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萨尔茨堡的树枝》萨尔茨堡的树枝 英文 第三章 萨尔茨堡的树枝出柜

发表时间:2020-05-23 07:23:42    编辑:帅舒    来源:阅文集团
萨尔茨堡的树枝

《萨尔茨堡的树枝》是舒和蓝汐笔下的一本婚恋网文,内容柳暗花明,文笔横扫千军,非常耐看。没想到回去之后居然有蛋糕跟蜡烛,想也知道,这两只醉的东倒西歪,一手操办的就只能是神秘失踪的安恬了。“啊啊啊!终于回来了!都急死我们了!”林妙妙跟刘含章老远就对着我吼,“等你半天了,臭汐汐!零点都过了!

作者:舒和蓝汐 状态:已完结 类型:婚恋
立即阅读

《萨尔茨堡的树枝》 免费试读

没想到回去之后居然有蛋糕跟蜡烛,想也知道,这两只醉的东倒西歪,一手操办的就只能是神秘失踪的安恬了。

“啊啊啊!终于回来了!都急死我们了!”

林妙妙跟刘含章老远就对着我吼,“等你半天了,臭汐汐!零点都过了!去哪了你?快来快来!吹蛋糕,切蜡烛,别忘了许愿哦!”

许愿啊……

该许个什么愿望才好呢?

从前的愿望都还没有实现,那就——

不要实现了吧。

在吹熄蜡烛之前,我对自己说:“蓝汐,是时候醒醒了。”

……

闹钟响的时候,我并没第一时间听见,直到感觉自己被人踢了一脚,这才猝然醒了。

也好,要感谢林妙妙这一脚踢的及时,因为今天这堂早课实在是迟到不得。

这课出了名的难选不说,更是出了名的难抢座。

学长学姐老早就嘱咐过,就算是中了签也不能大意,因为慕名蹭听的人实在太多,到的稍晚就只能自备桌椅了。

我打着哈欠这就准备回学校上课,室友一只两只也跟着摇摇晃晃起来了。

怎么着?也要蹭听?

得,被我说着了吧?

……

昨天耗得有点晚,早过了寝室关门的时间,为了不劳烦宿管阿姨,我们只好在学校附近找了个网吧随便打发了几个小时。

相比宿舍楼,那网吧离教学楼的直线距离倒还更近一些,再加上是直接杀过去的,总算到的还早,可即便是这样,前三排还是被人占得满满的。

在第四排捡了个当间的位置坐下,几个人齐刷刷趴桌补眠,然后——

说来惭愧,这接下来的事情,我就记不清了。

我只记得手臂压的发麻,趁着换姿势的空当,我迷迷糊糊扫了眼周遭——只见讲台上围着好多女生,也不知道是在干嘛,我心说,诶,奇怪了,怎么老师还没来吗?

再醒来时,下课铃响,人流潮水般褪去,我完美的错过了大二学年的第一节课。

***!

……

熬过最后一节晚课,小命几乎丢掉了半条。

我不知道是该骂自己太蠢还是该暗自庆幸。

蠢的是把课表安排的太满,庆幸的是有事情可做,时间就不会显得那么难熬。

我仍然在等那个人的电话,除了第二节课下课之前手机因为电量不足短暂的自动关机之外,我一直都有留意着。

不会那么巧,他刚好就在那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吧?

除非他根本就不想。

那就……另当别论了。

……

现在时间是晚上九点,距离生日这天结束还有三个小时,如果他愿意,总还有机会的。

我计算的清清楚楚——寝室十一点半关门,十二点熄灯,所以,在那之前,我还能在外面独自消磨掉一些时间。

其实,并没有什么更好的去处,无非是窝在夜深人静的体育场里吹冷风,入夜之后,这里向来人不多,好在九月的天气还算上宜人,于是,我,路灯,影子,三者相映成趣,背景是远处楼群用窗子模拟出的星光。

无月,有风。

扎实的黑暗,充溢的安宁。

我有一种心安的错觉。

是的,错觉。

越是临近那个时间,我越是直觉自己将被某种情绪捕获,谢天谢地,渴睡剥夺了我的智商,让我可以有借口不必立即搞清楚那是什么,至少在被它从头到尾俘虏之前,我都还有机会……挣脱。

该死,什么十八岁生日,什么成人礼,什么从今以后就要像个真真正正的成年人一样恋爱思考认真生活,统统见鬼去吧。

不管昨天的我是不是真的跨越了什么界限成为今天的我,我就是我。

我拒绝被时间界定。

哪怕我……不得不被它所界定。

这种感觉真糟糕啊,就好像在对冥冥之中某个隐形的主宰宣战似的——喂,你听见了吗?如果我打定主意拒绝接受,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不能怎么样。

因为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

我答应过给自己一个机会。

我努力过了。

现在失约的人又不是我。

何必强求呢?

他毕竟不是抱柱的尾生。

更何况,我们之间从来都不是……两情相悦。

呵,一切都显得那么可笑,当初哈巴狗一样跟着考到这里,可是我来了,他走了,天各一方,中间隔着思念的汪洋……

喂,蓝汐,清醒一点,你答应过自己,你早该知道的,他的名字叫韦宿,又不叫尾生……

不该对人太苛求的,你该知道的,大家都是普通人,别抱有什么希望,也就不会……就不会太失望……

我把脸孔埋进掌心,冷透了,是时候回去了。

……

大概冷风吹的太久,回去之后,我病了两天,第三天一大早被林妙妙提醒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一件事——我的学生卡不见了。

“想一想,最后一次见到它是在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

我很茫然,“大概找纸巾的时候吧,好像是晚上,我有点……冷……”

我想起来了,那天在体育场,我需要擦眼泪。

算了,都已经过去了,那些不愉快的记忆还翻动它干什么呢?

“没关系,我等一下挂失就好了。”

“不必那么麻烦了!你看这是什么?当当当当!”

林妙妙把我的学生卡递过来,“有人捡到送到导员办公室了,导员要班长给你带回来,结果这家伙跟你一样粗心大意,今天才把这事想起来,刚给我的,喏,不用客气,咱俩谁跟谁!”

林妙妙热情仗义,说话向来就是这么痛快,我这边还没道谢,她已经连回礼都说完了。

我笑了,心里那点阴霾烟消云散,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多亏了她们,我才没有病死饿死,窝在寝室里安然无恙的矫情了两天。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差点忘记了。”

我下了床正要去洗漱,林妙妙忽然说,“昨天晚上我替你接了个电话,是一个男生打来的,好像叫什么素,味素还是什么?”

“韦宿!你是说韦宿?!”我脱口而出,难以置信。

他打过电话?

“为什么我没有接到?我在干什么?你是怎么接到的?”

“我?”大概我迫切的态度让她有点意外,林妙妙立即一五一十的作答,“他打到寝室里来了,说找你,当时就只有我跟你在,我看电话铃声那么响都没能吵醒你,就告诉他你生病了,在睡觉,有急事吗,没有急事的话,让你醒了回给他好不好?”

“那他怎么说?”

“啊,他说不必了,出了个小意外还是什么,反正手机坏掉了,最近不是很方便,然后问了你几句,问你怎么样,严不严重,我说还好,就是有点发烧,可能着凉了什么的,他说让你好好休息,他改天打给你,对了,他还祝你生日快乐,差不多就是这样。”

我:“……”

我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该相信吗?

不相信吗?

意外?手机坏了?

哈,好方便的借口。

不管怎么样,他还记得我的生日,我该开心才对。

都过去了。

他答应我的事,也算是做到了。

还强求什么呢?

不对人抱有希望,也就不会太失望,不是吗?

“蓝汐……”

林妙妙试探着叫了我一声,“你没事吧?你……看着脸色不大好,要不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别再烧坏了,今天量体温了吗?退烧了没?”

“我没事……”

我扶着栏杆,缓缓在床边坐下,“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就是……躺了两天,突然起来猛了,有点没力气,我真的没事。”

我努力对她笑笑。

她看上去安心多了。

林妙妙向来不是个多心的人,这是我最喜欢她的一点。

……

然而,不多心通常也意味着记性不怎么好。

片刻之后,林妙妙把头凑到盥洗室门口,“韦宿也是你表哥吗?”

“表哥?”我茫然握着牙刷,从镜子里看她,“我表哥姓乔。”

“哦,对,我想起来了!乔峰表哥!我还吃了他给你寄的好多好吃的!”她旋即欲走。

我满嘴泡沫纠正她,“……乔岚。”

“乔岚是谁?”她重新退回镜子里。

“我表哥。”

她睁大了双眼,认真看向我。

“你还有个表哥叫乔岚?双胞胎吗?”

我:“……”

为什么我表哥不叫慕容复,而我不叫王语嫣呢?

至少解释起来比现在省力多了。

……

精彩点评

当年舒和蓝汐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舒和蓝汐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萨尔茨堡的树枝》是舒和蓝汐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林妙妙,韦宿)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萨尔茨堡的树枝》那根萨尔茨堡的树枝 御姐 萨尔茨堡的树枝女体化
萨尔茨堡的树枝
舒和蓝汐/著| 婚恋| 已完结
《萨尔茨堡的树枝》是舒和蓝汐执笔的一本婚恋网络小说,主线精彩,文笔出神入化,值得品味。《萨尔茨堡的树枝》精彩内容试看 我没有想到乔岚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乔岚是我的表哥,卓尔不群,基本上属于你能想到的最优秀的那种。只可惜,我们两个从小并不怎么亲近。二十年前,母亲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那个人,而后生下了我。可惜,那人是个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