻便沾湿衣物,能让人瞬间就迷失方向。

众人站在谷口,由族中的医馆管事带队准备入谷,“等等我。”一声叫喊从远处传来,话到人到,来的是一位穿红衣的少女,明眸皓齿巧笑倩兮,管事冲女子拱手一礼,“圣女,祭司没说圣女可以进去。”

“我不去你们进去就等着也跟那些人一样失踪吧。”圣女月盈一句话镇住了管事,她转了一下眼睛说:“我跟着一起给你们指路,早些出来不就好了。”管事还在犹豫,月盈拍拍手,“赶紧走,一会儿大风一来,雾气更重。快走。”人群被鼓动着迈步进了迷雾谷。

月盈走到蓉月旁边,打量了她一番说道:“凌月之前说我长得不好看,我还不服气,现在看来他还没眼瞎。”然后自己叹了一口气,又转头看见了柳长白,“你的蛊毒还没完全清理干净就不要到处乱跑了,省得凌月的草药采回来又找不到你,那不是白忙活。”然后再叹一口气走了。

柳长白笑笑正要下坡,被蓉月一把拦住,“你不要去。”柳长白愣了一下说:“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没那么严重,你进去我终归不太放心,两个人也有个照应。”柳长白扯了一下蓉月的袖子,“走吧,一会儿不要走散了。”蓉月就被柳长白牵着衣袖带下山坡。

展奕在后面望着大雾直叹气,没一会儿芸娘走了过来,她指着前面的迷雾问:“公子也跟着下去了?”

“嗯,我拦不住。”

“也怪不得你,公子想做什么也没人能拦得住,只希望他能平安回来。”芸娘自然看见了柳长白牵着蓉月衣袖的样子,温柔的带着些害怕失去的紧张,这样的神情她以前从没见过,看着眼前的层层白雾芸娘神情黯然。

到了谷口月盈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个铃铛,轻轻一摇声音能传很远以此来确定彼此的位置,众人开始往前走,雾气似水湿热地扑在脸上身上,叮叮当当的声音此起彼伏回荡在耳边,月盈在队伍的前面摇动铃铛带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众人听见一种水从高处落下的哗哗冲击声,待走到跟前,视线豁然开朗,举目望去有一个巨大的积水潭,水潭上方有一段数十尺的瀑布,银白色翻腾的水花源源不断地砸进水潭中,激起水花无数。月盈站在水边看了一会儿,指指瀑布上方的位置说:“在上面。”

人群跟着月盈绕道去瀑布上向,柳长白拽拽蓉月的衣袖压低声音说:“一定不能走散了,这里面有古怪。”蓉月抬头看看前面的人群点点头。

没过一会儿人群走到一处崖底,月盈摸着下巴看了一会儿山崖给管事说:“找一个会爬山的人先上去,然后固定一条绳子放下来。”管事招来一个年轻的后生,交代了几句,后生背着绳子开始爬山,众人站在崖底看着那人一步一顿地爬到崖顶然后消失,过一会儿一条绳子扑簌簌地沿着杂草垂了下来,月盈拉着绳子刚要上被管事一把拦住,“我先来,等我上去确认好,各位再上来。”月盈点点头,管事拉着绳子爬了上去然后抖了抖绳子,人群开始一个接一个往上爬,轮到两人的时候,柳长白伸手拽了一下绳子确认没问题,蓉月开始攀着绳子往上走,积水潭表面开始升起水汽,白雾笼罩过来,渐渐地眼前开始模糊,蓉月拉着绳子蹬着山石攀到崖顶举目看不见人居然也听不见别人铃铛的声音,蓉月摇了摇身上的铃铛,叮叮叮说明铃铛并没有坏,怎么那些人呢?

细微的簌簌声顺着草丛游弋过来,咻地一下擦着蓉月的耳朵划过,蓉月赶紧偏头,只见肩膀上落了一只千足虫,黑色的甲壳油亮,两只红色的触角摇来摇去冲着蓉月的脖颈咬了下来,蓉月提起飞镖将千足虫削落在地,然后赶紧去拉绳子并冲着下面喊道:“你不要上来。”她想将绳子提上来彻底断了柳长白的后路,绳子却拽不动,这时更多的簌簌声顺着地面爬过来,手上的绳子忽然开始往下坠,绳头居然松开了,蓉月赶紧用脚抵着石头拽紧绳子,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有虫子爬上了脚面,可她不能动,她得提着那口气坚持到柳长白上来。

蓉月的额头开始冒汗,手掌已经被绳子刮破,她咬着牙全副精神都在这根绳子上,咻地一声从身后的迷雾中飞来一只箭矢,蓉月赶紧偏头躲开,第二只箭已经冲着她的肩膀射来,蓉月拽着绳子后仰,脚下一松,人就被绳子拽了下去,她赶紧蹬着地面重新站好,第三只箭盯着她的后脑而来,蓉月手臂绕着绳子缠了一圈,单手去接飞来的箭矢,堪堪捉到箭尾,第四只箭已经破空而来,蓉月矮身决定拉着绳子跳下去,一个月白色的身影拽着崖边的草跳了上来左手揽过蓉月的腰右手捉住那只箭反手扔了出去,迷雾中传来一声轻微的惨叫声,柳长白拉着蓉月边跑边扯掉两人身上的铃铛,半盏茶的工夫才停下来,柳长白一摸手掌黏糊糊的,“你受伤了?”

“没事。”蓉月举目四顾,除了团团迷雾什么也看不清。

柳长白却牵起她的手就往下走,“这里的迷雾可不是简单的水雾,雾气里含有瘴气,遇到伤口就会渗透进去,你的伤口如果不尽快处理很容易溃烂。”柳长白撕掉衣服一角先给蓉月缠了双手,然后拉着蓉月的手踏着哗哗的灌木丛拐着走,蓉月顺着自己被牵着的左手往上看,柳长白的手背上筋骨凸起,月白色衣衫沾染了雾气贴在手臂上,背影瘦削,他其实并没有痊愈,蓉月心里有些发慌,手心传来的温度也让她心乱,她只能扭过头跟着走目光却再不敢看他。

四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美人为谋》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职场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眉落东南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