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扇行天下》固德修身始行天下 第四章 幕天席地 扇行天下耽美狼

发表时间:2020-03-26 12:14:05    编辑:帅月    来源:互联网
扇行天下

主角是夏侯,龙御风的新篇《扇行天下》此文是月缺原创的架空文,文笔朴实无华设定百看不厌,绝对是极力点赞的优质作品,主要章节节选 三人在竹林中随意转着,微风送来翠竹淡淡的清香,正好解解乏,一路上没特别赶路,所以不是特别累。“叶,你有什么打算?”龙御风扔掉柳枝,想了想,问道。“回家之后再决定吧!”北溟修叶淡淡答道,北溟堂内部较为复

作者:月缺 状态:已完结 类型:架空
立即阅读

《扇行天下》 免费试读

三人在竹林中随意转着,微风送来翠竹淡淡的清香,正好解解乏,一路上没特别赶路,所以不是特别累。

“叶,你有什么打算?”龙御风扔掉柳枝,想了想,问道。

“回家之后再决定吧!”北溟修叶淡淡答道,北溟堂内部较为复杂,还不好下定论。父辈兄弟多,争议也不可避免,祖上立下规矩不许分家,这两代能人辈出,彼此都不服气,又要上演一场利益争夺战,想到此,北溟修叶不免又皱了皱眉。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夏侯天绝开口:“需要帮忙就开口。”算是给了兄弟间的承诺,龙御风也笑了笑。

“嗯”了一声,北溟修叶便不再多话。

远远近近叽叽喳喳的都是鸟叫声,快接近傍晚,周围显得很宁静,只除了他们的脚步声。

穿过竹林,他们一眼便看见了前面宽阔的一片青青草地和流淌的河流及对岸的远山,自然也看见了那自在地卧在地上的白色身影。

月槿醒了没?当然醒了,早睡晚起,午睡能睡多久!就是懒得动,不能怪她,要怪就怪这里景色太美了,迷得她挪不动脚步,不是,是身躯!感觉到身后如芒在背的视线,月槿回头看了眼,就见那三个杵在那儿沉默的木桩,她也不做声,微挑了挑眉。

看见她挑眉的动作,龙御风忍俊不禁,弯起嘴角笑得花枝乱颤,有趣,太有趣了!

月槿嘴角抽了抽,转回头去,懒得理会。如果她现在起身走了,只能说明她的幼稚和拿娇,可又实在和他们没什么说的,若继续呆在这里又显得很傻。想了想,干脆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右手拿着折扇,左手负于身后,转身向他们点了一下头,便欲离开。

“月槿妹妹,你不想看到我们吗?”龙御风对她正眼都不瞧他们一下的态度感到好奇,这一路上不知有多少女子对他们暗送秋波,这个从前缠人又讨厌的丫头倒真是变了不少,难道他们的魅力下降了?还是她有了新的目标?

夏侯天绝和北溟修叶不满地看了他一眼,以前在山上也没见他那么多话。

月槿翻了个白眼,这才多久就从“夏侯姑娘”变成“月槿妹妹”了,脸皮够厚的啊!

这下连夏侯天绝和北溟修叶也被月槿那个白眼镇住了,龙御风乐了,这下真好奇了,她似乎是真的不想和他们多谈,不像是欲擒故纵!索性逗逗她:“月槿妹妹怎么不说话?”

月槿抬眼看他,打开扇子,悠闲地摇着,淡淡道:“因为无话可说,龙公子还是称呼我夏侯姑娘吧!”又看了夏侯天绝和北溟修叶一眼:“几位若是没事,恕我先失陪了!”很是疏离客气,也不等他们开口,就摇着折扇走了。

“绝,这还是你妹妹吗?”龙御风摸了摸下巴,一脸认真的思忖:“失忆真会让人变这么多?那以后对待那些看不顺眼的人,直接将人揍失忆好了,不用伤人性命,功德一件啊!”

夏侯天绝和北溟修叶一脸佩服地看着那位大仙,转身就走,直接无视身后就隔两步的鬼叫“唉,等等我!”

夏侯天绝边走边若有所思,大伯既然要他照顾她,自己定是会护她周全,虽然以前对她甚是厌恶,毕竟血浓于水,真遇到什么事,也不会袖手旁观。若她从此就是这个样子,倒省了许多麻烦,自己也不用忙于收拾她的烂摊子!

北溟修叶心思简单的多,只要她不再烦自己什么,她变成什么样,他都没兴趣。

龙御风见他俩眯着眼睛想夏侯月槿的样子挺来气,双手一伸就一手捏紧一个脖子。可惜刚抓了一下,两人的身影倏地闪身而过,带起一阵微风,与他擦身而过,飘逸着呢!龙御风不服气,提气追上去,三人便在这竹林之中过起招来,像在摩云峰时一样,这璇玑子的轻功属飘逸灵动型,飞起来忽高忽低,闪来闪去,异常轻巧,三人身形交错,不到片刻,就已交手百来余招。

打得尽兴了,三人眉梢眼角都是笑意,这才觉着有些累,也就一同回房休息。

……

次日清晨,月槿缓缓醒来,朦胧中听到外面传来的叫好声,心下好奇,就坐起来就叫来小七:“外面怎么回事,这么闹?”

“小姐,老爷和大少爷他们在院子过招呢!大少爷、北溟公子和龙公子不仅人长得俊,功夫也很俊哪!”小七满眼冒着星星,一副少女怀春样儿。

月槿看着她那样觉得好笑,“怎么,要不要小姐我去帮你说说?”

“小姐,我只是欣赏,小姐不也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小七一脸认真,帮她拿来衣服,又转身去端水。

“呵呵”月槿轻笑了下,快速洗漱,让小七帮忙把头发挽起,用一根样式简单的白玉簪固定住,拿起折扇便走出闺房。

跟着小七一路循着声音来到老爹的院子,刚入圆形的拱门,便看见房顶上老爹和北溟修叶打得正酣,就走到树下站住,也学他们仰起头观看,毕竟是和晚辈过招,双方都没用兵器,赤手空拳互相拆招,护院家丁围了一院子,叫好声不绝于耳……

月槿摇了摇头,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些个家丁小厮也不知看懂没,一个个都眼睛发亮,拍手叫好。

“月槿妹妹觉得打得不好?”耳边突然传来龙御风那如沐春风的嗓音,月槿诧异地看向左手边,不知道那小子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身边的。她在现代是大三学生,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多大,但想也大不了几天,叫他一声小子也没什么。

“不是。”月槿回头,却看到他们已经从房顶上飞身下来了。

“好!好!好啊”夏侯业一连三个好:“果然后生可畏啊!”少有的哈哈大笑起来。

“伯父过奖,修叶与伯父相比还是差些火候,伯父老当益壮,风采依旧!”北溟修叶扯了个淡淡的浅笑,顿时四周一阵抽气声,笑???笑了啊!果然一听到四周的声音,北溟马上收起那浅得不能再浅的笑容。不可否认,月槿心里也有一瞬间的惊艳,的确俊美无匹。

夏侯业满意地点点头,这孩子过招时从容淡定,不慌不忙,几乎不露破绽,可见武学造诣已经相当高了。

“为什么?”身边的龙御风又开口道,不甘被无视。

月槿一下子没回过神,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什么为什么?”

龙御风挑起嘴角一笑:“为什么摇头?”又重复了一遍,大家都在赞好,也确实是好,只有她一人摇头,而且嘴边还不明所以的笑了笑。

“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没听过吗?”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明明很讨厌自己,现在又缠着她说话,什么心态!

“今天听到了”龙御风好脾气的笑笑:“但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还真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啊!

月槿无奈地叹气,刚准备开口,“你们在聊什么?”夏侯业带着北溟修叶和夏侯天绝也走到树边的石椅上坐下。

“哦,没什么!”月槿不愿多讲,“爹爹用过早膳了吗?”

“呵呵,爹也刚起,正好你来,一起用早膳。”夏侯业叫下人们都出去,又叫随侍去端来早点,笑着对她说:“你这几位哥哥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爹今天很是尽兴,哈哈”

月槿点点头,其他人安静地坐着,似乎很是认真的在吃早餐。

“对了,槿儿啊”夏侯业突然道,“你外公来信了,说你也很久没去看看他老人家了。正好他快要过六十大寿,御风也要回京,你们便一起去吧!路上有个照应,我也放心些。”

“嗯?去外公那儿?”月槿有些吃惊,老爹很少提及她那个当丞相的外公的,她都快忘了还有这号人物,怎么突然提起了?

“对,你该去看看了,你外公年纪大了,这次机会难得。”夏侯业是打定主意要将她送过去了。

“我……”犹豫了一下,月槿还是开口道:“不想去。”

众人听了有些不解,夏侯业放下筷子,问:“为什么?”

月槿犹豫了一下,皱了皱眉:“外公六十大寿,必然大办,他又是三朝元老,到时宾客肯定很多。”

“这跟你不想去有什么关系?”

“那里太复杂,京中多大官,外公身处高位,说话做事都要瞻前顾后,若是我不经意间给外公惹了麻烦,到时候……”话虽说的简单,这其中深意又何其深远……她也算是江湖中人,夏侯山庄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户,而是声名在外的武林世家,何况现在夏侯山庄生意越做越大,自古庙堂和江湖就不容混淆,若是牵扯起来,不知又要扯出多少事端。那个所谓的外公她到此两年都不曾见过,可见这关系……夏侯月槿的母亲是相门之女,却嫁给了江湖中人,当初这位著称于世的相国怕是极力反对的,他爹也极少提起,更何况“她”以前的性子实为不驯,估计那位外公也不似老爹这么疼爱她。以前看的小说、电视剧、电影也不少,自己更是深谙历史,说句不好听的,这皇宫侯门可是古代社会最肮脏的地方之一,自己何苦去趟那趟浑水!打定主意,月槿抬起头坚定地看着夏侯业,表明立场。

只是没见到夏侯业回应,倒是和那三个家伙的视线撞到一起,月槿不动声色,静静地看着他们,等着夏侯业开口。

而那三个从踏进夏侯山庄就没把她放在心上的家伙呢,直直地看着月槿,她居然能想到这些,不像一个养在深闺不懂世事的女子,这番心思岂是一般池中之物。才短短一天不到,这个他们曾经厌恶反感的恶劣女子就完全推翻了他们记忆中对她的印象,三人眸色渐深……

精彩点评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架空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夏侯,龙御风)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月缺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扇行天下》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月缺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变,选择与放弃
《扇行天下》武汉鱼行天下 精彩阅读 扇行天下RPS
扇行天下
月缺/著| 架空| 已完结
《扇行天下》由网络作家月缺所著,终于迎来了跌宕起伏的大结局,夏侯,龙御风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转折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丝丝入扣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席间月槿仅是安静地听着,吃她自己的饭,大概也了解了坐在对面的三个人的一些情况,简单来说,就是夏侯天绝是老爹的侄子,父母也就是她的二叔二婶早就逝世,北溟修叶是北溟堂少主,医术了得,龙御风就是一从小被暗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