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豪门老公,霸道总裁请放手 第20章 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忠犬攻

发表时间:2021-02-07 20:45:06    编辑:酷天    来源:互联网
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

火爆创作《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是天琴原创的一本总裁类型的网络故事,本新书的传奇人物沈慕希,程天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下午沈慕希果然将车子停在沈宅附近的出租车站台上等她,程天画从小李的车上换到他的车上,车子启动,缓缓地往沈宅驶去。程天画突然想起今天在别家医院看到的那位、跟沈慕希有几分相像的小男孩,扭头打量着他问:“你

作者:天琴 状态:已完结 类型:总裁
立即阅读

《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 免费试读

下午沈慕希果然将车子停在沈宅附近的出租车站台上等她,程天画从小李的车上换到他的车上,车子启动,缓缓地往沈宅驶去。

程天画突然想起今天在别家医院看到的那位、跟沈慕希有几分相像的小男孩,扭头打量着他问:“你今天去博大医院做什么?”

沈慕希扭头扫了她一眼,淡然道:“谈收购。”

程天画‘噢’了一声,沈慕希问了一句:“怎么?有问题?”

“没。”程天画摇头。

“你这女人还真是挺冷血的。”沈慕希将指尖放在方向盘上轻敲着,嘲弄地嗤笑道:“你前夫那样含情脉脉地看着你,你却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人家。”

程天画甩给他一记无聊的目光,懒得理他。

林源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他沈大少爷的眼睛被猪油蒙了吧?

车子已经驶入沈宅,谁都没有在开口说话。

远远地,程天画就看到沈宅主楼门口停着一辆艳红色法拉利跑车,几位佣人正在小心翼翼地撕去跑车上面的塑料膜。

沈慕希的车子稳稳地停在跑车左侧,两位仆人立马迎上来替二位打开车门:“少爷,少夫人回来了。”

“谢谢。”程天画冲二人点头示意,然后迈开步伐往屋里走去,没有多看一眼身侧的法拉利跑车。

沈家那么有钱,偶尔买辆新车回来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等一下。”沈慕希突然拉住她的手腕。

程天画愣了一下,低头扫了一眼他紧扣着自己手腕的大掌。沈慕希的手掌上移,搂在她的肩上,用下颌指了一记跑车:“喜欢么,给你的。”

“给我?”程天画讶然地看了看车子,又看了看他含笑的脸。

“嗯,以后你可以像玉清一样,自己开车出行,这样方便一点。”

“其实我并不需要车子。”

“没关系,想开就开,不想开就放车库。”沈慕希柔声说。

“而且……这车子太贵重太招遥了。”

“我说了没关系……。”某人脸上的温柔快撑不下去了,僵着嘴角,不动声色地从齿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程天画听出了他的不耐,正想说她自己有关系,屋内突然传来老太太的声音:“小画啊,既然慕希愿意把车子送给你,你就大方接受呗。”

老太太笑眯眯地从屋内走出来,扫了一眼法拉利跑车:“一辆车而已,以后无论你想要什么慕希都会给你的。”

“慕希,对吧?”老太太转向沈慕希。

“of course”沈慕希点头,继续保持微笑。

“那……谢谢了。”程天画扭头冲沈慕希微笑。

既然老太太开尊口,再推辞就显得有些不识好歹,她唯有接受。

“两口子谢什么,小画,来,陪奶奶聊会天。”老太太冲程天画招了招手,程天画上前携住她伸过来的臂弯,与她一起往屋内走去。

“奶奶,我先上楼换套衣服。”她松开老太太的手臂。

“好,去吧。”

程天画迈步往二楼走,身后跟着沈慕希沉稳的脚步声,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卧房,程天画看着门板被合上后,目光扫向沈慕希一脸嘲弄道:“演戏而已,用不着花这么大的手笔给我买车。”

“你以为我想么?”沈慕希恼火地睥睨了她一眼,脱掉身上的风衣转身进了更衣室。

中午老太太让他把这辆法拉利跑车提回来送给程天画的时候,他气得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可为了顾全大局,他又不得不咬牙答应。

这一晚上,沈慕希除了进来换了套衣服外便再也没有踏入过卧房一步,想必又睡客房去了。

床单已经换新,依旧是浅灰色的套系,程天画讨厌的颜色。

没有沈慕希,程天画睡得更踏实,几乎是一觉到天亮的。

第二天她试开了那辆法拉利,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爱车族的侧目,开着这么一辆价值千万的车子去上班,她担又会引起同事们的侧目和议论,最后索性将车子锁在医院附近的某大型商场门口。

今天原本是要去博大继续研讨沈思童小朋友的治疗方案的,刚好在临行前接到博大的电话,通知她们沈思童的监护人已经带着孩子出院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程天画突然收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短信很短:亲爱的我回来了,老地方见!

落款:施意。

看到这个名字,程天画的眼眶热了。

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施意是她身边的一束火光,一份温暖。

她迅速地回过去二字:好的。

下午交完班后,程天画便迫不及待地走出医院,前往商场停车坪内开出那辆法拉利。

施意口中的老地方是城东一家叫做绿轩的咖啡厅,因为是施意的一位朋友开的,以前她们没事干的时候总喜欢泡在里面免费吃喝。

自从半年前施意出国深造后,程天画就再也没有去过。

程天画很少开车,加上不太适应跑车的高度和视觉,在下班高峰这样车来车往的马路上行走得格外吃力。

然而尽管她已经很小心了,最终还是在绿轩附近一次疏乎大意下撞上了前面一辆白色的布加迪跑车。

两车亲吻,‘砰’的一声闷响,程天画当场傻在驾驶座上。

好在彼此的车速都不算太快,程天画又刚好系了安全带,除了受到惊吓外并没有受伤。

很快,布加迪副驾驶室内走下来一位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子,女子先是低头扫了一眼车尾被撞裂的车后灯,随即一脸恼怒地走过来拍打程天画的车窗。

程天画回过神来,忙扯掉安全带推门下车,弯腰一脸歉疚地冲年轻女子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赔……。”

“你赔?就你这破车能赔得起么?”女子火气很大,双目发红,眼眶肿胀,脸上的妆容已经混乱得像一只调色盘。

很显然,这名女子刚刚一直在哭。

心情不好?难怪会那么火大了。

“无论多少,该赔的我一定会赔,真的很抱歉。”程天画扫了一眼后方已经排得长长的车龙,拿出手机:“先打个电话报警,走法律和保险吧。”

程天画刚拨好号,把手机放在耳边,突然掌心一空,手机被人抽走。

她迅速地扭头,发现自己身侧不知何时走过来一名男子,男子低头将她手机上的电话掐断,然后将手机扔回给她。

“子灏,我说了我不要布加迪,我也不要跟你分手……。”女子脸上的怒火一熄,换上一抹委屈和急切,泪水也在瞬间滑出眼眶:“子灏,我相信你还是很爱我的,不然昨晚也不会在我那里过夜了不是么,求求你别跟我提分手……。”

“别让我再重复第二遍。”男子俊眉轻拧,表现出一脸的不耐。

女子含着泪,注视了他半晌,才依依不舍地上前将布加迪跑车开走了。

女子走后,男子用手指轻弹了一下肩膀上的脂粉和泪痕,迈开修长的双腿往人行道方向走去。

“先生……。”程天画盯着他的背影张嘴结舌。

男子脚步一停,扭头淡冷地睨着她:“怎么?要我赔你?”

“不,不是的。”程天画忙摇了摇头,其实她是想问他事情是不是就这么收尾了,不用她赔偿?

看着男子的身影走远,程天画才终于相信事情是真的解决了,对方没有要她赔。

虽然撞得不重,可这么昂贵的车子,如果真要她赔的话一定也不会是笔小数目,所幸对方没有要求她赔。

为了不阻碍交通,程天画将车子开到咖啡门口,才去检查车头的撞痕。跟那辆布加迪一样,只撞碎了一边车灯。

程天画还在犹豫是直接将车子开去4S店维修还是开回沈家让小李去处理,转念一想,她手上根本没有车辆资料,更不知道户主是谁,也只能交给小李了。

“亲爱的,你居然现在才到,你到底有没有在想我的嘛!”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程天画一扭头,便看到欢天喜地的施意像只彩蝶一样向自己扑腾过来。程天画含笑张开双臂,稳稳定地接住她的身体。

“谁说我不想你。”程天画扫了一眼被撞碎的车灯:“刚刚在路上出了点小车祸,不然早到了。”

“哇,这是你的车?”施意这才发现程天画身后还来不及关上车门的红色法拉利,将程天画往旁边一拨,弯腰一脸惊奇地打量起车子,口中念念有词:“林源什么时候变得对你那么好了?这么贵的车……。”

当她绕到车尾的处时,突然抬起头颅望着程天画:“不过这是四年前的款了,干嘛不让他买最新款?”

程天画扫了一眼车子,是四年前的款吗?她向来对车子没研究还真不知道。不过反正是代步的,能开得走就行了,她根本不在乎是不是新款。

“不过愿意花这么大手笔送你车子,已经算林源有进步了。”施意又说。

林源,施意一口一个林源。

程天画感觉愧疚极了,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还没来得及告诉她自己已经跟林源离婚并改嫁了。

“不是林源送的。”她轻吸口气道。

“啊?”施意再度抬起头来,一脸讶然地盯着她。

“说来话长,我们先进去再说吧。”

精彩点评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总裁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沈慕希,程天画)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天琴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天琴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
《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豪门老公,霸道总裁请放手 最新章节 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Size Queen
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
天琴/著| 总裁| 已完结
《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由网络作家天琴所著,终于迎来了波澜起伏的大结局,沈慕希,林夫人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丝丝入扣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圣诞夜,林源不理会林夫人的威胁又是一夜未归,天画已经懒得去在意去理会了。林婷一边咬着面包片一边笑得满脸嘲讽:“现在明白了吧?当一个男人不爱你的时候,耍什么手段都是没有用的,人家照样想回来就回来,不想回