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浴缸躺哪一边 第11章 我懒得再爱别人,好麻烦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T吧

发表时间:2020-02-14 14:34:11    编辑:酷莫    来源:阅文集团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

热销小说《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由莫非er执笔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中的传奇人物是穆柳,秦子阳,情节扣人心弦,极力推荐。书中主要讲述:穆柳抱着杂物回到家的的时候,秦子阳照例在画室作画。她像往常一样没有敲门。只是家门钥匙不小心放在了那一堆杂物里面,她索性把东西全部都倒了出来专心找钥匙。秦子阳害怕听敲门声,她害怕麻烦别人,所以就算到了万

作者:莫非er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 免费试读

穆柳抱着杂物回到家的的时候,秦子阳照例在画室作画。她像往常一样没有敲门。只是家门钥匙不小心放在了那一堆杂物里面,她索性把东西全部都倒了出来专心找钥匙。秦子阳害怕听敲门声,她害怕麻烦别人,所以就算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她宁愿麻烦小区屋业,也不会选择敲门,她觉得尽可能照顾别人心底的脆弱,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秦子阳自大学毕业后就住进了威尼斯花园,并且再也没有出过门。每天只坐在画室作画,蔬菜水果生活用品都在网上采购,放在楼下的物业大厅,等穆柳下班再一起拎上来,然后秦子阳就开火做饭,生活过得很是舒适安逸。

这会穆柳把杂物放到自己的房间,才找了把椅子坐在秦子阳身边,秦子阳正在画窗外的河和桥。他早注意到穆柳回来了,却忍住没说话。穆柳的生活一直很规律,8点出门,6点到家,偶尔早起,从不晚归,像今天这样突然提早回家,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哇,你这南河船桥越画越好,很有莫奈的风范。”穆柳站在亲自身后,扶着椅背,夸张地赞叹道,“我听说莫奈花了几十年的时间,从早到晚地画睡莲,当然最后很成功。我看你也差不多啊,从我们住进来到现在,你就在画玻璃窗外的这南河风光,我猜你也会成功。”

穆柳说的风景,正是窗外一览无余的南河风光。当年梦歌为了这处楼盘的起死回生,没少依靠南河人工造景,原本枯燥的河面上出现了灵动的木船,不仅让本地人为了这木船趋之若鹜,威尼斯花园也因此成为南市唯一一处刚开盘就售罄的楼盘,甚至还吸引了外地游客来此参观,意外成了南市的城市名片。整个小区依靠南河自西向东建设,每栋楼仅有四层高,顶楼由物业种了各色的鲜花,一年四季都郁郁葱葱。靠河的那一侧还找了艺术家做了涂鸦设计,很多游客不辞辛苦,只为在河对面拍张照片。还有人会租船顺河直下,近距离欣赏建筑之美。后来随着游客的增多,不知道是梦歌的主意,还是政府的想法,楼盘左右两侧各500米距离的地方,增加了一处由一只只木船前后连接组成的小桥,晚上还会上演美轮美奂的灯光大修。自此这南河上,不管白天还晚上,都挤满了大批的游客。秦子阳和穆柳的房子在整个小区的最西边,视线一览无余,秦子阳正在画得正是那一处南河船桥。

“莫奈是印象派大师,你看我这是什么风格?”秦子阳往边上侧了侧身问道。

“……”穆柳哪里知道秦子阳画得是什么风格,她所有的绘画知识仅仅来于网络搜索。穆柳始终觉得绘画这种事情是有阶级距离的,也是她与秦子阳之间的距离。只要说到绘画,秦子阳总是很傲慢。没有人喜欢别人的傲慢,穆柳也不例外,只是她都忍下来了。

而且相对于绘画风格,她更关注那些画家的趣闻轶事,所以想了想说道,“我看你们两个还是有相通的地方,听说莫奈后来到了一个没人认识得小镇隐居,不过他还是会背着画架出门;你也像个隐士一样,不过是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里隐居。”

秦子阳笑笑没说话,视线又重新落回在画板上,只见他取下了那幅刚画好的风景,轻轻揉了揉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垃圾桶里充满了类似的纸团。

“画得好好的,怎么又丢掉。”穆柳俯身,捡起被秦子阳丢掉的那幅画。

“唉,你坐着别动,我发现你眼睛红红的还挺美的。”秦子阳起身拉住穆柳的手,让她不要动。

“反正画了还是要被丢进垃圾桶,我才不陪你做无用功,每次都说要好好画我,到现在我连一张成稿都没见过。”穆柳低着头嘟囔着,坐在画架旁边的小凳上上。不知何时,他们也变成了无话可聊的人!穆柳在心里无奈地想,明明是生活在一起的人,难道真的要每天都去回忆过去吗?偶尔遇见的邻居,还要给穆柳介绍男朋友,这让她有些尴尬。然后低声说了一句让自己脸红的话,“你会觉得我很烦,然后去爱别人吗?”

穆柳不知道,原来这段感情的最后,自己成了那个患得患失的人。

秦子阳不假思索地说出了答案,那个答案很酷,穆柳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

“我懒得再爱其他人,好麻烦的。”

穆柳好久没说话,只是无意识地摆弄着放在面前小桌上的咖啡杯。

时间已经接近傍晚,漫天的红云却映得天空显出少有的温柔,秦子阳仿佛也注意到天空的变化,就调整了坐姿,面对着天空,画笔开始涂抹。穆柳站在秦子阳身后,看着他调色、上色,瑰丽的红云一点点吞噬了原本雪白的画板,自信地开疆拓土、攻城略地。可当你的视线回到天空,那些红云却陷入完全相反的局势,那些红云一点点、一点点的被吞噬,不管它们如何翻滚、如何轻盈转身,黑暗还是一点点吞噬了那骄傲的红。等最后一抹红隐入黑暗,等最后一缕亮光消失殆尽,秦子阳丢了画笔,舒服地伸了了懒腰,回头看着穆柳,笑得舒畅又释怀,他期待穆柳也能笑一笑。

可穆柳只是定定地看着秦子阳,她的思绪早跟着那片红中飘远了,她突然想起自己那条受尽屈辱的红裙子。她终于想起来为什么今天感觉有点不一样,便抬眼问秦子阳,“谁来过这里吗?为什么会有两个喝过的咖啡杯?”

“哦,老罗,你要再早回来五分钟,还能遇着他。”秦子阳边拿着铅笔,边量着穆柳的五官,边在画板上描出轮廓。

“老罗,哪里来的老罗啊?”穆柳放下咖啡杯,一脸狐疑地看着秦子阳。

“我的心理医生,罗瑟夫,周一到周五,每天下午他会来两个小时。”

“……心理医生?”穆柳在心里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的含义,沉默了好久才接着问道,“这件事多久了?”

“不到一年吧,我妈在国外找的权威,一个老外,说完话还要机器翻译,我每天都觉得这件事滑稽可笑,但是也不想拒绝。要不然不知道我妈又给我找来什么怪咖,再说我跟老外也熟了,喝喝下午茶,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秦子阳嗤笑了一声,边说边把铅笔用得唰唰响。

“快一年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一丁点都不告诉我?”穆柳没来由地觉得焦虑不堪,只是神经质地把玩着两个杯子。

“你跟我妈不熟,说起他就要提我妈,怪麻烦的。”秦子阳依旧拿着画笔,认真地在画布上描,说话口气依旧懒散。穆柳盯着他看了半天,突然起身沿着阳台来来回回地走,没有再说话。后来索性靠着窗边的栏杆,双手死死拽着栏杆,好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秦子阳好像完全没有看到穆柳的不开心,他小声叫着穆柳,想让她回头,好接着往下画。

穆柳听了他的声音,慢慢地转过头,秦子阳笑着迎上穆柳的眼睛,才发现不知何时,穆柳已经泪流满面。秦子阳无所适从地舔了舔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握着画笔,想把穆柳此刻的样子记录下来。

穆柳好像忍着极大的伤心,她用尽全力抱着自己,想要控制住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尽管眼泪模糊了视线,却依旧愤怒地看着秦子阳。

“对不起,我以为不给别人添麻烦是一种美德。”秦子阳手中握着画笔,停了很久都无法下笔,才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在穆柳跟前说道。可他心里却迷惑不解,为什么穆柳会如此生气,她一直都很大度,而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啊!

“三个月前为什么自杀?”

秦子阳一愣,避开了穆柳的眼神,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有过约定。”

对,我们有过约定,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可今天你非说不可。穆柳喘着粗气,狠狠地想,亮出了她得底牌,“我去了你的高中。”

秦子阳明显吓了一跳,只是盯着眼前的画板不说话。穆柳长长舒了一口气,从进门到现在,一直压迫着她的真空状态终于消失了。明明两人从认识到现在,一直都是穆柳在主导,可穆柳总觉得秦子阳才是站在高处的人,每当穆柳谈起绘画,都会明显感到自己矮人一截。好在这讨人厌的感觉终于消失了。

“我一直以为,我们俩在一起,是因为彼此都独一无二。我到现在才认清,只是你秦子阳不挑剔而已,是我还是别人,甚至是男人或者女人来到你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你永远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所以跟谁都能凑活过着。”

“我……”

“既然你说不出口,就让我替你说吧。”穆柳转身坐回原来的小凳上,“大学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俩不对劲,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本来是和阿石楠在聊天的。后来又在很多地方撞见你们两个在一起,我一直以为是阿石楠在威胁你,所以才会那么怕他,每次我聊起阿石楠你总是充满抗拒。直到我去了你的高中。你们俩是同班同学,你的钱都给他话,你喜欢他的事全校皆知。你问我我什么时候知道的,还不是因为该死的你闹自杀,你什么都不说,我担心你就去查原因,回头想想我真是可笑。你不知道吧,你那些高中同学说起你的事都是如数家珍,亏我还心心念念着要帮你,想帮助你丢掉心魔,重新生活。可你是怎么对我的?你就用这样的过去来说爱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对我。”对穆柳来说,这三个月过得如鲠在喉,她无数次想质问秦子阳,但最终都没有开口,如今都说了出来,人却难以承受般地微微地哆嗦着。秦子阳的自杀原因,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穆柳的脸上。那成了穆柳心中的竖起的另一根刺,只要她还活着,那根刺就会一直在那里。

她还记得三个月前那一天,当她披头散发地来到医院,看到秦子阳正虚弱第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眼微微闭着,你能清晰地看到他那长长的睫毛和脸上细微的绒毛,像个做得十分逼真的天使人偶。穆柳长时间地坐在病床旁边,呆呆地看着这张纯洁无邪的脸,心里反复斟酌,想给他的自杀找一个合理的理由。日子明明还像平常一样有条不紊地过着,没有波折、没有意外、没有争吵、没有恶言相向,也没有新的灵感,除了……穆柳新买了一件红色礼服穿在身上。可是为什么呢?只是一件颜色鲜艳的礼物而已?后来真的找到了原因,她才明白,天真无邪只是他伪装自己的一张面具而已,那张脸曾被恶魔开过光,而那件该死的红色礼服,只是被人恶意当成一个导火索,让她从心里愧疚,再不提结婚而已。

“从我们住进这水上楼,我就一直有种感觉,觉得自己的男朋友被谁替换成了一个假人,没有喜怒哀乐,只有浑浑噩噩的好死不如赖活着。或者从我们住进这里开始,你才发现你心里最喜欢的终究还是男孩子,可懦弱如你,连一个不字都没有勇气开口对我说。你心里有恨,所以就只是阴测测地用绘画折磨我,我一直以为你绘画压力太大,所以不想我聊这个话题。其实你只是想用自己擅长的领域来打击我罢了。”秦子阳听着穆柳说话,眼睛里的光明明暗暗,穆柳仔细看了一眼,才发现不知道何时,秦子阳的眼睛里蓄满了眼泪,这还是第一次,秦子阳还是从来不会哭的人。

“怎么,哭什么,被我戳中了心思?还是觉得委屈?”穆柳起身,站在秦子阳跟前,以极具压迫性的距离,盯着秦子阳的脸。“我不过买了一条红色的礼服,你就要死要活闹自杀。现在又是为什么又看了一年的心理医生,却一句话都不说,秦子阳到底在隐瞒什么,又在逃避什么?你明明知道,如果你想分手去找阿石楠,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我就会离开。可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把我当傻子一样耍着,和你一起关在这人间炼狱里。”

秦子阳不知道该怎么跟穆柳解释——那些已经被别人板上钉钉,认定为事实的所谓真相。他知道穆柳突然买了红色的礼服回来,是想结婚,想逼他做一个决定。他不知道可以怎么办,那些被他封印在心底的秘密,他不想现在拆开给穆柳看,他知道夹杂在两人之间的秘密,就像阳光下的彩色泡泡,轻轻一戳所有的梦就会跟着碎了。

他还没准备好做一个没有秘密的人,所以他做了最错误的决定,他吞掉了半瓶的安眠药,然后再打120来救自己,他还没准备好死,也不知道该怎么活。他只想避过眼前这段时间,等想明白了再做决定。可如今穆柳把所有事情都撕开,要和他面对面对质,他不知该用怎样的遣词造句,来说那些原本就简单的事情。

“你说话呀,你非要把我逼疯才肯罢休吗?或者……这就是你把我困在这里的目的。”穆柳边说身体便往后退,堆积在心里的不满就快要溢出来了。

“或者我们分开吧!”秦子阳脸上明明暗暗的,之后两只无所适从的手便不安地摆动着那只画笔,那些花花绿绿的颜料,在他的手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穆柳的思绪被这句话拉了回来,等她听明白对方话语中的意思,不由地冷笑了一声,“你终于说出了这句话,为什么看了一年的心理医生都没用,可能因为看完心理医生,依旧还要看到我吧!好,我走!”穆柳情绪激动地拍着桌子,也一下下敲打在秦子阳的心中。秦子阳想去握住穆柳的手,让她稍微冷静点,穆柳却大力地挥开了,原本放在桌子上的咖啡杯也被这股大力波及,滚到了地上,所幸杯子并没有碎。

穆柳咬牙切齿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画室,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穆柳也搞不清楚,如今这样的局势,到底是谁的错,明明是最熟悉的人,却隐瞒最多的真相。只是她不想呆在这里了,她想回家了,回到外婆身边。她把自己关在房间,第一次在她杂物间一样的卧室翻找,她原本屯了好多觉得未来会用到的东西,结果只证明了自己的一厢情愿,爱情不是像她想的那样会地老天荒,她始终无法走进婚姻的殿堂。听到的每首歌都是谎言,囤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多余,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后悔。她任眼泪流到后半夜,才拖着满身的疲惫去收拾东西,直到把那个巨大的男士箱包填满才离开房间,换上她准备了半年的红色礼服,就去车站,她决定去找电话里一直安慰她的筱悠。

精彩点评

说实话,这本小说《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悬疑灵异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作者(莫非er)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浴缸躺哪一边 字母文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Twink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
莫非er/著| 悬疑灵异| 已完结
经典辣文《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是莫非er新出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网络小说,主人翁穆雨,顾海,书中主要讲述:穆雨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婚姻,像表面看起来那样变得有希望,她依旧满脑子想的都是离婚。可是具体怎么离,她还没有想清楚。后来从别人那拿来的一张报纸让她找到了希望,有人因为老被丈夫打,去法院申请了离婚,丈夫还被
相关文章
免费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