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在浴缸怎么躺 第31章 熟人作案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罗御

发表时间:2020-02-14 14:08:48    编辑:大莫    来源:阅文集团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作者:莫非er,悬疑灵异类型作品,主角:杜思之,秦子阳,本小说小说剧情回顾:初三一大早,穆柳才从南市警局出来。但她并没有看见一早等在南市刑警队门口,为了和杜思之的偶遇的江墨。“杜师兄,听说你出国了,什么时候回的南市?”江墨大刺刺地伸出手,想跟师兄击个掌。杜思之配合地伸出了手,

作者:莫非er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 免费试读

初三一大早,穆柳才从南市警局出来。但她并没有看见一早等在南市刑警队门口,为了和杜思之的偶遇的江墨。

“杜师兄,听说你出国了,什么时候回的南市?”江墨大刺刺地伸出手,想跟师兄击个掌。杜思之配合地伸出了手,只是庄重地和江墨握了握,大方地说道,“我刚回来,听说你毕业后去了北市警局。”

“看来师兄还是很关心我啊。”

“大家都在说你到北市是大材小用,说得多了,自然也就都知道了。”

“师兄有时间喝杯茶吗?”

“事情太多可能很难抽出空来,要不改天我请你。”

“我是为你现在负责的这起案子来的。”江墨索性开门见山地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行,我刚过来的时候看到路口有家咖啡馆,你在那里等我,我开个会分配下工作,最迟一小时后到。”杜思之看了看手表,井井有条地安排道。

江墨心里想着,都说了去喝茶,还让我在咖啡馆等,这个师兄真的是十年如一日地只考虑自己啊,虽然很可怜自己的胃,但还是乖乖去了咖啡馆,

江墨坐在椅子上,觉得百无聊赖。咖啡馆里暖气很足,相对门外面灰黑肃穆的单调世界,里面鲜艳的色彩让你恍惚觉得春天已经提前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江墨脑子里又出现穆柳那一身纷繁艳丽的花朵。这个世界表面一片风平浪静,不知道暗潮汹涌下,有着怎样的仇恨和过节。他常听筱悠说起秦子阳,那个人怎么听都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怎么可能与人结仇,而遭人谋杀呢?怎么想都觉得凶手只可能是穆柳一个人,可筱悠打包票说,穆柳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穆柳有一半的自我都藏在阳光下,筱悠又是依据什么,来判定这个人百分百的清白呢?都说真相是要有证据来支撑的,不知道杜思之找到定罪穆柳的证据了吗?昨晚那么大的阵仗,怎么想都会让人觉得穆柳并不无辜。筱悠常说他从结果来推断是很危险的,所以证据,证据到底藏在哪里?

茶都喝光了,杜思之还没到。江墨有些无聊,一直听说南市这两年旅游业发展的不错,顺势也兴起了一堆网红店,大多是年轻人和游客在排队。江墨寻思着早知道先不来咖啡馆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足够去排队买些时兴的东西带回北市,这种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在省里的时光,每天没有意义的闲晃,所有只好找些无聊的事情打法无聊的时间,当时的女朋友说,这才是生活的情趣,可他庆幸自己摆脱了那样的情趣。所以此刻他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真的打算去排队,索性翘起腿躺在椅子上,打算咪一会。

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拍他的肩膀,睁眼一看,是把腰弯成近45°的服务员,脸上写的满是不好意思,“先生,不好意思,麻烦您把腿放下来,以免您不小心摔倒,同时也避免打扰其他客人。”江墨抬头看过去,刚好看到杜思之买好了咖啡,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就放下了腿站起来,跟服务员说了不好意思,然后朝杜思之挥手,大声说道,“师兄,这里。”不意外又看到旁边看过来的目光,以及刺耳的嘘声,筱悠常说江墨还像个孩子,会像小孩子一样做一些幼稚的行为,通过惹恼别人来寻求关注。这是童年后遗症的一种,说明这个小孩童年需要跟人或跟事争宠才能获得想要的爱。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筱悠突然对心理学很感兴趣,每件事都分析的头头是道,江墨很配合筱悠的分析,只是偶尔也会嘲笑她,越来越像路边算命的大师,把人生粗暴地划分为几种,然后碰运气一样地去试探自己的猜测对不对。

不知不觉,杜思之已经走到了江墨的跟前。杜思之身材高大,穿着板正的西装,胡子刮得很干净,看起来很严肃,一双眼睛躲在银色镜框后面,带着某种审视。他一手拿着外套,一手端着咖啡杯到江墨身边坐下,指着江墨面前的空杯子问道,“我再给你叫杯茶?”

“说正事吧。”江墨把茶杯推向一边说道。

杜思之掏出笔记本,在江墨面前摊开,“说吧,你想聊什么。”

“我想知道秦子阳的案子?”江墨也收起了自己的嘻嘻哈哈,正色道。

“就目前来看,穆柳是本案最大的嫌疑人,如果你想问的是这件事的话。她有12个小时的空白时间足够作案,没有任何人能为其作证。同时秦子阳服用的安眠药也是她的。”杜思之没打算隐瞒,先把江墨最关心的问题摆在桌面上。

“现在已经确定是谋杀了吗?”

“目前只能往这个方向努力,这也是我此刻呆在南市警局的基础。”

“除了穆柳,还有其他的嫌疑人吗?”

“谈这个话题之前,我们需要达成两点共识。首先我们都知道的一个事实是,秦子阳基本没有交际圈。我们盘查了威尼斯花园的大部分住户和物业工作人员,没有人知道秦子阳的存在,当然他们有一部分人对穆柳是有印象的。这也证实了穆柳说秦子阳三年来,没离开过水上楼的这一事实。他是一个彻底隐居的人。”江墨点了点头,同意杜思之的话。

“第二个需要确定的共识是,熟人作案,这是当时的现场。”杜思之说着话递了张照片给江墨,“说说看,你从这里面看到了什么?”

“美。”江墨舔了舔嘴唇,没来由觉得紧张。听现场描述是一回事,真正看到照片又是另一回事。那张照片确实如江墨所说,很美。因为秦子阳被害后,急速被冻住的原因,尸体并没有出现变形或发臭,还保留着死前舒展的身体状态。就像一座美丽的人体冰山。

那浴缸看起来造价不菲,流线造型,通体洁白。只是一浴缸的水都冻了起来,秦子阳——他整个人舒展地躺在浴缸里,头低着浸在冰里,就像睡着了一样,整个人只剩那头扎在脑后的黑发裸漏在空气中。可能因为长久晒不到太阳的原因,他整个人看起来很白,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虽然肌肉线条不明显,但是整个身体看起来很匀称,甚至有一种博物馆里放着的云石雕像的美感。只是江墨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失焦了,他看着浴池里的冰,眼前竟出现了美丽的北极,以及在冰上漫步的企鹅。江墨甩了甩头,然后突然愣住了,如果秦子阳的头突然抬起来,会不会也像他刚刚那样,轻轻甩甩头发,水珠和冰凌会顺着甩动的弧度飘下来。只是那张曾经帅气的脸会变成什么样呢?是肿胀苍白还是帅气依旧呢?江墨不由自主地拧了拧脖子,想从这种难以明说的恐怖氛围中脱离出来,只是他没来由地觉得浑身发冷,仿佛是自己被封印在冰块中一样。不知道穆柳看到这张画面,会是什么感觉。

杜思之一直盯着江墨。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学弟最大的缺点是共情能力太强,只是看张照片就能陷在里面。但这样的人,发现案子突破点的能力也最突出,他不得不咳嗽了一声,把江墨从自己给自己建的可怖氛围里拉了出来,“还有吗?”

“太干净了。”是的,太干净了。江墨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刚刚的失态。

“我当时看到这张现场照片也是同样的想法。这种美让你觉得只能是自杀,如果是他杀,这种方式太变态了,美得变态。”杜思之忍不住把话题扯远一些,让学弟从眼前这副失魂落魄的状态中拉出来,“但如果是自杀,很多疑点就无法解释,比如为什么服用穆柳的安眠药,这到底是陷害呢还是意外呢?秦子阳有自杀的前科,那是去年夏天,他服用了半瓶安眠药,然后紧接着打了120,从这个行为逻辑来看,他是一个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的人,所以如果他真的决定自杀,起码会留一封遗书,来说明安眠药的事情,同时交代一下后事,因为这些事不交代,穆柳就很可能被当成真凶处理。所以我们只能先把这件案子当他杀处理。据我的推断,那天有人骗他或威胁他服下安眠药,然后又逼他去泡澡,告诉他这样可以加速入睡,等秦子阳睡着后,他要做的只是轻轻一推,秦子阳整个头就会淹没在水里,窒息而亡,一点杀人痕迹都不留。但他不知道,恰恰是这个安眠药,让这起完美犯罪有了被怀疑的理由。秦子阳自从上次自杀事件过后,心理医生就不再给他开安眠药,而换了安眠贴。我们问过穆柳,她并不知道这个信息。你觉得会是什么人干的?”杜思之再一次把问题抛给江墨,经历了省局的波折,他不再是以前那个不可一世的杜神探,他学会用别人的看法,来验证自己的推理。

“总觉得会是女人的手笔。你知道的,男人是荷尔蒙动物。如果是男人作案,现场总是乱糟糟的,到处都是血,可这起案件特别克制、残忍,没有一滴血、没有清理现场的压力。女人的潜意识总会被事后的清理工作困住手脚,就像男人总乐于把现场弄得一团糟一样,这是两个极端,而这个现场明显是女人的极端。”江墨说的小心翼翼。

“先不管男人作案还是女人作案。”杜思之在江墨的回答里,又慢慢找回了自己的节奏“先要达成的一点共识是熟人作案。这个看起来在城市里隐居的人,并不是一个跟外界完全无的人,有人愿意花尽时间来策划这场干净利落的谋杀,可见恩怨已久,预谋已久。”

“对,这样克制的现场只能是预谋已久。如果有人想闯空门碰碰运气,可是却撞见了秦子阳……”

杜思之知道江墨的意思,顺着他的思路继续说道,“他可能会动刀子、动绳子、甚至直接动手,现场绝对不可能是这副样子。这样的现场决定了不可能是激情杀人,只是不知道那个谋杀犯,在心里筹划了多久,才策划出这样一场一点痕迹都不留的谋杀。”

江墨恢复了不少,也做出自己的分析,“凶手只是为了让秦子阳闭嘴。因为如果是复仇,这个现场太冷静了,冷静的不像是正常人的手笔。”

“确实,这个现场感受不到恨意,好像只是为了单纯制造一件艺术品。”

“艺术?有没有可能是个变态艺术家的作品。”

“这个方向我已经在查了,但可能性不大,秦子阳的所有社交账号,三年前都停用了,而他的电话记录,只有宋清打过来的记录。”

“你心里已经有了定论?”

精彩点评

很多人说这本书《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是悬疑灵异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悬疑灵异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莫非er)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浴缸躺哪一边 字母文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Twink
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
莫非er/著| 悬疑灵异| 已完结
经典辣文《他躺在浴缸里和你说再见》是莫非er新出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网络小说,主人翁穆雨,顾海,书中主要讲述:穆雨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婚姻,像表面看起来那样变得有希望,她依旧满脑子想的都是离婚。可是具体怎么离,她还没有想清楚。后来从别人那拿来的一张报纸让她找到了希望,有人因为老被丈夫打,去法院申请了离婚,丈夫还被
相关文章
免费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