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无尽囚笼》无尽盛宴于钢铁囚笼中 第四章 极品灵器 无尽囚笼武侠风格小说

发表时间:2020-03-25 16:47:01    编辑:大残    来源:互联网
无尽囚笼

有很多网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无尽囚笼》的小说,是作者残山笔下的武侠网络故事,小说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可以一阅,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当马斌走远的时候,李珊一脸好奇的问着自己的父亲:“爹爹那叫马斌的男的,是和您怎么认识的?怎么好像是亲兄弟似的。”李海看着自己的女儿笑道:“你说二弟啊,我和他认识的时候,其实说来也蛮有趣的。”接着李海便

作者:残山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
立即阅读

《无尽囚笼》 免费试读

当马斌走远的时候,李珊一脸好奇的问着自己的父亲:“爹爹那叫马斌的男的,是和您怎么认识的?怎么好像是亲兄弟似的。”

李海看着自己的女儿笑道:“你说二弟啊,我和他认识的时候,其实说来也蛮有趣的。”

接着李海便娓娓道来了。

其实在两年前,那时候的马斌在外和人斗法,斗法的有十七名修炼者,这些修炼者都一猎杀凡人为乐,整天悠悠荡荡的寻找杀人目标,被马斌无意间撞见,大怒接连斩杀了那十七名修炼者,解救了一了个村庄的人。那时李海外出收取材料,碰到了马斌,发现马斌站在一片被鲜血浸染的土地上,还有四散的断肢残躯,以为马斌在猎杀凡人。就对马斌出手了,那时马斌他也只有练气中期的实力,那时的李海可是有着后期的实力,场面就是一面倒,马斌以为李海是那帮子人的帮凶,也暗自咬牙冲杀。结果在一众村民在傍劝说道才解释了这个误会,更是让两人成为了朋友。

李珊听完了眼睛里都冒了小星星,看着马斌离去的方向,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他这么有侠气风范呀,哎呀呀,我还骂了他独眼,他会不会生气呢?”

李海一听独眼两个字,神色严肃的对自己的女儿说道:“珊儿,你这么能说他人的痛楚,独眼那两个字我不想在听到了,下次若是再敢这么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珊撇了撇嘴,撒娇的说道:“爹爹,珊儿我知道了,下次一定不再犯了。”

李海神色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抚头说道:“知道就好,为父去收拾东西去了,你好好看店。”

李珊乖巧的说道:“知道了爹爹,我一定会好好看店的。”

李海说完就转身收拾起桌上的材料,走到店铺二楼去了。

那李珊却是坐在柜台后,双手撑着小脑袋,看着马斌离去的方向一阵出神。

一个时辰后,一身破旧的马斌再次出现在城镇中某条街道中。

马斌稍一溜达后,走进了街边一家十多丈高,看起来颇有规模的灵器交易商铺,门口牌匾上写着“三锻阁”三个大字。

马斌刚进这店铺,看见柜台后面的一把椅子上,一名黑衣打扮的中年男子,正低头把玩着手里的一把小刀。

“炼器材料交易在本阁的三楼,灵器炼制和交易在本阁二楼。”那中年男子头都没抬一下,就这样淡淡的说了一句。

马斌倒也没说什么,微微点头,踱步径直往楼上走去。

一到二楼,马斌看见一名相貌秀丽,身子却是极其臃肿的年轻女子手里拿着一柄小剑,正在于一名实力大约有练气中期的男子作着讲解。

“锻小姐,这柄灵器的价格容我再考虑一下。”那男子对称呼为锻小姐的女子说道。

“呵呵,那道友请在一旁休息便可,慢慢考虑下,这个价格是绝对公道的。”话说完那女子看到在楼梯口的马斌,走上前去。

“小女子锻宣,请问公子是要炼制灵器还是要购买成品灵器或是。”此女朝马斌微微一笑后,问道。

“在下要出售一些低阶灵器,数量有些多,不知收不收。”马斌眉毛一挑,淡然的回答道。

本来锻宣听到是出售低价灵器那女子眼神稍微就有点不耐的样子,再加上马斌现在的穿着也是破旧非常,更是心里有点不愿意接纳,但客人上门了总要接待,也只好耐着性子和马斌交谈着。不过是听到大量低阶灵器,眼睛亮了下。

“不知公子所说的大量低阶灵器有多少。”那体型臃肿的女子脸上挂着娇媚笑容看着马斌。

“大约有三十多件,大多是中品和少量下品的。”马斌面色平静的说道。

“有三十多件!还大多数是中品的灵器!”那体系臃肿的女子面带惊讶之色的问道。

马斌眉毛皱了皱开口道:“收还是不收。”

“公子稍等片刻,香儿,上茶。”此女招呼了一旁的一名十五六岁的丫鬟后,便一脸欣喜万分的向后屋走去。

那名丫鬟给马斌倒了一杯灵茶后,便默不作声的战在马斌的后边。

马斌扫了眼灵茶,并未喝下去,反而闭目养神起来。

过了约有一盏茶的功夫,那年轻女子从后屋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位老人,手里拿着一柄玉尺。

“公子久等了,这位是我的弟弟,是我三锻阁的,公子有多少灵器只要交给我弟弟便可了。”那年轻女子微微侧身,向马斌引荐着身后那名老者。

马斌看着外貌年龄相差甚远的两人,心思微动:“果然修真者实力用年龄是看不出来的。”

接着听到那年轻女子的话神色一动,拍了下腰间的储物袋,顿时一堆五颜六色的灵器出现在地上。

那年轻女子看到有这么多的灵器,神色也越发的欣喜,对着马斌娇声开口道:“不知公子是否要全部出售?”

马斌眉头一挑,不悦的开口道:“当然是全部出售,要不然在下怎么会全拿出来。”

“公子莫怪,妾身一时高兴,忘了说了,其实在本店若是出售了价值超过了五百下品灵石,在本店购买物品或是请求我店的炼器师练器,都是享有一定的优惠的,以妾身看,这些灵器绝对超过五百灵石的价值,故此一问。”女子一脸带着歉意的笑对着马斌说道。

“先看价值多少灵石吧,这事稍后再提也不迟。”马斌冷着脸对着女子说道。

女子朝身后的人使了使眼色。

接着那老者手里拿着玉尺,然后玉尺发出淡淡的光芒,紧接着对着这堆灵器那个点几下,这个点几下。

马斌看着那玉尺神色奇怪,心想:“这玉尺竟然有着查探灵器品阶的妙用。”

女子见到马斌露出奇怪的神色,为了缓解下气氛在旁解说道:“公子,此物乃是独有的工具,只要在四天居达到一定的标准就可以领取的到,我这个弟弟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鉴宝诀却是修炼的不错,达到了鉴宝一品的层次,通过了四天居中的宝居的考验,得到了一品的测灵尺。”

马斌听此神色微动暗自想到:“四天居?宝居?鉴宝诀?这是什么组织?是当地的还是其他地方的?”

女子话还没说完,那老者忽的停下身子,一张老脸微微发红,直起身来,缓了缓口气,才对着女子恭敬说道:“大姐,小弟统计了下,灵器总共有六十一件,其中下品灵器十九件,中品灵器三十六件,上品灵器六件,价值有七百下品灵石左右。”

女子对着马斌嫣然一笑道:“公子不知这个价格可否满意?”

马斌暗自思量了下,微微点头,这个价格还算公道。

接着女子往腰间的储物袋轻轻一拍,出现了一小堆灵石。

女子对着马斌笑道右手虚引:“这里有七百灵石,公子请收好。”

有劳了。”马斌微微点头,右手一挥,将灵石收起之后,转身正要离去时。迟疑的开口道:“不知贵阁的炼器师是什么级别的,可否能修复极品灵器?“那年轻女子刚开始听到马斌的话身子先是一顿,然后神色惊讶的开口道:“公子,那要看灵器的损坏程度了,不知公子的灵器损坏到何种程度,可否让妾身一观?”

那女子听到时心里便是一惊,要知道炼制极品灵器可是艰难之极。

因为炼成还有着严格的要求,要求共有三点。首先第一点炼器的材料必须要有千年以上的火候才尚可,第二炼器师起码在四天居中在器居达到炼器五品才有希望炼制出,第三炼器师本身必须要有筑基期的修为,因为只有筑基期的修士才勉强可以在灵器上铭刻法阵,就这三点缺一不可。

这也不难怪这女子会露出一幅惊讶的表情了,要知道光是一个千年材料便就非常难得了,还要在器居达到炼器五品!这可是难上加难,在这块小地方,有个三品的就不错了,更别说五品了!还要铭刻法阵起码要有三十个左右,这实在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而且在市面上根本很难见到,就算有也会被卖出天价的价钱,实在是凤毛菱角一般的存在。

马斌闻言看了看四周,低声开口道:“可否借一步交谈。“那女子一听,对傍边的侍女使了使眼色。侍女一看就告退下去。

然后那年轻女子对马斌柔声道:“公子这边请。“说完身子往后退了退,右手虚引着一个房间后就朝那个方向走去。

马斌见状一声不发的跟在后面。

马斌进去后只见这房间布置的非常简单,只摆着一张木桌,和两把同样质地的座椅,在墙壁的四周还画满了密密麻麻的法阵,看起来是防止其他人偷听的。

马斌四处打量了一番后,见那年轻女子已经入座,自己信步也坐了下来。

这时那年轻女子对着马斌笑道:“公子大可放心在这个房间,除非是筑基期修士,筑基以下的想要偷听你我的对话,无异于痴人说梦。“马斌扫了扫墙壁上的符文,点了点头,右手摸了摸储物袋,拿出一柄锈迹斑斑的长枪,只见枪身锈迹斑斑还有点残缺的样子,整个看起来像是垃圾堆里捡来一样。

那年轻女子见此皱了皱眉头不确定的开口道:“此物便是公子所说的?”

马斌闻言脸上浮现一种淡淡的遗憾感,遗憾的开口说道:“此物乃是我家族中一位前辈所有,因前些日子坐化了,此物才到了我手上,不过此物在之前是完好的,但由于某种缘故,让此物灵性大失,所以才有此一问。”

女子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又对马斌说道;““哦,原来如此,那请公子将此枪交予妾身查探一可否?”

精彩点评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武侠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马斌,灵石)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残山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无尽囚笼》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残山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变,选择与放弃。
《无尽囚笼》王妃请 GL 无尽囚笼小说在线试读
无尽囚笼
残山/著| 武侠| 已完结
优质新书《无尽囚笼》是残山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作品的主要人物马斌,周休,精彩内容:被称作单老鬼的也不在意嘿嘿一笑道:“输了便是输了,嘿嘿赌注赶紧拿来,我可是想要老寒你的千年朱果已经好久了哦,赶紧拿来吧。不要耍赖哦”、、历寒长老听完后阴厉的脸上闪过一丝恼怒“单老鬼,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